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十六、圣旨

逃后 诩涵 1792 2011-12-14 10:25:11

  燕娃的爹娘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吴默山带慕容花末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情景,四面的泥墙已经开裂了,顶上还有几个洞用草堵上,家里条件差,只堆了个土炕,连张凳子也没有,燕娃蹲在墙角,还在熬药。

吴默山撇开头,有点难过,慕容花末却只纳闷,这附近患瘟疫的人,不都集中到了龙王庙吗?

“燕娃的爹娘前几天进山打猎,昨儿个才回,就......,燕娃,过来,让夕公子给你看看!”

原来是这样,虽然还是觉得牵强。但吴大人和他处了两天,是个难得的好人。何况,他凭什么做不利的事对她?

燕娃擦了擦手,满脸青灰得颜色,眼睛还是红肿的,慕容花末拉她坐到床沿,摸了摸额头,看了看舌苔。

“饮用水导致的肠道感染!我给她开个方子,服三剂。”

燕娃点点头,吴默山看了看她,想说两句安慰的话,一个青衣衙役小跑着进来。

“吴大人,京里派了两个大夫多来。”

吴默山一愣。

慕容花末也奇怪了,赈济下下来了,瘟疫也控制的差不多了,现在派大夫,早干什么去了,想起某些武侠片里经典桥段中,“老衲又来晚一步”,眼睛忍不住一翻。

“这些因瘟疫死去的百姓,尸体怎么处理,大人可有安排!”

这不,来晚了,还端着架子,慕容花末没好气的扭过头,一双极魅的凤眼映入眼帘,说话的,是站在他身前的青衣公子,面无表情,却生着一副俊秀的好皮囊。

但,莫名的,慕容花末忐忑不安,只对后面那个家伙。

那家伙虽相貌普通,却能从那不经意的一眼中,捕捉到那非一般的桀骜和霸气。

尤其是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浅笑,不代表任何情绪,只是习惯了睥睨,而镌刻出来,对世事的深刻冷漠。

而最最让慕容花末无措的,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哦,下官已经安排好了,敛葬的人马上就到。”

吴默山很快恢复自然,慕容花末撇过头,想鸵鸟,别看我别看我别看我......

“这位可是文洲百姓所传的花公子?今日一见,真让人意外啊!”

慕容花末不知该不该回应!他还是看她了,心里微有点紧张,转过头应付地笑了笑。

“花公子小小年纪医术精湛,本官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吴默山一句赞叹,慕容花末觉得脸上被阵莫名的冷风撩了撩,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这时兖凤鸣觑过来一眼,慕容花末谄媚呲牙笑道,“吴大人过誉了,花末运气好罢了,如今京都来了高人,在下就不好班门弄斧了。”

“夕公子的诊医方法,独树一帜,在下从医十年,还是头一回见,说班门弄斧实乃过谦,在下还想借着机会,能讨教一二。”

青木的话,慕容花末一听便觉是行内人,她眨了下眼,想溜。

“呃——,吴大人,花末想........”

话还没说完,门外呼啦啦一大堆穿着整齐的黑衣劲装的军士,拎着刀跑了进来,站成两排夹道,一个胖胖的没长胡子、身着华丽绸衫的人,得意的走了过来。

“你就是花公子?”

慕容花末点点头,头皮开始发麻,如果没看走眼,这丫是太监啊!宫里的太监找她干嘛?正琢磨着,那胖子从袖中捞出一块黄色锦缎,先睨她一眼,再将那锦缎摊开,后尖着嗓子道,“慕容花末,听旨!”

.............

傍着仙女湖,晴雨山庄凉爽宜人,兖凤锦坐在能眺望到湖水的书房阁楼上,伏案埋头苦画着什么,风清澈眯着眼已经站在他背后半天了,原期待着他能画出什么意指的东西,明明是个女孩儿,偏偏是个背影,脚尖儿顶着地面,画了无数个圈。

“老九。”

兖凤锦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把画盖在身下,风清澈不禁揶揄,“我站了半柱香了,老九,你是耳力退步了,还是太过认真作画了,竟然一点动静都没发觉?”

兖凤锦脸一热,把画随便卷起,搁在案下,“清澈,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文洲找飞剑门的少主了吗?”

“飞剑门少主蓝月寒,又把去年的那首半截诗稿拿出来,征集让他满意的后半段!”

“哦?还是那首?”

风清澈点点头,兖凤锦有些失望。他还记得,蓝月寒的一年前征集诗稿,万名仕子平民聚集锦州,结果无一人所作令他满意。

夜落一年前因为尘儿的暴露,被太子盯上,暗中操作了几起江湖门派灭门惨案,嫁祸到夜落的头上。蓝月寒三年前任武林盟主,虽然年轻,但在江湖上声威甚高,若是他肯合作,给江湖上人一个交代,配合七哥将夜落的存在,继续掩盖,对以后行事,极为有利。

可,蓝月寒是个极为固执的人,对朝政之争,避如蛇蝎。

除非,能接出他满意的诗稿,否则,任谁的面子,都不给!看风清澈的脸色,便知道了,人家还是那个条件!

兖凤锦叹了口气,阁楼不远,亦柔急急忙忙赶过来,兖凤锦和风清澈互相看了一眼,一同迎了上去,“亦柔,是文洲来了消息?”

亦柔轻“嗯”了一声,满脸焦虑,“太子不知从何处知道了王爷在文洲的行踪,宣旨,让王爷用一个月得时间将仙女湖的水引至落雁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