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二十八、示好

逃后 诩涵 2011 2011-12-14 10:25:11

  “老七,你捡到宝了。”

一大早,风清澈额上顶着一大块红肿的伤,来到兖凤鸣在晴雨山庄的书房,兖凤锦撇过头看他,先是讶异,而后憋着笑,肩膀抖了起来。

兖凤鸣慢慢抬起眼,兴味地看着他,“原来昨夜被伤的花魁,是你。”

“啊?昨天夜里如意坊爆响的屋子,原来是你在那儿歇着的。就说那烟花柳巷,是非恩怨太多,又是哪个痴情的种,被美人给迷了心智,做出这样的骇事。”

兖凤锦说得流畅,言辞间还夹着闷笑,风清澈白他一眼,一屁股坐到兖凤鸣身边,下意识的,兖凤鸣往旁边挪了挪。

风清澈负气的干脆扒到兖凤鸣身上,被两人落井下石,早就习惯了,他也不是善茬。

“死相,还不是你那小媳妇包袱里的罪孽东西,才害我成这样,不说抚慰的话,还夹枪带棍地当笑话,那我去找那罪魁祸首,评理去。”

说完,手使劲一推,兖凤鸣连忙避开,兖凤锦跳过来,捉住他的胳膊,“什么话?你说清楚。”

见兖凤锦急了,风清澈瞟了瞟兖凤鸣。只见他慢条斯理端起案几上的茶,没喝近嘴里,便又放下,抬头看向风清澈,“你是说她包袱里的那几块,黑黑的东西。”

原来,兖凤鸣也见过,风清澈又坐回他身边,正经端着身子,兖凤锦也退回原位,一说黑黑的,他想起来,风清澈前几日拿给他看过。

“嗯!前几日见着,觉得奇怪,便拿了一块,昨天带到如意坊,随手放在听雨房的桌上,半夜的时候,如意坊的小厮送来酒菜,不小心撞翻了烛火,那黑东西沾着火,竟爆了,当时我在门外,感觉身体象被什么撞了一下,之后磕在墙上,擦破了额头。而屋里的三个人当场死了两个,是唯一活下来的小厮同我讲了经过。”

风清澈说完,几人沉默下来,书房顿时静的能听见心跳,兖凤鸣想起青木曾说,在文洲求雨之前的一天,慕容花末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从辰时忙到申时。不就是做得这个东西。

对于求雨之事,她把握不准,所以决定求雨不成,便逃跑,而逃跑,她那三脚猫的花架子,肯定是没什么用处,于是,便做了一堆这个。

她,还真是想得周全,包括在知州府衙,和安荣对抗,想必也做了应对。

原来,在求雨一事上,她就没指望过他,能保她无恙。想起在阮员外家里,她明明已经猜出他的身份,还和他提条件,就火大。

“七哥,这东西真有这威力,不如放在仙女湖和落雁湖疏通一事上,试一试。”

没注意兖凤鸣微变的脸色,兖凤锦只注意,眼下最为吃紧的问题,风清澈同意的点头,当然,他更想到了,不久的战事。

兖凤鸣没做回应,他心里有数,看了两人一眼,从案几上撂的一大堆书籍底下,抽出一张派人刚绘好的文洲地图。

刚一摊开,一颗圆脑袋从书房内室门的侧面一点点的探进来,三人皆一愣,说曹操,曹操到。

“原来你真在这儿!”

看见兖凤鸣,慕容花末笑得眼睛月牙儿一样,没注意几人的脸色,手里端着东西,献宝一样,进了来。

今天她是费了番心思打扮了的,月牙白的缎子面里衫,外套一件半截袖的粉红纱裙,裁长度都只到膝盖,像是罗裙被剪短了样式,出彩的是袖口和腰上缠很宽的丝带,几种颜色搭在一起,刻意零散出几根,走动的时候,飘来飘去,裤子也贴身了些,脚上是白色羊皮靴子,这番穿着,有些怪异,但十分配她的活泼跳跃。

除了兖凤鸣,另外两个都是欣赏得,“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原来兖凤鸣对她穿得没什么意见,但头发,风清澈和兖凤锦习抬头一看,顿时都抽搐起来,她把头发剪短了。

虽然鬓角那儿揪着两个短辫,十分可爱,后面的长度快及腰了,也还算过得去,可,在兖国,女子剪发意味着,断情!

“天太热了,我给剪短了!”

话罢,兖凤鸣胸前的起伏明显大了起来,慕容花末浑然未觉,心思只在托盘的东西上,蹬蹬蹬,三步并两步,人已经来到案几前,将端着的盘子放了上去。

“你是真不知道吗?女子剪发是断情的意思,你这才成亲,剪头发,不吉利的。”风清澈瓮声瓮气,解释了一番,半是看好戏的心态。

“啊?”

慕容花末仅眨眨眼,随后笑了,没想,剑阁头发还有这么一说?古人真是!

漫不经心叹口气,兖凤鸣已捏碎了一根案几的脚,“哗——”一声斜歪了,盘子里的东西随即滚了出来,正是那黑乎乎的东西。

“这东西危险,快捡起来。”

慕容花末一叫,风清澈马上去捡,兖凤锦也跟上,只有兖凤鸣,冷眼瞪着慕容花末。慕容花末心低下头暗恼,实在顶不过他灼人视线,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人家真的不知道,以为你还会夸好看的。”

兖凤鸣一听,想起昨晚她说,要对他好,再看那些被捡起来的东西,心里稍稍平静了些。细细琢磨,她做这些,却是为他。而且,以她不是一次两次雷人的举止来看,应是不知道这些说法的。可,见她根本不以为然,一脸莫名,心中不安便变成恼羞成怒了。

这丫头,真让人抓心!轻瞪她一眼,见她脸侧过偷偷白眼,无奈叹口气,坐了下来。此时风清澈和兖凤锦,已经将那些东西给捡回盘子。

兖凤鸣一向喜怒不行于色,兖风二人对他适才明显的情绪,都有些意外,互相看了一眼。风清澈便一把拉过慕容花末,极是温柔亲昵地问道,“说吧!这些是什么?”

兖凤锦木讷看着他,这厮是抽风了吗?七哥,眸子都要撩出火了。

想上前拉开慕容花末,青木突然外面报道,“王爷,尘儿姑娘回来了,做好了午膳,请您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