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十三、隐瞒

逃后 诩涵 1780 2011-12-14 10:25:11

  来人是安荣,风清澈连忙迎出去,慕容花末则躲在房里。

风清澈换回男装,在流岚舞坊是知名的琴师。慕容花末想,在文洲他女装扮花魁,回到京都又变身成琴师,在祺王面前称兄道弟,在瑞王面前毫不拘谨。想必不是一般的身份。

他说带她去风城?慕容花末扁扁嘴。难道和风城有关系?独立于三国之外的风城,地理位置在徽州以南,邻接蓟国。以稀有的药材和丰富的金矿闻名天下。

哦!在兖国地盘上,与蓟国邻接,但相隔毒瘴山,难怪,要和兖国搞好关系了。

莫非,这澈是风城的什么重要人物,一定是的。

安荣只在院外和风清澈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风清澈客气的送走他,返回房内,对着还在发愣的慕容花末,说道,“我出去一下,你无事不要随便出去,如今外面乱。”

慕容花末挥挥手,“去吧!去吧!”

风清澈走出门,愣住了,而慕容花末也觉得哪里不对劲,怎么方才两人的举止,那么象一对夫妻。于是一个打个冷颤,另一个眼角抽了抽,一个开门看过去,一个扭身看过来,两人都讪讪的笑了笑,同时撇开脸。

此时瑞王府,因瑞王醒来的消息要保密,竹园设置了重重防护,皇后和兖凤翔各派人过来瞧了,亲眼见了瑞王,都假惺惺的惋惜了一下,带了主子几句不痛不痒安抚的话,便回去复命了。

兖凤鸣安静的躺在床上,几日下来,人又瘦了些,莹白的肤色在透过窗棂的阳光照射下,如绝品白玉一样清透,苏慕低着头进来,战兢兢的看了一眼,而后跪在地上,“王爷,青木.........!”

“违抗王令,护主不力,鞭笞五十。”

兖凤鸣闭着眼睛始终不睁开,语速很慢声音沙哑如呓语很轻,苏慕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回过味儿来,宁远进了来,扑腾跪在地上。

“王爷,莫说五十鞭笞,就算三十都能要了命,王爷三思,王妃的事决不象表面上那样简单,何不查清事实,依据情节再定夺罪刑。”

苏慕一见宁远失态,亦匍匐磕下了头,“王爷,青木十年鞍前马后,伺奉您左右,王府大事小事,他一面担当,况,您的身体一直也是他在身边照顾。王爷,就算您不念及以往他的功绩。可如今,大事在前,成败就在这几天,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王爷,三思!”

“是啊!王爷,按青木所说,当时情急,所以支持了王妃的意见,才忤逆了您的命令。至于王妃的意外,他亦是被人落了毒,才被有心之人可乘之机,千错万错,青木不致用命去抵啊!还有,青木的身份并不一般,除了........。”

“好了,下午申时,府上全部的护卫集结在前院,宁远监刑。就说是本王毒发前留得话。”

兖凤鸣打断宁远的话,起伏的胸口显示着怒意和不耐。宁远还张着嘴,苏慕急得眼睛红了,可,他们知道,瑞王如此,便是下了决心。

两人一筹莫展,只好互相看了一眼,护卫在竹园外传话,“宁管家,尘儿姑娘在府门外,要求见王爷。”

兖凤鸣微蹙了蹙眉,缓缓睁开眼,“本王的事,除你们几人外,一盖不得泄露。尘儿想看,便让她进来看吧!苏慕,去流岚舞坊请澈公子,就说月骊姑娘晚上请他在富贵荣华小聚。”

苏慕和宁远一惊,月骊来了!

瑞王府大牢,无心师傅急忙赶来看青木,看见师傅过来,青木紧紧盯着,直到她走到铁门前。

“这些年,但凡王爷身边之人,看着王爷每次毒发的痛苦隐忍,都恨不能换成那个挨痛的是自己。慕情蛊十次毒发为限,就算大罗神仙也无法逆转,这次是第九次,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哪怕是错,师傅也不后悔。有些事,你只知道结果就好,其他就不要执着再问了!”

无心一语便堵住青木的好奇,瑞王的脉他把了,但没有告诉瑞王已经解了蛊毒,没想昨夜出现的那个小小的人,竟然服食过红桑和千年鳞甲蛇的血,如此,解慕情蛊只要通过置换他的血,便能痊愈。可后果呢?

青木还是试探的问道,“是换血?若用此法,抗受蛊毒之痛,命不久矣。只是,他出现得实在太巧了,难道是师傅?”

“不错,是师傅偶遇的一个人,机缘之下竟知道她的血能救瑞王,师傅情急之下,选择诓骗他,但命不久矣,此事,换血之人,并不知道。”

青木错愕地看向无心,他的师傅一向慈悲,会做这样的事,令人不可思议,但是为瑞王,换成他,他也会无所不用其极,毕竟,瑞王在他心中,比任何人的命都重要。

“其实,师傅不用介怀,此事换成徒弟,徒弟也会这样做。”

“可.......”

无心情绪微变,看了看青木,转移了意思,“这件事暂时瞒着,以后托个好的借口,在对瑞王说及此事。瑞王彻底康复,还需一段时间调养,你在他身边,好好照顾,师傅有事要出门一趟。”

“师傅!”

青木想师傅心里是不好受的,想安慰,又不知说什么,心下一叹,对着无心已经背向他的身影,淡淡道,“师傅一路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