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二、误会(一)

逃后 诩涵 2162 2011-12-14 10:25:11

  下榻安南县清风别院后的翌日。兖凤鸣一行来到落雁湖,沿落雁湖以北距离仙女湖最近的路线,反复走来走去。

慕容花末一路打着哈欠,自上次之事,兖凤鸣只要醒来,就把她也给哄起来!慕容花末极不情愿,和他解释了很多,但仍旧没商量,只好由着他,以后再说!

到仙女湖和落雁湖实地看了,才发现,颇令人费解,两湖之间,以大约三十度的坡度,百米之隔,既然如此地利的条件,就算用蛮力疏通也不是难事。

眉头拧成疙瘩,但不忘紧紧贴在兖凤鸣身边,生怕也随来的尘儿占了她的位置。风清澈一路,时不时瞟着两人,一脸倒胃口。

兖凤锦一直在风清澈身边,随着他的视线也偶尔瞅两眼。心里酸涩,但也想通了,因为那两日慕容花末沉睡,他看出,七哥很喜欢她,就是不知,比尘儿怎样?回头看了眼尘儿,她明显有些憔悴。

“路线不远,外层土壤松软,按理应该容易疏通,怎么拖了这么多年?”

风清澈毕竟是风城城主,到兖国只是为助兖凤鸣一臂之力,看到这样的环境情况,早想问了,怕人说他没见识,犹豫再三,还是憋不住问了。

“百年前,有游方异人说两湖之间,百米之隔,是文洲的地脉,不能动。若非落雁湖干涸,天公又不作美,引发文洲除安南县外旱灾,此法根本不会有人提及。两年前,朝堂官员各执一词,一年前,皇上排除众议,决定开挖此段。”

“百米之隔,但中间有三十丈路段所谓地脉,三尺之下,全是坚硬的石头。一年前,皇上就派人来疏通过,可那三十丈路段,花去许多人力,仍没有什么效果。再后来,国库空虚,这件事便拖到现在。落雁湖三年前一直有水,从南的位置开了很多贯穿下游河流的渠道,如今没水,想从仙女湖直接引流,不如,打开两湖之间的连接,更能方便百姓。”

兖凤锦回了风清澈的疑问,慕容花末又打个哈欠,反应道,“原来,落雁湖一直是下游生命湖啊!不能绕开吗?”

兖凤鸣一直未说话,听慕容花末这么说,不禁勾了勾唇角,略带赞许。

“嗯!这倒没试过。”

“如今就这么几天,绕过,又要找新的路线,谁知道会不会还会遇到眼下的情况,不要浪费时间了。”风清澈很想见识慕容花末那个东西的威力,听慕容花末建议绕开,觉得多事。既是坚硬的石头,更要一试。

“嗯!说得也是。直接开挖,倒省事很多。可是疏通两湖之后,必须还要治理另外一个问题。”

慕容花末抬头看向落雁湖南,几人都看到她脸上出现的忧色,半晌,见她瘪着嘴道,“落雁湖以南,全是高山,山上树木砍伐严重,若是雨季,山体滑坡就麻烦了,落雁湖湖水被冲击,可能形成堰塞湖,也可能引发下游地区洪水。就是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湖,就没水了?”

“什么洪水,堰塞湖,什么意思?”又听见新奇的名词,风清澈来了精神,兖凤鸣不悦地觑他一眼。

“疏通归疏通,但后患要顾及,落雁湖以南树木砍伐严重,造成土体破坏,土壤抗蚀、抗冲刷能力减弱,暴雨后容易引发水土流失,大量水土流失,就是灾难了。疏通两湖后,必须要派人在山体上大量种树,不得耕种、过度放牧,还有大量取土,改良地形环境,再来,下游多开些分流河道,以备不时之患。说不定,落雁湖的水会干涸,与落雁湖周围环境变化有关。可惜,有关这方面,我懂得少。”

慕容花末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专业用词一行人听着晦涩,但大体理解了意思,除了尘儿,几人都神色激动起来。

见众人都盯着慕容花末,兖凤鸣轻咳两声道,“青木,知道怎么做了吗?”

青木当然明白,疏通王爷搞定,后续的问题交给吴默山。只是被突然一令,有些没反应过来,顿了顿,抱拳道,“卑职明白!”

慕容花末看着青木,平素扑克脸一张,长相其实颇为俊秀,又看看兖凤鸣,天天戴着面具,甚至睡觉都不摘下来,真挖心。

兖凤锦脸上始终挂着淡笑,如山谷清风徐来的舒适,慕容花末瞥见他,一时目光难以拔开了。精致清俊,淡雅如兰,不失内敛,不乏朝气,温暖清爽,百看不厌。

想起薄阳镇,顺走他的衣服那次,他的身材极好,兖凤鸣就清瘦了些,性格也不及他温顺,且心思清纯,真是人间极品啊!

兖凤锦不时瞟慕容花末一眼,这时一瞟撞上她恰好也在看他,带着欣赏、羡慕、还有一点点的暧昧,对,暧昧,脑海里出现这一词,马上便慌了,眼神瞥到别处,脸却红到了耳根。风清澈挑着眉梢,见两人如此,看向兖凤鸣。

那厮一直在前走着,步子突然快了许多,远远落下慕容花末,而他身后的尘儿,始终和他保持着丈余的距离。

“还看,小色痞。”

风清澈低声挖苦,慕容花末一转身发现已经离兖凤鸣好远,不由鼓鼓腮帮子,连忙追上去。

护卫一直守在他们四围,这是远处一大堆着黑甲的军士整齐的走过来,前方两位英姿飒爽的将军,坐在高头大马上,远看见兖凤鸣,便下马,跑了过来。

等慕容花末追上,那些军士一同行礼道,“末将练云。”

“末将练风。”

“参见王爷,王妃。”

护卫也跟着跪下,慕容花末有些别扭,不习惯有人给她下跪,微微拧了拧眉,兖凤鸣凌厉扫过所有人,淡声道,“免礼。”军士们都站了起来。

练云和练风低头和身后军士的领头说了几句,随后跟上兖凤鸣往适才说得坚硬的路段走去,原来转了半天,只是为等这两人,慕容花末连忙抓住兖凤鸣的胳膊,却听他嘶——了一声,是肩上的伤被扯开了吗?慕容花末连忙放开,尘儿却上前在另一边搀住了他。

慕容花末心里登时酸溜溜的,绕了过来,挤开了尘儿。

尘儿被挤开,泫然欲泣看向兖凤鸣,此时慕容花末觉得,尘儿是个极假的人儿,也闻听些她的事,慕容花末很难想象一个杀手,在瑞王面前却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忍不住嫌恶的瞪了一眼,胳膊却突然被兖凤鸣掐住,狠狠一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