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十七、月寒

逃后 诩涵 2166 2011-12-14 10:25:11

  怀抱着圣旨,慕容花末坐在知州府院的鱼木树下,整整呆愣了一个时辰。

三天之内,摆坛求雨,不成功,便成鬼。

若不限时间,她可以提前一天预测出来,然后装神弄鬼一番,说能求到雨。可,限了时间,这就完全要碰运气了。

她什么时候惹上皇帝了?

似乎虎子的中毒,也不是意外了,其实那天的早膳,她也吃了,可她没事,虎子却中毒了。

难道,有人要杀她,下毒不行,又出这损招。

真够悲催的,惹上什么骚瘟的人了!

“怎么了?怕了?”

“能不怕嘛!”慕容花末小手往脖子上一横,翻个白眼,动作惟妙惟肖。

兖凤鸣没好气的被逗笑了,慕容花末这才一惊,他什么时候来得?她方才竟接了他的话?

“试试看吧!其他的不用担心!”

一句话,如石子投入湖面,激开层层浅浅的涟漪,这是,这是什么意思?慕容花末抬起头,盯向比她高将近两个头的兖凤鸣。

整张脸平凡无奇,却淡然着处事的一贯冷静和自信。可,他凭什么帮她,而她,又凭什么相信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还是靠自己比较靠谱!

兖凤鸣捕捉着她脸部的每一丝的波动,死丫头招摇撞骗,被人钻了空子,想趁此置她死地。本想不理她,可见她坐在树下,傻了一炷香的时间,心里便不是滋味了。

他是他的小王妃,怎么会让她有事?何况,关正豪将兵符交给他时,他便告诉自己,关灵,是他要保护一辈子的。可总不能直说,他会保她周全,让她一点教训都不记。

几番犹豫,几乎点透了,她却不信。低低叹了口气,顺手撩开慕容花末额前的碎发,连他自己都不知,只是这一瞬,他的眸底,揉出了水一样的温柔。而慕容花末注意到了,且越看越,心惊肉跳。

“我累了,回去休息了。”

说完,哧溜,奔命一样的跑向厢房,啪——,关上门,隔在窗户缝里瞄了瞄兖凤鸣,他还站在那儿,背着手,仰着头,噙着笑,在漫天鱼木花瓣的簇拥下,衣袂飞扬、长发如墨,如一副隽永的画儿。

青木来找兖凤鸣的时候,无意瞥见那隔在窗户缝里的紫眸,亮晶晶的,缓步走到兖凤鸣身边,“王妃再看您!卑职感觉王妃已经猜出您的身份了?”

兖凤鸣低头轻笑,“他们是不是都要过来了?”

“明日辰时,祺王和风城主便到,吴默山已经将映画园收拾妥当了。”

“嗯!也好,无影已经去了锦州保护花红雪,赤影一直跟在吴默山身边。兖都那里有什么消息?”

“太子派十大杀手除莫雨外,去了徽州。”

“哦?想动靖王?”兖凤鸣顿了顿,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接下几片花瓣,再轻轻一吹,“你看,让靖王卧病几天,怎样?”

瑞王的意思是,麻痹太子的警惕性,靖王身体不适,给太子机会铲除,做个假象?青木点了点头,“卑职这就去办!”

青木离开,兖凤鸣转过身走向自己的厢房,慕容花末的门死掩着,除了窗户,透了点缝隙,他知道,她还在看他,狡猾的丫头。

对他的身份,她应该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适才她说要去休息,却故意碰了他的手,身体虽不着痕迹的僵了一下,他看得可是很清楚。

这一次,看你往哪里跑!

.........

此时兖都城外的百草园,一片萧索,似是从天而降的白衣男子,吹响了奇怪的笛音,虽曲调断断续续,却带着浓浓煞气。

“蓝少主,别来无恙。”莫雨已经来了一个时辰,想见蓝月寒那样骄傲冷淡的人,确要费一番心思。

蓝月寒见是莫雨,足尖轻盈点地,背对着她站在身前。

“我们并不熟。”

莫雨神情一窒,隐忍着没有发火,一瞬又笑了,虽带些牵强,“莫雨还是为和蓝少主合作一事前来,转达太子殿下的一些意思!”

“谋朝篡位,就算了。”

“什么谋朝篡位,太子殿下是兖国储君,怎能说是谋朝篡位!”

蓝月寒说话委实直接,莫雨气了,蓝月寒睨了眼她,冷笑,“你们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天下皆知。”

听说过蓝月寒的毒舌,莫雨憋住想骂人的话,太子的事儿,谈不成。但还有一事如鲠在喉,“贵门的百花针,几日前出现在文洲,至白鹰帮数十名弟子惨死针下。”

蓝月寒知道此事,晴雨裳被赶走前,是带走了一盒百花针!那时他多少忧虑她的安全,并不在意,没想,她会将百花针送给靖王,还被他路经文洲的峡谷那儿给用了,也难怪太子派莫雨过来,是想印证飞剑门是否和瑞王合作!不由烦闷。

“此事和本门无关!晴雨裳已经被本门驱逐,和本门没有任何关系。”

“哦?那江湖传言,晴雨裳的生死,仍是飞剑门的事?”

“不错,晴雨裳虽与本门无关,但她的生死,只有本少主说了算!这有什么联系吗?跑过来找本少主,不过是来询问本少主是否和瑞王合作的事。我飞剑门不过小小的一个江湖门派,怎么就让太子不安了?本王不会和太子合作,也不会和瑞王合作。但有一个例外,想必你也知道。”

蓝月寒一脸不屑,莫雨面色青红交替。飞剑门谁不知道拥有天下最厉害的武器,至于是什么?一直虽只传闻,但单看百花针,就已经让人胆寒了。若非蓝月寒从不涉足朝政,否则,太子必然要么为所用,要么必杀之。

而那晴雨裳,就算和飞剑门已没有关系,毕竟是原来飞剑门的护法!

蓝月寒似看穿了莫雨的想法,冷哼一声,他以为莫雨找她,是为聚魂玉,没想来了,却不得不说了一大堆的废话!

晴雨裳,若不是他生父为飞剑门鞠躬尽瘁,顾念这一份恩情,他早想杀了她。想起在飞剑门时,她对他的纠缠,蓝月寒恶寒不已。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残忍至极。如今缠上瑞王,他少了麻烦,自不会去招惹。

如今,他该关心的,是如何找到能接下那首诗稿的后半段的有缘人。

“莫雨知道,只是如今情况,百花针出现确实不能不让人怀疑飞剑门的居心。若有得罪之处,望蓝少主海涵!既然和飞剑门无关,莫雨也不便讨扰,告辞!”

莫雨话落,蓝月寒拂袖转身便离开,莫雨微蹙娥眉,轻叹一声,也飞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