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十一、过血

逃后 诩涵 1688 2011-12-14 10:25:11

  兖凤锦的大婚,本是举国瞩目的喜事,却在瑞王危在旦夕、皇上闻后旧疾突发的阴影下,少了众人的捧场而显得冷清,坐在新房苦等兖凤锦一夜的郦子倩,气得将盖头自己掀掉,将侍候的丫鬟仆子召了来,狠狠教训了一顿。

待在裕华宫陪着皇上的兖凤锦,听到消息后,淡淡笑了笑,郦子倩爱怎样便怎样吧!本就是权宜之计才娶得她,既然给不了她什么,只有放任她了。

裕华宫的殿门自兖啸阳被软禁,总是关着,常年病榻,似将兖啸阳抽干了水分,瘦骨嶙峋地卧在床上,仿佛一阵风都能将他刮走了。

“锦,鸣儿醒了吗?”

听到兖啸阳的声音,兖凤锦精神一振,转头便接过刘全递来的药碗,“父皇醒了,先把药喝了吧!”

他这么昏迷,灌进去的药,大多又吐出来,刘全和祺王两人一旁候着,心急如焚。

“鸣儿怎样了?”

兖啸阳推开药碗,虽然两颊陷地厉害,眸光仍然清明,兖凤锦呼了口气,“七哥每次毒发,醒来总需些时日,儿臣来之前........还没有什么意识。”

话落,兖啸阳支着身子想坐起来,刘全赶忙上前扶住,兖凤锦坐在一旁,垂着眼睑,有些哀伤。

“这个孩子吃了太多的苦了,若不是父皇无能,他……”

“父皇,别想太多了,七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打断兖啸阳的话,心绪有些激动的兖啸阳平静下来,面对凤锦坚定的目光,他伸出手指了指药碗。刘全低着头,眼角瞥着兖凤锦,唇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个从小便被皇后赶出皇宫在别院惨淡度日,连婢子都欺负的皇子,自九岁被兖凤鸣带走,如今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懦弱。

他能忠诚守候在凤鸣身边,同他进退,万事以他为大,这份胸襟和宽厚,让人感动不已。若是大业能成,对兖国将是怎样的一种幸事。

兖啸阳喝完药,想起本是兖凤锦大婚的日子,便急着把他挥退,要他赶紧回府,兖凤锦尴尬地笑了笑,便躬身行礼,听话的离开了。

刘全送至门口,哈着腰恭敬的说道,“祺王放心,皇上,老奴会好好照顾。”

兖凤锦回之一笑,裕华宫的看守果然布置得严密,心下有了数,便急忙出宫,门口已经备好了车,他轻身一跃,冲着赶车人喊道,“回府!”

出了宣武门,赶车的人回头,兖凤锦低声道,“东西带出来了?”

“王爷放心,换了个假的在宣政殿,真的已经搁在车上的夹层下面。”赶车人是跟在刘公公身边多年的吉祥,一直暗中帮皇上传递消息,早上刘公公传出消息,让祺王进宫,为的就是把玉玺给他带给瑞王,瑞王有了这个,便等于有了皇上的传位诏书。

辛辛苦苦从宣政殿给偷出来,没想,七哥........。

瑞王府竹园,兖凤鸣安静地躺在床榻上,青木守在一旁,肃然中夹带着忧伤。

无心师傅傍晚说有事突然离开,已经过了是个时辰还没回来,再过半柱香,应该会出现抽搐的症状,那种浑身骨骼如同被缩小的疼痛,瑞王这次也不知是否能捱过去。师傅说去给他弄些镇痛的药,再晚一些,喝了镇痛的药也没用了。

“徒儿!”

刚惦记着,无心突然出现,身后跟着一个包得严实、身形瘦消的小个子。青木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刚想埋怨师傅怎么随便带人来王府,无心急道,“青木出去候着,来不及了,要赶紧给王爷镇痛。”

“徒儿留在这儿帮手!”

“不用!”无心有些不耐,瞪了青木一眼,青木奇怪,更加不愿意了。无心指了指身后的人,“这位是游方的高人,懂得镇痛之法,师傅好不容易给请来的,但人家疗伤有规矩。你也知道,这技艺不能随便被人学了去,所以你要回避。”

“那师傅....”

“青木,你是不相信为师吗?”

无心声音拔高了许多,宁静的夜里,听着十分尖锐,不远守着竹园的护卫看过来,青木不放心的看了看床上的人,低着头,出了去,无心上前掩紧门。

小个子从进来,始终盯着床上的人,被黑纱蒙着的眼睛,氤氲着蒙蒙水汽。

无心转身,看到此景,叹了口气,随后小个子淡淡道,“开始吧!”

无心桌上找来一个碗,小个子掏出一把极薄的小刀,将兖凤鸣的手腕割破,再把自己的手腕割破,伤口流出得血被无心用碗接住,小个子极仔细地观察两种血液在碗里的融合情况,良久后,冲无心点了点头。

无心的神情反而凝重了,眸中闪过一抹心疼。小个子似了然,摇摇头,指了指床上的人,在把手放在心口,这是在告诉无心,“他一定会好的,我也不会有事!”

青木在门外站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推开瑞王内室的门,只有师傅在里面,正想问昨夜同来的那个人去了哪儿,床上的人哼了一声,动了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