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十五、神兵

逃后 诩涵 1698 2011-12-14 10:25:11

  清晨醒来,慕容花末的头仍觉得有些沉。

她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那样一个梦,一个手冰凉的男人,给她洗澡,难道是去了青楼,产生的心理暗示?

这厢她想着,兖凤鸣已经接到了青木的回复,“这个关灵,货真价实。”

于是,他又回想起前夜的一幕。

那是一个十四岁的丫头能说得话吗?如风清澈把下流当风流、寡廉鲜耻之人,都能被她骇得脖子都红了。

当然,能看到那厮那糗样,他是愉悦的。

但是很快,他便蔫了,从青楼把慕容花末带回,才发现她喝得花酒里面,掺了少许的媚药。

伺候的丫鬟没跟来,又不能便宜了别人,万般无奈,只好亲力亲为,帮她用冷水降温。

他剥光她的衣服,把她扔进冷水桶,直到她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褪去。而后,点了她的睡穴,看着她沉沉睡去。

从小到大,见多了女人在他面前搔首弄姿、恣行无忌,对那样的身体,他心如止水。可,那死丫头大喇喇的裸裎在他面前,却让他烦躁起来。

听到她一个劲得喊,“阿阳,哥哥,阿阳,阳.........”

该死的,是不是为了这个男人,逃婚的。

“哗——。”

客房桌上的茶水流了一地,青木沉默的上前,又倒了一杯,瞟了眼兖凤鸣的手心,没有伤着,退到原地,加上这只杯子,这两天总共捏碎了三只。

兖凤鸣瞥了眼青木,端坐的身子微微舒展了一下,手搁在唇边,轻咳了两声。

“既然没有问题,就不要查了。夜落的死士,玉姨安排得如何?”

“死士已经入城,换下风云铁骑的兵士。”

“好!三日后,让赵青将这些换下的万名铁骑,带去清潭镇。”

听兖凤鸣这么安排,青木犹豫了,没有回应,兖凤鸣也没抬眼看他,只淡淡的问,“怎么,你有异议?”

“王爷,既然付稼轩想利用文洲和锦州交界的地方,囤积兵力,以备后患,那里他肯定也做了完全的措施,一万名铁骑到清潭镇,若是被付稼轩得知,恐怕他狗急跳墙。”

“木,如若此时不派兵力去,付稼轩在文洲以北、锦州以东的大量兵力,直接威胁到本王拿下兖都后的稳定。你还记得我们同去锦州见过的人吗?”

兖凤鸣呷了口茶,青木想起瑞王去锦州,只见了一人——吴默山的母亲,似乎什么想法明朗了,“吴默山的母亲花红雪是郦国花满楼楼主的亲姑母,王爷莫非想利用他,把这一万铁骑明目张胆地塞到清潭镇。”

“嗯!”兖凤鸣轻轻嗯了声,凤眸望向窗外,搁在桌上的左手食指,有节奏的点了起来。

“吴默山此人不喜勾结朋党,付稼轩碍于其母亲和花满楼的关系,不敢动他,但人总有软肋,吴默山是个愚孝之人,付稼轩利用这一点,五年前向花红雪挑拨,他的母亲当年之所以不能嫁给心爱之人靖王,都是因为父皇设计作梗,于是,在他母亲的施压下,他开始为太子做事。但作奸犯科的事,做多了,良心上非常不安。”

花满楼,楼主花红宇,手握郦国近半数的兵力,连郦皇也要礼让三分的镇国将军,这层关系,付稼轩自是不敢动吴默山。青木皱了皱眉,想起两年前靖王曾去京都见过王爷,那时王爷开始留意文洲吴默山为人。

“关键,就在设计作梗之人,不是父皇,以父皇和靖王的关系,花家的人嫁过来,对父皇只有利,于是付稼轩导演了一出戏,让这个可怜的女人无地自容,隐居去了锦州。”

“什么戏?”

“花轿进入徽州前,花红雪路遇山贼,贞洁不保,而且怀上了山贼的孩子,直到孩子出生。后来,花红雪带着孩子逃跑,山贼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

“所以,王爷找到了当年其实是付稼轩导演的这出戏的证据,去锦州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花红雪。”

难怪临走时,花红雪的脸色惨白,原是受刺激所致。青木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在兖凤鸣话落,扯开了条缝。如此一来,吴默山手上原属于安顿地方的兵士,可以集中送到清潭镇,而其实已被铁骑换下。

风云铁骑谓为神兵,在清潭镇潜伏一万,想要秘密捣毁付稼轩囤积的势力,只要稍使计策便可得手。

“晌午过后,你和本王便易容去知州府上。”

“是!”

青木应完,客栈的楼下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兖凤鸣凤目一眯。随后,青木箭步一跃,至窗棂处看到,大批的官兵涌了进来,带头的是太子身边的宦官安荣!

听见他径直往上,迈着轻快的小碎步子的声音,兖凤鸣勾唇笑开,从怀里掏出一张面具,扣在脸上。

是谁泄露了他在文洲?

不过,知道了也无碍,无非多了些耳目在身边干扰。兖凤鸣站起身,青木退至他的身后,随来的禁军不客气的踢开门,安荣阴阴一笑,踏步进来,右手高高执着一卷明黄绢布,尖声喊道,“瑞王听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