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三十八、矛盾

逃后 诩涵 1740 2011-12-14 10:25:11

  兖凤鸣决定提前赶回兖都,被处理好伤口,就在绿居内忙碌起来,慕容花末趴在榻前的案几上,慢吞吞地给兖凤鸣磨墨。

案几上摊开看得,是兖凤鸣决定开挖仙女湖和落雁湖中间的线路图,慕容花末时不时瞅一眼,再很自然地瞟向兖凤鸣的脸,他心情并不好?为什么?

“就按照这条线路,用你的炸药,需要多长时间?”

兖凤鸣知道她在看他,一直拉着脸。

可以忽略,在岔路口时她的犹豫,毕竟她还是选择了往左。可刚给他处理完伤,就急着想避开。她就那么不待见他?这令他十分恼火,但又不知该怎么发难,冷眼瞥过去,算找了个话题。

啪嗒——,慕容花末正在发愣,他这一问,墨不小心碰倒,墨汁溅到图纸上,她又赶紧一擦,不擦还好,一擦整张图纸都黑了,哪里还看得到什么线路。

兖凤鸣哼了一声,慕容花末懊恼地看向他,“我记着的,要不我重新给你画一幅?”

没有说话,兖凤鸣又从案几下抽出一张,摊开,慕容花末舒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按照这上面的配置炸药,不出意外,两天就够了。”

兖凤鸣拿过来,看了几眼,便搁到火上,把纸烧了,很沉闷的“嗯”了一声!

慕容花末偷睨着他,过了会儿,挨着兖凤鸣坐了下来,他仍看着图纸,她却觉得困了,梅儿在门口喊了一句,“王爷、王妃,热水来了。”

接着,几人抬着个大木桶进来,把水搁在隔壁房间的屏风后面,木偶似地又退出去,兖凤鸣没有抬眼,慕容花末清醒过来,几人退出门的那刹,她看见,尘儿仍在原地等着。

门被掩上,梅儿临走看了慕容花末一眼,这个丫鬟看人总是很冷,慕容花末脊梁一凉,犹豫了一会儿,嘟囔道,“尘儿一直在门外,她是怎么了?”

兖凤鸣抬起眼,头微微歪着,看着她,似在想什么?终是没有动。

“你们怎了了?闹矛盾了吗?所以你才去县里的?连护卫都没带,若不是阴差阳错,后果........”

“是为尘儿,你负气,去的蓬莱居,还准备在县里待一夜?或者,干脆抽个机会,再逃跑?”

慕容花末兀自猜测,兖凤鸣知道她是在意的,心里有些不耐,未等她说完,便插问。

“王爷,落雁湖狭长且面积小,但贯通仙女湖的话,对仙女湖的环境,多少会有影响!”

负气如何?尘儿在门口苦等,他由始是冷淡的,和昨日不一样,定是两人闹了矛盾了。所以他这边是用她来气她吗?慕容花末闷闷的,不想直面他和她之间的问题,就当,从没有发生过什么。

也是,一个伴在身边十年的清秀女子,和一个只认识一个月的丑丫头,不用想,都知道,谁会被挤出去。这才一起几天,她就觉得疼了,以后若是难以自拔,真如清儿所说,要赔掉未来吗?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她打算帮他解决疏通两河最大的问题,再离开,就算只为文洲饱受天灾之苦的百姓。

“回答本王的问题?”

慕容花末避开问话,兖凤鸣直觉胸口发闷,怨愤,一点点聚集在清明的凤眸中,在昏暗的灯影下,来回在瞳仁间碰撞。

室内的空气,慢慢稀薄起来。慕容花末僵硬地低下头,指着图中其中一个位置道,“这里的土壤比较松,可以从这里开始爆破,然后往下,先把落雁湖引流过来的口子打开。”

“慕容花末!”

哗啦——,案几上的茶盏被拍飞,杂着暴喝的声音,震得慕容花末腿有些发麻。她咬着唇,多少有点惧意,可,她就是不想回答那个问题,回答了怎样?他能做到怎样,何苦去为难!

只有沉默,沉默,再沉默。

兖凤鸣抿着唇,狠狠压制着怒气,眼前的丫头,从初见,她便比他所认识同龄的丫头聪明,特别,虽然偶有冲动,恶趣味,却从来温顺。

而此刻?

她似乎比他想象中更要强硬,有个性,也是,没有发自心底的强大,她怎么有胆子,去文洲大言不惭的要去求雨,带着风清澈和锦去知县府里装神弄鬼。

如她这样,怎会去忍受,尘儿或其他女人的存在,而他,不考虑其他女子,对尘儿,他却有承诺。想到这儿,兖凤鸣突然觉得无力。

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而且,尘儿,为他几乎失去了一切。如此深情,他不能只考虑慕容花末的喜好。

也许她还小,需要时间去适应。叹了口气。合上图纸,又抽出别的图本。冷冷道,“你去洗一下,休息吧!”

兖凤鸣只是想慕容花末累了,而自己也需要考虑一下,可在慕容花末看来,却是如同得到肯定了尘儿和他关系的答案。

慕容花末点点头,站起来便朝门外走去,门外尘儿仍执着的还站在那儿,看见她出来,略微的惊讶后,而后,如释重负般,眼露欣喜。

身后兖凤鸣看了尘儿一眼,说,“夜了,回去休息”!慕容花末心口一瞬的疼痛。他,还是心疼尘儿了!狠狠吸了口气,推开隔壁厢房的门进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