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二十三、暧昧

逃后 诩涵 2172 2011-12-14 10:25:11

  慕容花末没来得及挣脱,被紧拉着,再塞上马车,见马车上已坐了一人,皮笑肉不笑,打了个招呼,“亦柔姐姐!”

亦柔神色有些闪躲,仿似没预料到慕容花末会出现,兖凤鸣火急火燎,她以为是去换衣服,那人,一向有洁癖。

兖凤鸣也随后上了车,亦柔从车上的毛皮垫子下拉出一个包袱,便下了车,慕容花末纳闷了。等她转过头看兖凤鸣,那厮竟旁若无人换起了衣服。

脸倏地一热,扭开头。

然,扭开头后,又后悔了,再扭过头,着实又不好意思,不禁哀嚎,这死男人!故意磨人的!

“灵儿!”

呃?慕容花末从认出他,便不打算顶着关灵的身份,听他喊关灵,心里不乐意了,灵儿,不是她,她也不是代替她生活的,就算附着她的身子,她还是端慕容花末。

“我叫端慕容花末,不叫关灵!”

兖凤鸣正束着腰带,听她这么说,手滞了滞。

“我可不是关灵,也不认识她。不晓得你为什么非要咬定我是她,非强迫我在映画园待着,这两天被喊王妃,喊得心里发慌,本想找你说清楚,结果你去了别处。那,现在我可说清楚了啊!”

兖凤鸣继续收带子,被她这么绕着,也有怀疑,慕容花末见他没说话,嘟了嘟嘴,“若是叫我,得叫端慕容花末,慕容小姐,或者慕容花末,末儿都可以,可若叫灵儿,我不是她,便不会应,还有,王爷和我要划清界限,我不是关灵,自不是你的王妃,不要老是欺负我,我们没关系。当然若是你有意,我也不介意和你交个朋友。”

慕容花末说完,有些口干,兖凤鸣没有回应,只拍了两巴掌。

“啪啪——。”

慕容花末以为他讽刺她才拍巴掌,扭过头,却是一个青衣小厮进了来,捡走了地上的湿衣服。

兖凤鸣已经穿戴好,墨黑的长发一缕懒散在肩上,白玉面具闪着清白的光,衬着他的皮肤,更加莹泽。

“那就叫末儿!你还是本王的王妃,不要以为换个名字,便想着能脱离关系。”

兖凤鸣语气很淡,他不是完全不相信她所说,但是只一瞬,便决定,就算不是,将错就错何妨。

慕容花末自是不知道他所想,以为他又是恼她想离开他,小嘴连忙咕囔,“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不是就是不是,我没必要骗你。而且像你这样的人,想嫁给你的人必是很多,我有这样的机会,除非脑子被门夹了,才不会珍惜,可,背着别人的身份,和你在一起,对她,对你都不公平。”

“哦?除非脑子被门夹了,才不会珍惜?还是,心里有了别人,才不会珍惜?这么不待见本王,是不是,因为阿阳?”

说完这句话,兖凤鸣的身子已经欺了下来,揽着慕容花末的腰,一把抱到腿上,用手顺着她额前的碎发。

慕容花末大惊失色,至于宠物似的被兖凤鸣抱在怀里,听他冰凉的警告,她没有反应。听到阿阳这个名字,脑子一下子,什么都转不起来了。

阿阳!那时她沉在心底的秘密,什么时候,会被他知道?若是查过她的身份,蹦出来一个云哥哥,倒是能理解,阿阳?

盯着慕容花末的脸色,由煞白转青、再转红。兖凤鸣觉得心烧的,要冒出烟来了,果然,是因为那个男人。环在慕容花末腰间的手不一紧,听到慕容花末“嘶——”了一声,才稍稍松开,死丫头,才几岁,就有心上人了。

觉察到疼痛,慕容花末回过魂,挑开兖凤鸣顺她头发的手,扭过头,想再劝他。结果,被抱在怀里,本就没什么距离,这突然一扭头,嘴竟擦上了兖凤鸣的唇。

两个人,都愣住了。

就这样贴了会儿,待慕容花末反应过来,慌乱的将头撇开,兖凤鸣邪邪地笑了,将慕容花末挑开的那只手迅速搭上她的后脑勺,一个用力一拨,慕容花末只觉唇上一痛。

“死男人!你............”

接下去的话,没说完,又被兖凤鸣咬了一口,慕容花末想起,某些动物,越是反抗,越是能给征服者带来乐趣,不能趁了某些变态的心了,一动不动,在心里骂开。

“呵呵呵.........。”

兖凤鸣被慕容花末马上识时务如猫一样的乖巧,给逗乐了,闷笑起来。慕容花末于是恼了,朝兖凤鸣的前胸,使劲一推,欲要挣脱。兖凤鸣象看穿了她的意图,竟迅速松开手,眼看着慕容花末在反作用力下,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兖凤鸣突然大手一捞,整个身子又被拉回他怀里。

“哈哈哈.........。”

“靠!兖凤鸣,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无定向丧心病狂间歇性全身机能失调症患者!”

慕容花末爆粗口?兖凤鸣立时收了笑,愣住了,“什么叫无定向丧心病狂间歇性全身机能失调症?本王从来没听说过?真有这种病?你会治吗?”

这回慕容花末傻了,先不说这坏王爷记性好,明明听得明白,还故作不知?难道有下文?

“本王知道你会治,以后就做本王的贴身大夫,怎样?”

果然!

“贴贴贴,贴你个头,我说瑞王爷,我要说多少遍,我不是关灵!这就算了,你一见面就乱抱乱摸,女人家在这个时代,清白很重要,知不知道?象你这样,以后,我还怎么嫁出去?”

慕容花末话刚落,兖凤鸣眸色一暗,固在慕容花末腰间的手一紧,“嗯?想出墙?还知道女儿家清白重要,那凤锦的玉佩怎么在你脖子上,还有,他的衣服什么时候也挂在你身上了?听说,赵青也被你轻薄了?”

啊——?

慕容花末心虚地撇开脸,“哼!本王的王妃真是惊世骇俗呢!欺君罔上,胆大包天,偷鸡摸狗,招摇撞骗,若不是本王找到你,还不知你要胡闹出是么名堂。”

“我不是你的王妃!真的!赵青,那是,他胸前中箭,总不能隔着衣服开刀,取箭头吧!谁轻薄他了!什么跟什么啊!搞得人家象色狼一样!”

兖凤鸣语调慢慢拔高了起来,慕容花末在一半多的事实面前,气焰便弱了,但心有不甘,仍旧咕哝着为自己辩白了几句。

“那凤锦呢?”

“嗯?”

“说!”

“我,我..........”

慕容花末我了半天,兖凤鸣瞪着她,直等着看她怎么说,这时青木忍不住,在马车外,问道,“王爷,都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该出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