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二十九、醋意

逃后 诩涵 1710 2011-12-14 10:25:11

  “现在什么时辰,就吃午膳了,让她等着。”风清澈对尘儿印象一向不好,刚准备听慕容花末解释,被青木这一打断,登时急了。

青木被兖凤鸣留在文洲处理瘟疫的善后,一进庄便碰到刚从夜落过来的尘儿一脸神秘地给王爷做午膳。他没理会风清澈,兖凤鸣也觉得时间尚早,“去回了,本王一会儿过去。”

“午时你有好吃好喝的,那我们呢?”

就觉得尘儿怪异,见兖凤鸣不回拒,且听到尘儿的名字时,眼底流露出了几分温柔,慕容花末心里开始冒酸,两个人,八成有一腿。

明显的不满,兖凤鸣面露轻惑,随即只淡淡道,“自是一起去。”

一直默不作声的兖凤锦,担忧地看了一眼慕容花末。慕容花末听兖凤鸣那样说,心里有些失望,但掩饰得很好,指向案几上的东西,开始解释,“这是改良版的土制炸药,可用来爆破坚硬的岩体,应该能对王爷疏通仙女湖和落雁湖这项工程,有帮助。我可以教会你们制造、使用的方法,但是,有言在先,不能用于战事!”

几人颇为不解,慕容花末随手拿起一块,神色凝重,“既然我会做,自然有人也会做,如果被有野心之人,发现了他的破坏力,大量使用的后果,便是效仿。用于战争,为了求胜,便会出现改良,增加它的威力,扩大它的危害,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我见过,这种东西,用于战争,带来的残酷后果。当这种力量大到一定程度,不止是生灵涂炭,而是毁灭!”

“我不希望,自己的双手沾上这样的罪孽。”

慕容花末话落,兖凤鸣神色复杂,他的王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尽管将炸药之事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他很感激,也很欣慰,却更加担心,一旦她所知得这些,被权欲者觊觎?会是怎样一种灾难!

无论如何,她必须留在他的身边。

“锦,收起这些,今日之事务必要保密,疏通两河之事,本王另有安排。”

“是,七哥。”

兖凤锦将炸药收起,风清澈瞥了眼兖凤鸣,他被他的小王妃说服了吗?并不打算用这东西作长远的计较!还是,仅仅不希望他的王妃,陷入麻烦。

老七,怕是,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不过那尘儿,风清澈拧了拧眉,希望兖凤鸣懂得珍惜慕容花末。瞥了眼兖凤鸣,再看看慕容花末,都说老七喜欢尘儿,他倒是觉得这两人才有戏。而那个尘儿,好像一直为他在做着杀手的,若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让她去涉险的。

风清澈肯定自己的想法,慕容花末却怀疑起来,试探着问道,“王爷,听说仙女湖下游的蓬莱居的菜品极有特色,午膳我想去那儿吃?”

兖凤鸣没察觉慕容花末的不悦,尘儿的心意,他一向没拒绝过,想都没想便回道,“改天。”

慕容花末抿抿唇,原来他喜欢她,所以说会对她好,却和她不一样,她是,在说出对他好的时候,是一种自于心底的情不自禁和期待。原来,只是自己沉迷了。

晃了晃脑袋,甩开这些想法,风清澈放大的笑容却离近在眼前,她这才注意到,这厮额头上隆起的大包,“咦?你的头怎么了?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说罢,嘿嘿一笑,抬手就要摸上去。

兖凤锦早就见识过慕容花末的大胆,见怪不怪,何况风清澈扮得是女装。兖凤鸣却不愿意了,还没等慕容花末碰着,他便长臂一伸,将她狠狠揽入怀里。

“不许再碰他。”

兖凤鸣冷着脸警告,慕容花末登时眼睛一翻,反道,“不许再碰我!”

兖凤鸣眸子一暗,用手将慕容花末小脸掰过来正对着他,这丫头适才还好好的,难道是因为尘儿?想到这儿,兖凤鸣扑哧笑了,没想这丫头人小,醋味倒不小,只当她孩子脾气,有些事,看来还得慢慢告诉她。

风清澈恶心地乜他一眼,暗忖这厮终于犯贱了。以往要是有人这么顶他,早就一眼给烧成灰了,兖凤锦呆了呆,撇开头。

门口,一个清秀的女子,正站在那里,满脸悲伤。蠕动的唇半天,才喃喃喊出两个字,“凤鸣!”

兖凤锦回过头,兖凤鸣的笑容这时敛去,随后推开了慕容花末。

尘儿泪流满面,扭头便走,慕容花末耸耸肩,淡淡道,“你去追她吧!”

不用她说,兖凤鸣肯定会去追,可说了,自我感觉会上升到一个境界,看,她多大方,坚决不涉足人家的二人世界。

昨夜的绵绵情话,就当是做了个梦吧!虽然,胸口那儿揪着,紧紧的,象呼吸都被扼住了。

兖凤鸣随即追尘儿出去,兖凤锦心疼地看向慕容花末,只见她攥着得袖口,揉得皱巴巴的。风清澈见状,心中气闷起来,对着兖凤鸣的背影,鄙夷道,“男人漂亮也是祸害啊!小丫头,你说,女人喜欢瑞王的人多些,还是他的容貌多些。”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去吃蓬莱居,怎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