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一、血蛊

逃后 诩涵 1667 2011-12-14 10:25:11

  付茹萍端坐在裕华宫内殿的榻前,看着眼前已经昏迷三日的兖啸阳,不禁轻声一叹。

何必当初决绝,落得今日落魄如斯。他体内的慢性毒已经侵入肺腑,等兖凤锦大婚后,过不了几日,他便要先走了。

恨了那么多年,不知看着他离世,心中何等滋味,其实,女人一生,富贵荣华,总不过得到一个男人的爱来得幸福,而她,早已经毁在这个男人的手上了。

“母后!”

兖凤翔进来,脸上是未退的红润,走得这般急躁,付茹萍微蹙了眉,“皇儿,切忌浮躁,又出了什么事?”

兖凤翔看到床上的兖啸阳,没有行礼,也不过问,只把付茹萍拉到一边,一旁伺候兖啸阳的刘公公见状,退了出去。

“母后,安南县的事,失手了。”

付茹萍一听,气没打一出来,双手一握,冷责道,“哼!就几个人,十大杀手联袂都解决不了,还垫了那么多的白鹰帮的杀手围堵,都让他跑了?这一天天的回报,没有一件让本宫省心的,一个小小的花公子,都被他跑了,这些养了那么多年的手下,都是干什么吃的。”

兖凤翔略有尴尬,出现马匹意外被他们跑了,解释也是无能,但他此时更为忧心另一件事。

“这次派出的十个人,死了两个,回来了七个,有一个失踪了。”

“什么?”

付茹萍脸色变了,“不是给他们种了血蛊吗?怎么会有逃跑的?若是被长风居士知道,那就糟了?”

“中了血蛊的尸身,长风居士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那些中了血蛊的人,以杀戮之血喂体内的蛊虫,他们的尸身,被长风居士拿来做药引,助成他所练的鬼指神功。当初答应你训练九十九人的目的,就在此。”

“那如今少了一人,怎么办?”

“找,尽快找到。否则被人识出所中之蛊,传到江湖上,那就麻烦了。若是被长风居士知道,以那人的魔性,更是糟糕。”

付茹萍搓着手,十分不安的来回走着,兖凤翔有些惊讶,许多事情,付茹萍没和他讲过,一直十大杀手,都被自己支配,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但他记得,付茹萍交代过,种了血蛊之人,就算死,也不能被外界发现。

所以,他让莫雨种下母蛊,并给他们喂食母蛊之血,种母蛊之人,便能感受到每个人得动向,十年的时间,他们因为嗜血,所以,无法离开。藏身安排极其隐秘,除了执行任务,几乎与外界隔绝。

瑞王一直在查,没有查出结果。

“有那么严重吗?”

“鬼指神功是天慕一族的禁忌,至于有什么渊源,母后也不太清楚,你且知道,若练此功,必会引来天慕一族的诛杀,就行了。”

“以往用莫雨体内母蛊控制中蛊人,可眼下莫雨去了徽州,可能要耽误几日。”

付茹萍呼了口气,驻足片刻,随便寻张椅子坐了下来,“速招莫雨回京都,其他事暂且搁一下。把另外两具尸身先给长风居士送过去。”

付茹萍如是交代,想起徽州交代莫雨的任务,兖凤翔着急起来。

“母后!”

“本宫知道,你在徽州的安排,靖王之事,比不得此事啊!天慕一族,若是开了杀戒,你我都脱不了干系,没了命,什么便都没了。”

“天慕一族,果真那么可怕?”

“天慕一族掌管幽冥教,你说呢?”

“幽冥教?”

兖凤翔听罢,大惊失色,世人都知幽冥教云集世间绝顶高手、奇人异士,却不知竟然受控天慕一族。

“此事不可外传,本宫也是无意听长风居士所说,他应该早年和幽冥教有过渊源,但究竟为何流落到深山,不问世事,只练神功?想来那幽冥教,的确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到这里,兖凤翔点了点头。

“母后,那儿臣回东宫操办此事。”

兖凤翔刚扭头,付茹萍突然想起什么,“翔儿,安南县的事儿,既然失手,把张步灵那儿我们的人撤回来。”

“母后的意思是,瑞王会提前回京都。”

“张步灵在安南,臭名昭著,你外公利用他在当地养了些探子,现在被瑞王察觉,定会深究其中,若查出一些涉及你外公的秘密,不如先毁了他;张步灵死了,瑞王无所谓,但你父皇现在在本宫裕华宫将养身体的事儿,他会在意,应该不久就会回来。不如在文洲城外必经之地,设下伏兵。”

兖凤翔思忖片刻,抱拳道,“儿臣谨遵母后安排。”

付茹萍满意的笑笑,随他身边,准备送他出去,走到近门口时,低声嘱咐一句,“那样东西务必要放好!”

兖凤翔知道付茹萍所指是那块聚魂玉,看了看付茹萍,郑重地点点头。

这时殿门外突然内伺宣传,“付丞相到!”

两人不由一愣,随后双双迎到门口,却听见付稼轩声音嘶哑,十分焦虑,“萍儿,郦国三皇子郦子玄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