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三十三、整蛊

逃后 诩涵 1575 2011-12-14 10:25:11

  张茂山被咬了一口,便疯似地冲向那父女两人,伸出脚又踢又踹,几名家丁见状,也上前来,一齐动手。

周围的指责声越来越大,可那几人充耳不闻。眼看说书人满脸是血,眼神涣散,女子也痛的蜷身动不了了。

慕容花末终于啪——的拍了下桌子,“可恶!打人往死里打,还是老人女人,下流的贱坯,你们认识?”

风清澈还在想,这丫头是冷血,还是冷静啊!原来,是她对恶的评价有个度,超过这个度,她就不会视而不见了。

凉凉瞥她一眼,慕容花末却火辣辣盯过来,风清澈一愣,兖凤锦抿唇笑了,慕容花末的意思是让风清澈出手救那父女。

风清澈眼白一翻,兖凤锦伸出手把慕容花末从旁坐拉过来,示意她往下看,说来奇怪,楼下的张茂山和几个打手不知怎的,突然就倒地,捂着肚子嚎叫起来。

“这蓬莱阁是藏龙卧虎之地,不乏嫉恶如仇的侠义之士,你看这隔空点穴的手法,江湖上有这样身手的,可不多见。”

风清澈一听,眼神撞到对面雅间,正巧也看过来的男子,瞅见他,优雅地举起手中的杯,算是打了个招呼。

这时,慕容花末嗡嗡喊了声,“蓝月寒?”

蓝月寒实也看见了慕容花末,听她喊了他的名字,微微点了个头,那么远的距离便能听见她的声音么?慕容花末眯眼一笑,手举起张开,抓了两下的姿势,算是回见。蓝月寒撇开唇角淡淡一笑。

兖凤锦将这细节纳入眼底,疑虑地问道,“末儿认识他?”

“嗯!在晴雨山庄,不小心撞见他和晴雨裳。”

兖凤锦将把慕容花末从窗边拽退几步,风清澈顺手把窗子稍掩上,他和蓝月寒认识,只是没想他也到了安南县,而且还去了晴雨山庄见过晴雨裳。别人不知,他可知道,那厮对晴雨裳极其厌烦的。若晴雨裳为瑞王的事找他,他定不会赴约,应是为别的事!

慕容花末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他是干什么的?”

“飞剑门的少主!”

“飞剑门?是江湖门派吗?听着象护镖的。”

两人为她的没见识怔了半刻,飞剑门,兖国五岁的小孩都知道,她竟然说是护镖的?

风清澈翻个大大的白眼,慕容花末咋咋舌头,看来,要多了解一下这个时代了!也不解释,从窗户缝那儿往下瞄了瞄还在狼嚎的张茂山,突然想作件好事。

反正,也不想早回晴雨山庄,见那两人卿卿我我,不如.........,摸了摸怀里前不久做的东西,看向两人说道,“想不想找点利于身心健康的乐子。”

不太明白慕容花末的意思,但两人打了寒颤,互相看了一眼,慕容花末嘿嘿阴笑两声,从怀里掏出一只瓶子,举着晃了晃,低着嗓音道,“锦啊,今晚我们仨,玩一出,人鬼情未了。”

于是,在听完听慕容花末一阵耳语之后。三个时辰后,入夜时分,三人溜进了知县府内,张茂山最宠小妾萍儿的厢房。

张茂山被蓝月寒点了穴,身上疼痛折磨他持续近一个时辰,等他恢复,灰溜溜的离开蓬莱居,那说书的父女二人早就溜之大吉。心里憋着口气,心想等明天再去收拾那对父女。

用了膳,到父亲的房里,象往常那样被训了话,便直往最宠的小妾萍儿那儿去。

萍儿的厢房在府内最里的书阁旁边,厢房前的园子种着知县老爷喜欢的小叶榕,因为密集,树盖相连,被顶出地面的根部也几乎错盘在一起。若是白天乘凉,定是个好去处,可,到了夜间,未免阴森了些。

张茂山到时,萍儿正点着灯刺绣,屋里点着与平日一样的熏香,他也没多和她多说些什么,进了门,便扑到她身上,开始动手动脚。

萍儿跟了他也有一年了,早就习惯了这人的龌龊,调笑着骂了两句,便配合着翻倒在床上。许是白天太累了,张茂山突然头晕起来,本想着一番运动,却眼皮越来越沉,萍儿觉得奇怪,拍着他的脸喊了两声,肩颈却突然一麻,随即灯啪——的灭了。

张茂山醒来,窗子是开着,月华泻下一室的清辉,萍儿穿着素白的亵衣裤,背对着他坐在床前,手拿着铜镜,正梳着头发。张茂山顿时来了火,黑灯瞎火的,不好好安睡,梳什么头发。想骂,嘴张开了,却发不出声音,于是又去拉她,身子竟象失了力气,动不了了。

难道是做梦?

他闭上眼,不是做梦,又睁开,把脸挑向萍儿,正对上萍儿移开想放下的镜子,镜子里的面孔,竟是,一颗完整的骷髅头。

张茂山登时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