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十八、阮府

逃后 诩涵 1735 2011-12-14 10:25:11

  “求雨神坛已经搭好了,只剩一天了。”

兖凤锦声音极轻,但能听出其中压抑的焦虑,半躺在榻上的兖凤鸣深看他一眼,眼睫扑闪了一下,阖上眼没做回应。

门外传来亦柔对青木的见礼声,青木回来了!兖凤锦本坐在圈椅上,急忙站起来,被扮成女装的风清澈瞪过去一眼。于是,他又坐了回去,用眼角闪了一眼榻上的兖凤鸣,双颊浮上一抹可疑的红。

兖凤鸣不舒服起来,九弟对他的王妃,中间定发生了什么?否则,怎么解释,那件衣服和那块玉佩?

青木进了屋,亦柔跟在身后,两人见了礼后,兖凤鸣指了指两边的圈椅,“随便坐着吧!不是王府,不用太过拘礼。”

亦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施施然坐下,含情脉脉看向兖凤鸣。

青木顿了顿,细把这两日所见,回报道,“王爷,王妃昨日辰时出去买了些奇怪的东西,忙到申时的时候,吃了饭,便睡下,到今天辰时时起,出诊龙王庙一个时辰,午时膳后出门.........,跟丢了,现在还没回来!”

“跟丢?哦?怎么跟丢的?”

风清澈惊呼,青木的嘴角不自在的一抽。兖凤鸣奇怪地看向青木,不是派蓝影去跟着了吗?还有你青木,跟着帮王妃诊治病患,跟丢了?

青木汗颜,兖凤鸣咳了一声,暗处复命的蓝影用腹语一五一十的讲了个大概。

原来午膳后,慕容花末说要去城里的裁缝那儿做件衣服,进去了就一直没出来,后来,等蓝影去找,里间空无一人,以为她从后门跑了,追上去,却是另外一个人,换上了她的衣服。等他们折回裁缝铺,裁缝横竖说什么也不知道。

兖凤鸣垂下眼睑,兖凤锦瞅了瞅他,“若是跑了,怎么办?”

“她不会跑,饿了,或是想睡觉了,就会回来。”狡猾的丫头,肯定知道,跑得话,就必死无疑了,没有防身的武功,也没有足够的钱财,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意识到,有人要杀她。

当一个人被猎物一样锁定,跑只是垂死挣扎,不如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至于青木他们跟丢她,想必是在试探,究竟有几股势力。

如果他推测不错,王妃是一直待在裁缝铺里的。

“青木,听说吴大人的夫人,带着虎子和喜儿去她大哥阮员外家去了,这阮员外,可是文洲肥的流油的商贾,听说家里的厨子比御膳房厨子的手艺都要高。”

青木一愣,随即了然,这王妃的脑子好用,这王爷也是个精明的主儿,第一回见,就发现小王妃之所以小胖,源自皮厚心宽,贪食好肉,头两天见过她听说阮氏的哥哥家里的厨子的事儿,眼睛瓦亮瓦亮的。

不禁一笑。旁几个坐着的,都惊讶起来,青木那张脸竟然也会有其他表情?

亦柔坐在一旁,看见兖凤鸣提及王妃,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浅浅温柔,让她心乱如麻。尘儿当初故意放她离开,而她也视若无睹,没想,兖凤鸣亲自找到了她,还特别关切起来。她和兖凤鸣从六年前徽州相识,一直都是离多聚少,虽然他没给过她如尘儿那样的承诺,但,她知道,他一直明白她的心意。

原以为,她心里,最重要的女人,会是尘儿,毕竟去年不顾众议,亲自杀入皇宫,救出她,还许了她会娶她。

可为什么,直觉,又有什么在悄悄发生改变,从适才听到小王妃的机智始,攥紧的手指甲掐进肉里,竟不觉疼痛。

见兖凤鸣起身要离开,她蓦地一慌,突然挡了过去,“王爷,疏通仙女湖和落雁湖的事情,派去的人来不及及时到位,是不是该想个应对的办法?”

“放肆!”

青木轻喝一声,亦柔何时学会挡路,这么没规矩的事了,这样的事何须她来提醒,王爷一早便知了。

兖凤鸣微退了一步,深看了一眼亦柔,见她目光闪躲,心中涌起不悦,冷淡的摆了摆手,“此事本王自有安排。”

风清澈、兖凤锦各自瞥了眼亦柔,随在兖凤鸣身后出了去。慕容花末果然是去了阮员外家中,他们四人到的时候,她刚好炖了一大锅的鸡。

香气四溢,勾出了风清澈的馋虫,青木也精神一振,极难得地脸上露出些其他的变化,兖凤锦略通药理,微微一笑,“嗯!真不愧是阮员外家的厨子,这味道闻着十分适合秋进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兖凤鸣眉梢稍稍挑了挑,听见里面阮员外扯着嗓子的喊声,脚步顿下顿,“花末,花末,我给你找到兖国的地图了。”

兖凤鸣一听,心中顿时不悦,又想跑吗?随即脚踏进园子。

慕容花末正端着一口很大的瓦罐,边走边吆喝,“清炖鸡好了,清炖鸡好了,虎子快准备筷子碗,这可是本公子的拿手绝活,滋阴壮阳,益气补脑,算你们走运,哈!”

“哈”了一个字,剩下给咽了回去,兖凤鸣离她仅三米远,正阴测测的看着她,旁边,那个在清潭里裸浴的如玉美男,此时,她的衣服,还是他的改小版!缩了缩脖子,上面挂着他的玉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