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七、蚀骨

逃后 诩涵 1464 2011-12-14 10:25:11

  本是兖凤鸣下榻墨园的厢房,弥漫着浓郁的血腥之气,兖凤鸣进来,左右的凳子桌子被掀翻在地上,床上的被褥也被搅成一团,被撕开的帐子,还有碎落的茶盏,可以想象,梅儿死前,曾经痛苦的挣扎过。

如今已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的她躺在地上,面目有些狰狞,鼻子、眼睛、嘴巴、耳朵还在不断往外冒血,浑身的皮肤起了脓疱,大部已经开始溃烂,透过衣服流出得是一块块的黄色的,或是紫黑色的血水,青木随兖凤鸣赶来,只看了一眼,便将厢房的门关上。

兖凤鸣有些惊慌,转身踢开隔壁厢房的门,慕容花末正坐在一张圈椅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看见他,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梅儿,她是看着她扭曲着慢慢死掉的。

兖凤鸣连忙上前,却被青木在身后拽住,“王妃,您有没有接触梅儿皮肤溃烂的地方?”

慕容花末摇摇头,兖凤鸣怒瞪了青木一眼,就要甩开他的手,却被早就赶来,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尘儿给挡在身前,“王爷,王妃在梅儿没死前,碰过她,暂时让王妃待在这儿,等过了今夜,若是无碍,才算没有危险。”

“放肆!”

“王爷,那毒,您是知道的,若是被碰到,便无药可解。王妃不知,梅儿发狂的时候,还抱着她,试图给她治疗,那种毒若没有十个时辰,是不会发作得。如今王妃,谁也不能接近。”

面对盛怒的兖凤鸣,尘儿似十分理智,义正辞严声音高了许多,慕容花末奇怪地看过来,兖凤鸣面具下的面孔刹时绷紧了。

“尘儿,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以前尘儿的劝,兖凤鸣大凡都听得,因为有道理,且是为了他好。今天尘儿的劝,也是为他好,但却觉得刺耳了。

慕容花末前两日为她和他闹,他和尘儿只说,慕容花末是他的王妃,他对她的承诺,他会履行。以为尘儿会歇斯底里,没想她竟出人意料的平静。几日以来,默默守在他身边,反倒让他有些内疚了。

尘儿他心存感激,尤其这几年,在某些事情上,他几乎对她是纵容的,至于是出于怎样的心理,他承认他对她是有些喜欢的,不想她难过、或是为他受伤、定要保护好她,这是他一直牢记的责任。

但这些概念并没有蒙蔽他,尘儿的复杂,面对他是流露的软弱,其实有更深的内容。不过,只要不是无法原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他对她如此,那么她就不要超越他能忍让的限度。

尘儿目光又开始被泪水朦胧,好像很久,兖凤鸣没有在她面前说过这样的重话,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相处不多时的小王妃吗?心底的不甘和委屈汇集成了怨气,似乎挑战他,便能证明自己还在他心中存在的方式,“王爷,你杀了我也好,反正,不能接触她。”

话刚落,兖凤鸣掐住了尘儿的下巴,眼底漫起浓重的阴霾,这样的冷寒,似只有在战场上,才可以见到,青木吃了一惊,兖凤锦带着几个护卫赶来,看到这一幕,呆住了。

“王爷,明天若是无碍,我去找你。尘儿姐姐她是为你好,我,也不想你有事!”

慕容花末的话说得很轻,却一字字敲到兖凤鸣心上,眼前是跟了他十年的尘儿,而一个人等在房间,害怕的慕容花末,是他从第一眼见到,就想绑在身边的丫头。

“王爷,你身边不只有我,还有很多人,他们愿意为你赴汤蹈火,他们曾经和你同甘共苦,他们把你的目标当做自己的使命,他们看见你幸福自己也快乐。所以,你不能不顾他们。”

慕容花末说这些话,扭开头不再看兖凤鸣,因为双眼已经发红,她也害怕,此刻强烈地想依偎着他,但是,她不能后悔。

兖凤鸣放开了手,深深看了一眼低着头,在暗淡的房间里,显得那样娇弱的慕容花末。她就是那样,该示弱的时候不示弱,死撑着要强?极稀罕自己的眼泪,从来不哭。有时候,太过懂事,也会揪人心疼。

尘儿抽泣着瘫倒在地上,兖凤鸣闭上眼睛,复又睁开,终是一句话没有说,离开了。

青木随在他身后,路过兖凤锦身边,低声道,“梅儿所中之毒,是蚀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