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五十四、指婚

逃后 诩涵 2071 2011-12-14 10:25:11

  兖都瑞王府竹园——听风居。

兖凤鸣醒来,离慕容花末事发,已过了两天。

梅儿死了,剩下兰儿、竹儿、菊儿三个大丫鬟,伺候兖凤鸣,竹儿伺候在他身边时间最长,见王爷醒了,高兴地叫了起来,马上,兰儿提着热水进来,身后跟着菊儿端着茶。

无心师傅正在西厢摆弄草药,听见竹儿的叫声,连忙出来,进到王爷的内室。见到兖凤鸣,先行了礼。

兖凤鸣看见无心,脸色微微变了变,“无心师傅,青木呢?”

无心师傅奇怪的看他一眼,笑了,“听锦说是,小王妃偷跑了,青木去追了。”

无心笑话一样说得轻松,兖凤鸣脸色难看起来,菊儿这时刚好递过去一杯漱口的茶,兖凤鸣心不在焉地去接,竟没有接稳,哗啦——,掉碎在地上。兖凤鸣登时烦躁的挥了挥手,“你们三个先出去!”

三人都看了看地面上茶盏的渣滓,竹儿偷瞟了瑞王一眼,颔首先出了去,兰儿菊儿连忙尾随到她身后。

临到门口,竹儿咬了咬唇,几日前出门,听到碎嘴的议论,瑞王极宠刚娶得小王妃,以为是市井胡传,不可信。如今看来,是有些意思。

内室留下的无心师傅,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颗透明的药丸,递了过去。

“这是冰蚕莲子,才从蓟国得来的,能控制子蛊复苏,此次王爷晕倒,是因为体内的子蛊复苏。昏迷了三日,虽无大碍,但王爷也知道,促发了子蛊,母蛊也会受到影响。”

无心说罢,兖凤鸣只“嗯”了一声,接过那颗冰蚕莲子,便直接放进嘴里。无心抿唇不再多言,转身走到一旁的桌前,看着一直温着的药,还汩汩的冒着热气,心下一叹。

不由自主,情难自禁,有些缘分,来了,便挥不走,抹不开,放不下,难自控。王爷,是动了男女之情了么?

正出着神,王府管家宁远和管事苏慕两人过来请安,兖凤鸣换来兰儿换衣裳,无心连忙将温着的药倒进碗里,看着他喝完,便退离听风居。

宁远看见无心,上前低声问了几句,苏慕径直便进去了。

兖凤鸣仍半躺在榻上,身后垫着软垫,身上只着着亵衣裤,领口敞开,隐约能看见精致的锁骨。苏慕忍不住羡慕地多看了两眼。

“王爷,府库的现银全部运出。”

“嗯!”

“满庭芳上半年的收入一共是三万三千六百七十九两纹银。”

“嗯!”

“徽州靖王(辰逸远)昨日派人呈上来上半年分散各地商会、茶楼、银庄、金铺,汇总的银票数量已达五千万两黄金。”

“嗯!”

“这些年收入汇总起来,按照王爷您先前的估计还要多出三分之一。”

“嗯!”

兖凤鸣光嗯不发表意见,蹙着眉心,许是刚醒来,还带着长睡的倦怠,苏慕想起和祺王同去平河所见的事,不由冒出了汗。

“风云那里的亟需,安排的如何?”

“按照王爷的意思,都妥了。”

“嗯!”

苏慕本跟着瑞王去文洲,却刚到仙女湖便被宁远传信召回,苏慕知道大事恐要提前,王府资金的出入全部由他经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个道理他自是明白,只是遗憾没有见着文洲的美女,留了点遗憾。

兖凤锦自是了解他,瞥见他近日清减了许多,慢悠悠安抚道,“你辛苦了!”

苏慕不好意思挠挠头,兖凤鸣抬手抚了抚下巴,“在付罡那里,有多少我们存入的财物?那些,都兑换成现银吧!”

苏慕早有准备,有不少,他都算过。眼下都兑换成现银的话,付罡惨了,付家哪有那么多现银,而且太子已经开始着手登基,没钱,如何供给付毅欲将杀过来的二十万兵力,另外还有各方面势力。还是王爷厉害,未雨绸缪,早几年便计划到今天了。

苏慕应声“是!”,宁远这时进来,他听到了王爷对苏慕说得,看来,王爷准备将起事提前。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吧!这孩子,真是命苦!生在皇家,却还不如一个普通市井夫妻的孩子,从出生,便被下毒谋害,之后又沦落为质,被惩发配到北蛮,瑶妃好不容易把他换回来,又被皇后下了蛊。

瞥见宁远,兖凤鸣提了几分精神,唇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宁远,李川当王府护卫统领有多久了?”

“回王爷,有十年了,他十二岁那年,被您从花街捡回来,当时,还有莫离兄弟二人,您说他们长得顺眼,后来,属下给他们寻了师傅,进了王府做了护卫。”

“哦!他是不是还没有婚配?”

“嘿嘿,李川怕女人,这个护卫们都知道,王爷这是?”苏慕忍不住插嘴,兖凤鸣眼睛一亮。怕女人?

宁远知道王爷伤了李川,只是,怎么关心起人家的婚姻大事了,斜眼瞪了苏慕一眼,王府最八卦的就是他,无怪王爷给他找那么多事做,就是为了让他少说话,多做事。

“听说,王府香雪园负责收拾的佩环姑娘是前京兆尹柯战亭的独孙女。”

宁远一听,那丫头谁不知道是王府最厉害的丫鬟,她家世极好,爹爹还是将军,可最终被皇后陷害,只剩这一个独苗,差点被卖到青楼,被王爷给买了回来。

因为她一身功夫,王爷是打算让她伺候王妃的,这会儿?

“唉呀!王爷,万万不可,别的女子倒罢了,那佩环姑娘。”宁远急了,从小看着李川长大,那小伙子一根筋,十分老实,哪受的了那么泼辣的姑娘。

“哦?本王记得,那丫头长得不错啊!”

“没说她不漂亮,倒是个美人坯子,只是那性格?”

苏慕这时挠了挠头,也有点急了,李川是个好兄弟啊!“王爷,李川最怕的就是她,可别乱点鸳鸯谱啊!”

“哦?就这么定了,你们下去吧!把这好消息告诉李川,还有,三天后,就给他们成亲。”

宁远抹着汗,知道说啥也没用了,佝偻着剜了苏慕一眼,两人刚退出去,听见兖凤鸣又补了一句,“苏慕,让尘儿姑娘去别院修养一段时间。”

“是,王爷,卑职这就去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