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三、误会(二)

逃后 诩涵 1786 2011-12-14 10:25:11

  慕容花末下意识地甩开了胳膊,扭头却对上兖凤鸣的注视,里面有警告。

昨日耳边的絮语,又象风一样散开。

“你掐我干什么?疼!”

这一刻的细节落入旁人眼里,定是认为是兖凤鸣对尘儿的维护,慕容花末也这样以为,心中十分难受。

不满叫出声,嘤嘤带点委屈,大家看过来,适才还同情尘儿的人,现在都同情起了王妃,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很多事情不明白,她本就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那样对尘儿无可厚非,倒是王爷,心狠了。

风清澈皱眉看着兖凤鸣,他有些尴尬,但神情很冷,实际他不是为慕容花末挤开尘儿生气,而是........

松开她的胳膊,慕容花末连忙躲开,低着头不明神色,兖凤锦心疼了,看了眼兖凤鸣,有些迷惑!

慕容花末来时还会不时咋呼两句,此刻却一言不发了,集中精力琢磨起前些日子被劳工开凿出一段沟壑,从裸露的痕迹来看,那些没被开挖得沉积岩,仅凭人力开凿,的确颇费力气。

但是用炸药,需要多少的量,才能将这段沉积岩炸出一个足够的深度呢?曾经和哥哥学过这方面的东西,但当时并不上心,迄今还是一知半解。

看来,还要测算一下!从怀里掏出一根长长窄窄的被磨薄的皮子,招手让风清澈过来帮忙,风清澈乐颠颠的刚准备跑过去,被兖凤鸣横了一眼,“练云、练风,去帮她。”

慕容花末听见没什么反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用纸装订的小本子,上面用线穿着一支黑色的短棒。练风、练云上前,刚要行礼,慕容花末便挥手制止了,只说,“练风拉着这边,练云拉着那边,我量一下长宽高。”

风云两兄弟照做,这时,几人看清,原来那条长长的皮子,是慕容花末做的刻度尺。而那支短棒,是慕容花末拿来做记录的笔。

风清澈靠前想细看,慕容花末看向他,“捡一块这样的石头回去,有用。”风清澈点点头,挥手让护卫捡了一块,自己凑到慕容花末的身边。

此时兖凤鸣,目光锁在慕容花末周围,有些气闷。

一行人回到清风别院时,已经过了午时,慕容花末很饿,但没有象往日那样叫唤。心里憋着口气,打算饿一顿,便往下榻的墨园厢房的位置走去。

“用了膳,再去休息。”

兖凤鸣冷冷在身后斥了一句,慕容花末没有搭理。

“好了,今天的事,本王不计较了,去用膳吧!”

他还不计较?慕容花末一听便火了,转身便嚷,“哼!不计较,不过是推了一下她,你就心疼了?不是说整理吗?大可不必了,你定是喜欢她,我退出好了,我虽喜欢你,但不是非你不可。反正不知道是否能如期走到最后,不如趁现在,谁也不用对谁负责,一拍两散。你做你的王爷,爱抱几个爱娶几个和我无关,我做我的自由人,天涯海角,眼不见心也不烦。”

“慕容花末!”

“哼!”

慕容花末气大过了对兖凤鸣向来的惧意,那句不计较真的伤着她了,不说她真的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也是人家名正言顺的妻子,竟然毫无顾忌,对着她袒护别的女人。

心里一酸,眼睛便红了。兖凤鸣被新慕容花末的话气得冒了烟,他不是为尘儿,只是恼怒慕容花末觊觎锦的那种眼神,谁知,她又理解到哪儿去了?

她说什么?不是非他不可,那非谁不可?动不动就要散,稍不顺意就想着离开。

“说,到底是谁?阿阳还是卡罗?不是非本王不可,那非谁不可?”

“你管不着!”

“你再说一遍!”

“你管,不,着!”

啪——,慕容花末的话一落,兖凤鸣很劲爆的拍散了身侧的石桌,惊恐细细麻麻蔓延到慕容花末浑身的经络,若是这一掌落到她身上,岂非粉身碎骨!刹时怪物一样看他两眼,而后,如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转身便跑进厢房,把门插上,慌忙跳到床上,捂上被子。

嘭——,石桌都能劈开,何况木门!

兖凤鸣见慕容花末干脆躲开,自己被关在门外吃闭门羹,浑身气得抖起来,如此,不把话讲清楚,或是不教训到她害怕,那死丫头定是更加不屈不挠,得着机会便撒丫子。

揍她的想法呼之欲出,木门被他一脚踢烂,垮在两边。兖凤鸣径直走进房里,一把把慕容花末从床上拎起来。

“好男......不和女斗,你,你不是男人!”把慕容花末翻过来,背着摁在腿上,一掌准备下去,慕容花末叫了起来。兖凤鸣皱皱眉,啪——,打了下去。

“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你,你幼稚!”

啪——,又是一巴掌,但慕容花末显然底气不足了,虽有小疼,但更丢人,被打屁股,他奶奶得,她活了二十一岁,滑天下之大稽。

啪——,第三巴掌下去,慕容花末反抗了。使劲翻身一滚,没滚下去,被兖凤鸣抓住了,慕容花末登时急了,毫无形象的,又抓又踢又打。

兖凤鸣想攥住她的手脚,结果被她钻了空子,一猛子撞倒在床上,然后抓狂般揪着他的衣服,又扯又咬。

“叮——”,一声脆响,兖凤鸣的面具,不知怎么被扯开,滚落在地上。

两人都怔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