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四十八、起疑

逃后 诩涵 1633 2011-12-14 10:25:11

  瑞王决定明日回程,虽已夜了,清风别院内的仆子丫鬟依旧忙碌着,至于白天梅儿的惨死,和瑞王妃被禁足在墨园,如同根本没有发生过。

尘儿坐在席暖阁的风驻亭,一杯杯的喝着陈酿的女儿红,偶尔托着腮,望向沉香园的书房。今夜,他便不会回墨园了。

呵呵!真好,只要两人不在一起。她便舒服许多,哪怕,正午时,面对那残戮狠绝的目光。

只是为了一个认识一月的丫头,他对一个十年相伴的她,差些下了狠手。五天前他便说了,‘曾经的承诺,他会履行。’他对她,只是承诺吗?

一直隐在黑暗之中看她的兖凤鸣,深蹙着眉,对正午时他对她激烈的行为,他有些愧意,尘儿为他,付出的,的确太多了。

深深一叹,尘儿已然醉倒,他从树丛中跳出,横抱起她,进了席暖阁。

青木从清风园外赶回时,兖凤鸣已经回到了沉香园,已经换好了夜行衣。

两人离开清风园,赶到安南县北的一家客栈,已经是过了亥时。

三楼天字一号房间的灯忽明忽灭,蓝月寒接到兖凤鸣的邀请,只用了一个时辰便从飞剑门赶到了安南县。

兖凤鸣递给蓝月寒,他照抄得慕容花末写得后半段词,蓝月寒看完后,惊喜交集。

“不知瑞王从何而得?”

“无意所得,邀请蓝少主来,也只是抱着侥幸试上一试,不知,这句,是否满意?”

兖凤鸣飞鸽传书给蓝月寒前,想过是否和慕容花末商量一下,可,担心蓝月寒知道是谁所做,生出些是非,最后还是决定隐瞒此事。

若是真合蓝月寒的心思,不知里面还有什么深层的意义?

看蓝月寒由惊讶到欣喜神情,怕是这句词,他真地满意?

“不错,正合我意。当初只说能完满此词的人,便可开出条件,虽此词不是王爷所做,但既然您是第一人,在下还是要遵守诺言。请问瑞王想让在下做什么?”

得到了蓝月寒的肯定,兖凤鸣思忖片刻便道,“风城主找过你,就是他所求之事。”

“好!”

蓝月寒回答的相当痛快,从袖中取出一支嵌金的青玉短笛,兖凤鸣知道,那是能召唤他出现的魔音之笛!

“有什么事?吹响它,我自会前来相见,至于太子嫁祸夜落那件事,解决后,我会传信给你。”

兖凤鸣点点头,青木心中雀跃,但神色未变,没在袖中的手微颤着,但见蓝月寒一转身,一声“告辞”便没了踪影。

兖凤鸣转过身,看向青木,“魔影那儿怎么说?”

“尘儿姑娘这两日没有出过园子,大多时间都在风驻亭饮酒。”

“嗯!明日起,让魔影不用跟了,本王有其他事情需要他去办!”

“是!”

“蚀骨,你知道是用什么提炼而成得毒物吗?”

青木沉吟道,“是用沙漠毒虫喂成的十年雪貂的血,提炼的毒物,因为雪貂只能在极寒之地生存,只有北蛮才能饲养这种貂。”

“本王早年在郦国为质,也被罚到在北蛮做苦力是便听郦子玄说过,三年前他母亲梅妃就是被人下了此毒而死得,此事后,北蛮从那时便没有人再养过那种貂。”

青木微惊,原来郦国三皇子王爷认识?难怪郦皇和皇后之间的一些秘事,他会知道。曾为质子的辛酸往事,王爷从来不提,今日突然提及,难道尘儿和蚀骨有什么渊源?

尘儿是郦国人,他们都知道。但具体是什么背景?

“如今这种毒,应该除了在郦国几家大户手里会留存一些,还有就是少数异族部落因靠近北蛮会有了。本王之所以怀疑尘儿,因为尘儿曾经是郦国花满楼的大小姐。”

兖凤鸣手不自觉攥紧,看了眼震惊中的青木,他此时豁然明朗,梅儿的死,各种迹象看,不会是王爷宿敌所为,她只是伺候王爷起居的,性格极冷淡的丫鬟,被杀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无意撞见了什么,才引来杀身之祸。而王妃,凶手也不想她活,但直接下手,似有犹豫。

尘儿和蚀骨有关,而且对王妃,她定不会有好意。王爷疑心非常重,就算身边之人,他也不会轻易相信。所以让他过问魔影,但,魔影显然是做了证明,梅儿不是尘儿所杀,那会是谁呢?

兖凤鸣转身出了客栈,青木连忙追上,见他直接去了墨园,站在树荫下,盯着那扇虚掩的门!似犹豫了半晌,还是抬步想上前进去看一眼,却被青木在身后拽住。微愠之色漫上脸颊,转身,青木竖起了一根食指。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墨园西墙的位置,一条黑影极快的窜下,钻进了那扇门。兖凤鸣一惊,却在那条黑影转身掩上门的时候,看清,那是一张胖胖圆圆、却遮上了黑巾的脸,一双紫眸在昏灯下,非常醒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