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五十九、毒发

逃后 诩涵 1714 2011-12-14 10:25:11

  满庭芳迎来一位俊美男子,玉姨一见便直了眼,手上的帕子先挥了阵香风,堆着笑便上前来。男子一脸冰冷,巧身错开她搭上来的手,极快地窜上了二楼。

二楼朝东最里面的雅间,半掩着门,晴雨裳坐在软榻上,姿态淡然。

蓝月寒进来后,用掌力轻带上门,晴雨裳从榻上下来,半跪在地上,“属下见过少主。”

晴雨裳何时这么拘礼了?蓝月寒冷笑,平静的眸底敛着隐忍的杀意,秋儿来报,晴雨裳竟然对瑞王妃动了手。

“你知道我的来意?否则你怕什么?”

“少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属下不知?”晴雨裳依旧强辩,她杀了那么多人都没有事,所以更加目中无人,肆无忌惮。

“连一个十三岁的丫头都不放过,你真如春儿所说,是飞剑门养得狼崽子。”

晴雨裳蠕了蠕嘴唇,没有出声,但见蓝月寒怒极,竟有些微妙的得意。

“你刺了一刀便将她推进河里,怕事迹败露,竟然连春儿都杀,秋儿、冬儿赶去时,若非认定你惯用的手法,和被你遗落的绿玉珠串,她们不敢咬定你便是那个要杀慕容花末的人,没想到,放任你出飞剑门自由,竟然如此心思歹毒,因为她是紫眸吗?是不是,这天下所有的紫眸女人,你要赶尽杀绝?”

“她与你是什么关系,以往我杀了不少,你都视若无睹,怎么换成她,你倒在意起来,跑到这种从不涉足的地方兴师问罪,莫不是你和那瑞王一样,都喜欢十四岁的雏儿!”

“啪——。”

只感觉蓝月寒袖袍带起一阵风,晴雨裳莹白的脸上五根血红的指印,身体也随着被扇倒在地,她先是一怔,而后笑出了声,一边的唇角翘着,是清晰的嘲讽。

“你竟然打我?哈哈!那么,那个丫头必需死!”

“我说过,不要再犯,可你好像没有记性,且还变本加厉,连春儿你都敢杀,你是不是咬定了,我不会动你?”

蓝月寒咬牙切齿,晴雨裳忽然怕了,十年前,听天目残雪说,蓝月寒命定之人,是个紫眸的女子,后来被蓝月寒拒绝后,她带着怨愤对凡是自己所见的紫眸女人,开始了杀戮。

瑞王妃也是紫眸,她犹豫过,却因为无意在蓬莱居,看见蓝月寒对她笑,而决定了杀意。

飞剑门堂主来找,蓝月寒启程往天慕山去,没想半路,接到春儿被晴雨裳杀掉的消息。

这个女人,实在太疯狂了。他绝对相信,她说那个丫头必须得死,意味着什么。

他已经忍到极限了!

晴雨裳意识到危险,爬起来就往窗的位置跑,蓝月寒做了决定,丝毫没有留情,手轻轻一抓,晴雨裳象被吸住般,退回到他身边,“蓝月寒,饶了我这次,我以后不会了。”

“错了,就要为自己的错付出代价,你早就,不可饶恕了。”

晴雨裳一声惊叫,蓝月寒右掌散出一团白色的烟雾,向着晴雨裳的天灵处,轻轻一拍,而后,随后两根琵琶骨,传来清脆的碎裂声。

“啊——。”

晴雨裳大喊,但浑身的力气被抽离的痛感马上传来,她知道,她的武功已经尽废。而且以后,也不可能再练了。

“留你一条命,去尝尝什么叫做痛苦!”

蓝月寒在收手的那刻,有一瞬的踯躅,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总有一丝的不忍,可他终于下手的那刹,他并不后悔。

见晴雨裳无力瘫倒,蓝月寒冷哼一声,没有丝毫留恋转身推开了门。

此时窗外一个黑影闪过,脸上带着一些希翼的神采,原来,那具同慕容花末一样穿着白衣的尸体竟是飞剑门的人,那么,慕容花末也许没有死。

若是没死,那她会在哪儿?青木飞走在檐壁之上,神思之中,已经远离了满庭芳,快近流岚舞坊时,一个白衣男子挡在他前方,心下不由一紧。

更鼓一慢两快的声音敲响,瑞王府一片异样的沉寂,宁远、苏慕、和亦柔,焦急得站在兖凤鸣寝房的门口,大家都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寝房内兖凤鸣安静的睡着,脸色青黑。明日就是祺王迎娶郦国公主的日子,如此,瑞王如何能参加,慕情的毒发,即使能醒来,也需七日时间。

“青公子来了!”

竹园外的侍卫轻声传报过来,宁远用袖子抹掉汗,平日一身青衣的青木着着夜行衣,神情忧虑,兖凤锦告诉他瑞王毒发时,他是一路提着真气赶来的。

兖凤锦随其身后,青木已经进了瑞王的寝房。

宁远几个人都回头给祺王行了礼,祺王扶起宁远的时候,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肩,他知道,祺王的意思是,满庭芳已经着火了。

花街最豪华的青楼之一,满庭芳,仅一把火,便结束了它八年的辉煌,附近的茶楼妓院的客人们,大多都热闹的探出头,有的幸灾乐祸,也有遗憾的。

在众多伸着脑袋的观望者中,其中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刘海被剪成了短短的、齐刷刷的,一双葡萄紫的眸半眯着,为什么不是倚红楼着火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