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二十六、许诺

逃后 诩涵 1744 2011-12-14 10:25:11

  晴雨裳并没有为难慕容花末,许是蓝月寒的气场太强大了!慕容花末看得清楚,那个男人眼底的厉色,是凛然的警告!

心里大大舒了口气,连忙折回竹苑,耽误了这会儿,天都黑了。心中越发后悔,不就是说兖凤鸣贱格,十五万兵力卖关灵王妃的位置!和她有什么关系!唔——,呈口舌之快,可是容易带来无妄之灾的。

不禁心里生出怨愤的情绪。看到了绿居的牌匾,上前一脚踢开了绿居的门。

入眼的,背对着,一个女人,正帮着一个男人脱衣服。

“对不起,我走错门了,不好意思!”

“哐——”的一声,慕容花末连忙退出,带上门,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她住在绿居吗?里面怎么会有一男一女。慕容花末又退了几步,抬头又看了眼牌匾,前侧两只灯笼,照的挺亮,没错啊!是绿居。

“你做什么去了,现在才回?”

正奇怪着,门被打开,兖凤鸣站在门口,身后的女子,从没见过,想起刚才所见,撇撇嘴。手背在身后,小声咕哝道,“你住这儿啊!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去问问,看我住哪儿。”

扭头便想走,一旁的女子说了话,“奴婢梅儿见过王妃。”

慕容花末愣住,兖凤鸣挥了挥手。

女子低头揖了揖,后退着出来,兖凤鸣睨向慕容花末,道,“不跟本王住一起,你打算往哪儿?”

慕容花末纳闷地一想,才明白绿居原是为她和兖凤鸣准备的,赶紧摇头,这怎么行,不清不白,没名没分的,就住一起,兖凤鸣冷眼一扫,“过来!”

继续摇头。

兖凤鸣绷紧了唇,一字一顿,“不要让本王再说第二遍!”

慕容花末眼角一抽,这句话很霸道,更经典!缩了缩脖子,提脚往后,想跑。

兖凤鸣于是没了耐性,俊脸一沉,一个箭步,右手一抓,慕容花末被拎进屋子,门被他左手一挥,便合得紧紧的。

进了来,慕容花末身子是悬空的,直到丢到床上,三下五除二,被剥掉只剩亵裤和肚兜,兖凤鸣上下看了看,微挑了挑眉,随后自己也上了来,把慕容花末搂到身边,再被子一拉,闭上眼。

慕容花末从愤怒到无助再到任命的想法,仅用了不过五秒钟。

“你.........你怎么........能这样?”

“嗯?睡吧!”

心中有痛扁兖凤鸣的想法,却被他性感至极的声音,给生生压制了下去。慕容花末悲催的发现,才仅两天,只要是和他一起,不论怎样反抗,最终还是任他捏圆搓扁。!

然,更可怕的,她只是糯糯的,竟并不十分抗拒,甚至有一点点,喜欢。

这就是所谓的“贱”?慕容花末欲哭无泪,“这可是你惹我的!”

兖凤鸣闭着眼,听到慕容花末这么说,唇角勾出一个满意的弧度。

慕容花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极鄙视地将适才看见梅儿帮他脱衣服,产生的疑惑,给问了出来,“王爷,刚才的那个梅儿,没见过?”

兖凤鸣愣了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漂亮丫鬟,让她疙瘩了?心里笑着,嘴上却说得极淡,“本王的大丫鬟,刚赶过来。”

慕容花末眨眨眼,“大丫鬟,是不是,就是通、呃、通房丫鬟?”

问完,恨不能咬一口舌头,兖凤鸣微睁开眼,“你在意?”

慕容花末瞠圆了眼,连忙澄清,“哪有——!”

兖凤鸣抿唇笑了,又闭上眼,收紧了手臂,下巴抵在慕容花末的头上,慕容花末直觉身体被灌浆了动不了,良久,脖子觉得酸痛,试图改变这种状态,兖凤鸣极轻的嗡了声,“本王没有那些!”

慕容花末眼睛一亮,可只瞬间神色又暗了,自己不在意还问什么?欲盖弥彰?

兖凤鸣又嗡道,“你呢?说说阿阳。”

“啊?啥?”

慕容花末大吃一惊,不加思索问道,腰间马上感觉到压迫。

“想什么?打算编什么幌子?”

慕容花末抬眼看了眼兖凤鸣,若是不告诉他,他会介意?腰上的力道,是一寸寸的威胁,什么时候被他知道了?其实,被他知道也没什么,轻叹了口气,手不自觉揪上兖凤鸣亵衣的前襟。

“他叫端木雨阳,是我哥哥,三年前,就死了,好像是因为救我,可那段记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对我很好,爹地妈.............爹娘死后,是他带大我的。他死后,我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但总会梦到他。”

原来是这样,兖凤鸣仿似松了口气,垂眼看着怀里来回搓着他衣襟的小手,脉脉有些心疼!

胳膊稍松了些,撩开她额际的碎发,再低低咬着她的耳朵,“以后,我对你好!”

没说本王,而是我,慕容花末怔住,等完全消化掉他的意思,她仰起小脸,“那,我也会对你好。”

“呵呵!”

兖凤鸣忍不住笑出了声,瞧她那傻样子,鼓囊囊的脸十分认真的样子,就像要豁出性命那样的坚决。毕竟是个十四岁的丫头,不过,他还真的很期待,她说得好,有多好呢?

下意识又紧了紧胳膊,眉间拢起一抹轻惑,她咬定她不是关灵,可她腰间的淡红胎记,却如探查获知,是关灵所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