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四、和好

逃后 诩涵 1710 2011-12-14 10:25:11

  慕容花末盯着兖凤鸣的脸,半晌,象想到什么,慌忙窜到地上,把面具拾起来,又给他重新扣上,而后舒了口气。

兖凤鸣先是纳闷,见到他真容的女人,大凡反应都是极为花痴的。他想过慕容花末如果也那样,他会不会不舒服。可方才,那是什么意思?

象抱着什么宝贝,怕被人觊觎?真是与众不同呵!兖凤鸣忍不住勾开唇角,这死丫头,适才拼命小兽一样的泼辣劲没了,现在怎么一副看见金子的表情。

“呵,呵,呵呵.........”

见兖凤鸣笑,慕容花末才发现不对劲,不是正狼着吗?怎么马上保护私有财产的样子,脸刹时红到脖子根,小手使劲往他身上一掐,嘟囔道,“不许笑!”

“哈,哈哈哈..........”

越是不让笑,兖凤鸣越发笑得厉害,从来都觉得慕容花末有趣,连整人的手段都乐得风清澈眉飞色舞,想起他说,你捡到了宝!的确是块活宝贝。

第一次在龙王庙见她,虽是男装,但一眼便肯定是她,当时很诧异也很凌乱,哪有那样皮的丫头。慢慢接触着,他发现她不论哪一点,都看着顺眼。

难道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病态的,好的坏的都能品味成享受了!

看着慕容花末因为他笑,而变得又鼓又红的脸,兖凤鸣一把把她拽倒在身上,紧紧抱住。

“以后,不许你那样看锦!嗯?”

兖凤鸣这句话,警告的意味很——浓,慕容花末先是楞了愣。

“还有,本王对你说得话,不许质疑。嗯?”

这时,慕容花末才明白了,但仍有些不确信,“你不是因为尘儿,才掐我的?”

“谁知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妒妇。”

慕容花末脸红了,兖凤鸣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平静下来,原来是她又想歪了,尘儿都成了她的心病了!小小年纪,和老坛陈醋一样。

他没想自己,实际心眼也极小。被慕容花末这么闹腾明白,有一种叫满意的心情,漫上了心。

门口传来风清澈的声音,“咦?这门怎么垮了?”

慕容花末慌忙撑着胳膊坐起来,兖凤锦又问,“青木,你躲在门口干什么?”

兖凤鸣扭头,慕容花末也看向门口,几人一齐看进来,一齐半张着嘴,只有青木低着头,估计他是看了全程,结果被兖凤锦卖了。

此时两人一上一下,一躺一坐,姿势极为让人浮想,加上凌乱的头发,还有被扯开的衣服..........

疏通两湖的事情,在紧锣密鼓的安排下,决定三日后实施爆破,因为使用炸药,兖凤鸣专门派风云二人负责,慕容花末现场指导。

同一天,安南县发生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安南县知县张步灵到烟花楼寻欢,暴毙。

一直沉浸在爆破之事上的慕容花末听到此事时,只嗤了一声,谁信?兖凤鸣微蹙了眉,叫上青木,一同去了书房。

那夜出现在知县府的蓝月寒,听闻此事,匆匆赶回了飞剑门,春夏秋冬四大护法早就侯好了茶,等在前厅。

“有什么消息?”

春儿接过蓝月寒的披风,退到一边,蓝月寒坐到主位上。此时夏儿上前,抱拳道,“回禀少主,下属四堂传来消息,聚魂玉,应该还在宫里,没有遗落在外,神偷怀玉出现在文洲,是为了找机会接近瑞王,好查出聚魂玉的具体下落。”

蓝月寒端过秋儿递来的茶,轻嘬了一口,他本是多事,去张步灵府上,想把张茂山处理了,结果有人捷足先登,装神扮鬼,将那厮给吓疯了。

不过到巧,竟然被他撞上了白鹰帮的帮主白剑奇。白剑奇此人他所知不多,其父死后,他接手白鹰帮,因为其父和靖王的关系,一直以来,徽州铁矿运输被白鹰帮控制,这块肥缺为多少商贾羡慕,按理,他应和靖王关系非常密切,怎会到文洲,找上了张步灵,他可是付家一党的人。

靖王,别人不知,他心中有数,靖王待瑞王,不比亲生父亲差。

那白剑奇,所谓何事?神偷怀玉出现在文洲,那么,他的目的莫非和他一样?

想到这儿,蓝月寒微微眯上眼,“神偷怀玉在文洲潜伏的身份,有没有查出来?”

“回少主,还没有!”

夏儿话罢,蓝月寒“嗯”了一声,搁下茶盏,春儿接过去,此时秋儿抱拳站出来,“少主,晴姑娘那里,还需要继续跟踪吗?”

秋儿问及此事,蓝月寒脑子里浮现一张胖乎乎的脸,不禁唇角抽了抽,张茂山的事儿,倒让他见了那丫头的本事,别说当时那骷髅,也让他吓了一跳。瑞王娶了这样的王妃,肯定会有头疼的了。

至于晴雨裳,想起来,便象被刺了一下不舒服。淡淡瞥了一眼秋儿,回道,“继续跟着!另外,这件事派春儿也去吧!”

两人皆应了“是”。蓝月寒又道,“冬儿,你去留意瑞王的动向。夏儿,继续查神偷怀玉的身份,一有消息,马上回禀。”

“是!”

这两人领了命,蓝月寒站起身准备回房,前厅外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四堂主怎么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