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五十七、巧遇

逃后 诩涵 1560 2011-12-14 10:25:11

  兖都临长亭湖花街最西头的位置——怡红楼,此时灯笼高挂,红色的丝绸面儿,里面旋转着工笔描出来的香艳画儿,把兖都的夜浮上一笔奢靡。

怡红楼后院的倚翠阁里,一个大约双十年纪的美貌女子,此时坐在镂花红木椅上,一手端着茶,一手来回在比划着兰花指。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涂着厚厚香粉的倚红楼的老鸨子领了个丫头进来,十三四岁的样子,留着长长的刘海,连眼睛都遮得结实,美貌女子抬眼看过来,不悦地哼了一声。

“她就是嬷嬷找来的舞姬?”

嬷嬷先是将丫头使劲一推,听见女子问话,讨好的一张脸堆出笑容,“倚翠姑娘,昨儿个方姑娘接了客,尚书府的公子可瞧得紧,不能再和你去舞坊跳舞了,前几日刚好送来几个雏儿,我挑出来这个,跳舞着实不错,相信你会满意,就让她代方姑娘吧!”

“啧啧,既是嬷嬷挑得,倚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是这么说,口气却不善,老鸨子的脸色不如刚进来时的谄媚,嘴角抽出一丝冷。

“倚翠既是满意,就赶紧的带回舞坊吧!我这就差人给叫辆车。”倚翠横了眼老鸨子,站起身,拽着丫头就往外走。

淡淡的夜风随来一声冷嗤,“还不是个千人尝,万人枕的妓子,陪太子玩了几次,就尾巴翘上天了,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倚翠秀脸暗青,握紧的手狠狠一捏,被抓得丫头生疼的“哎哟”一声,她冷眼睨着,气儿没打一处来,“叫什么叫,只当是碰着狗了呢!”

叫唤的丫头咬咬唇,没出声,倚翠心里痛恨,妓子一旦做过,一生便和肮脏为伍了。回头瞪了眼原来没少打过她的老鸨子,加快脚步,从侧门奔了出去。

想是老鸨子只是嘴上说,车根本就没去叫,倚翠更加恼了,丢开丫头的手边扇到脸上,“若非接你这贱蹄子,还用受这些个闲气,好好跟着,若是跑了,打断你的腿。”

丫头仍旧低着头,看不出所以,倚翠又踢了一脚,心里算舒坦了些,转过身便疾步朝东。倚红楼是兖都最有名的青楼之一,与之齐名的是斜对面朝东的满庭芳,此刻和倚红楼一样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倚翠经过,被满庭芳的老鸨子(夜落的玉姨,在满庭芳都叫她芳姨)给叫住了。

“哟,这不是舞仙子倚翠姑娘吗?怎么出个门连车都不叫,华姑子(倚红楼的老鸨子)也太寒碜了,不给楼里的丫头讨脸子。”

倚翠顿住了脚,扭头笑过去,和适才打人时的嘴脸截然不同,“本是叫了,等不及了,反正舞坊离前面不远,走几步无妨,倒是可巧碰上芳姨,几天没见您了,还真想得慌。”

芳姨扭着腰走近,看了眼跟在她身后不起眼的丫头,“既是想,就多来坐坐,晚上闹腾,白天可无趣的紧,从你跟了琴公子,咱们这些人就难能看到你的舞了,唉!。”

“是芳姨忙,不是倚翠没闲着,舞坊您若想去,谁还敢拦您,不过这几日宫里有派遣,要编排个舞为皇上宴请众臣,过几日,等这事儿了了,倚翠过来扰芳姨!”

倚翠话说完,身后的丫头咳了一声,芳姨瞥了一眼,吃了一惊,被刘海遮得严严实实的眼睛,竟是紫色,好漂亮的紫色,听尘儿说过,瑞王的王妃是长着紫眼的。

倚翠没有注意到芳姨的神色,见来往的客人多了,不好打搅,便直接要告辞了,没有扭头便急着走,不小心撞上一个妙龄女子,带着面纱看得不真切,眸子里满是焦虑悲伤,微微愣了愣,不像是满庭芳的姑娘,怎么往这儿来了?扁扁嘴,有什么好想得,回头又看看芳姨已经开始忙开了,便径直离去。

带面纱的女子实际就是来找玉姨的尘儿,而玉姨在外的身份,便是满庭芳的老鸨子。尘儿的到来,让玉姨面露不悦,暗示她到三楼去等她之后,招呼完客人,便上了楼。

推开三楼云居的门,尘儿已经哭成了泪人。芳姨十分吃惊,这样的尘儿她是头一回见。挥手将门赶紧带上,拧着眉问道,“出了什么事?”

再说倚翠已带着身后的丫头进了舞坊的前院,看见正中的亭子一个红衣男子正在抚琴,脸上露出女儿家的痴态,亭中搁着几盏琉璃灯,散着淡淡的光晕如轻烟,将男子清丽的面容笼着,恍如在瑶池仙境独自沉醉的谪仙,倚翠身后的丫头忍不住抬起头,捋开刘海,却在男子陶醉音律之中偶然抬头的瞬间,怔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