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六、完词

逃后 诩涵 1584 2011-12-14 10:25:11

  兖凤鸣坐在书房,两湖疏通重要环节解决,后续的部分,他准备交给吴默山。兖凤锦进来见他时,他正折着书信,唇角噙着笑意。

这两天不难看出,他的心情极好。

“澈昨天夜里离开了。”

“嗯!”

兖凤鸣抬起头,书信折好,搁在案几一角,青木掩上门,兖凤锦寻个位置坐了下来,“蓟倾云那儿,拖不住了。”

风清澈走之前把此事告诉了兖凤鸣,究竟什么原因,据说和蓟皇有关,“估计,蓟皇想废太子,倾云自是要做下一步考量。”

“七哥为何这么说?”

“蓟皇独宠玉妃,若非五皇子太小,倾云的太子之位,哪能稳坐到今天。如今五皇子年已十二,蓟皇又已年高,玉妃自是坐不住了。”

“这么说,此事澈应该也清楚。”

“嗯!”

“那付毅岂不要进京了,我们下一步怎么打算?”

“明日启程回兖都。”

听兖凤鸣的意思,似已经做好了准备。兖凤锦知他心思缜密,便不再多问,有什么交代安排,他会直接告诉他,看着兖凤鸣的手不断在案几上翻啊!看啊!想起风清澈临走前留下一张纸应该也在案几上,是蓝月寒征集后半段词的前半段,“那张蓝月寒留下的诗稿,是不是在案几上?光是听说,还没细看过。”

兖凤鸣一听,挑了挑眉毛,从案几撂得最厚的那一沓的最底层抽出那张纸,兖凤锦一看,便笑了,“七哥,你都给看烂了!”

“是王妃昨天陪王爷觉得无趣,拿来折什么飞机,给弄烂的。”

青木硬邦邦的插了句嘴,两人这才注意到一直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人。扑克脸?确实很形象。昨夜玩那扑克,玩到很晚,慕容花末输了个精光,心情不好,便在床上捂觉。兖凤鸣早上把她弄醒,看她没有长睡的危险,便又放任她睡了。

不知道现在她起来没?兖凤鸣眨了眨眼,看向门口的位置!兖凤锦酸酸地瞥他一眼,低下头,摊开手里的纸。

蓝月寒的字,江湖上有人出价一千两纹银一副,风清澈能在飞剑门将他的字随便拿出来,想来两人有些交情,问及风清澈,他总避而不谈,一个武林盟主,一个风城城主,一个十分谨慎,一个过于闲散,有点微妙。

夜落是七哥十年的心血,不论现在以后,隐形在朝堂和江湖之间,方便做很多事情。由此,七哥心里还是极希望蓝月寒能帮他。但连风清澈和晴雨裳都很无能为力,那也只有试试是否能接他那后半段词了。

唉!这词,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他只听说,从未看过。一年前,锦州上千仕子,无一人能接驳得让蓝月寒满意。这不,如今他便干脆让这词流传市井,期翼终能有人能接出让他满意的后半段。

满意?这个面就太宽泛了。但比他的承诺,天下几人能比。

兖凤锦摇摇头,边看边轻轻念起来,兖凤鸣拿出一张纸,顺手练起了字。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咦?这下面的字是谁写得?怎么那么难看,呵呵,真丑。”

兖凤鸣白了一眼兖凤锦,前半段已经念完了,后面是慕容花末的涂鸦吧!昨儿个她趴在桌上是写了几个字,见他看过来,便捂着不给看,想必是太丑,不好意思。便也没执着。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兖凤鸣手一抖,一大滴墨汁滴在纸上,接在前半段最后一个字后,晕成一个大大的句号。兖凤锦先是奇怪,而后,脸色渐渐发红。

“七哥,这首词,是完整的!”

青木露出讶异的神色,是的,这首词是完整了,昨天他也见着,王妃折腾那张纸半天,还说,就这张纸硬一些,折飞机不错。

什么飞机不飞机,她偶有碎碎念的时候,说得话大凡都听不太懂。

兖凤鸣站起身,绕到兖凤锦面前,将那张纸夺过来,死盯着底下那一排歪歪扭扭的字,从没见慕容花末的毛笔用得这么惨,但看那一句,众里寻她千百度,让他心都颤了,将纸细细叠好,塞进怀里。

是她写得!

心跳登时快了几拍,控制不住胸腔那喷薄而出的激动和兴奋,笑靥如花一般,“本王出去一下。”

兖凤锦明白了,那几个极丑的字出自谁手,瞥向青木,他竟稀罕地露出了笑容。

“这句,真是极佳!”

兖凤鸣刚踏脚出去,一名护卫从苑外的门冲了进来,看见瑞王,半膝跪地,“王爷,梅儿姑娘死了,王妃她,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