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五十三、心伤

逃后 诩涵 1764 2011-12-14 10:25:11

  天蒙蒙亮,慕容花末睁开眼,浸泡在水里那么久,隔了夜才出现受寒的症状,浑身疼痛。她伸展了一下胳膊,不远躺着青木,面朝着她侧睡着,守在她身边一夜,想是天刚亮熬不住困意睡下了吧!其他护卫也似乎睡得香甜,慕容花末轻手轻脚爬了起来,腰间一块硬邦邦的东西抵了她一个晚上,是兖凤鸣送她的笛子。

原以为,半路王爷会派人过来接应,没想已过了一夜。想必是尘儿受了重伤,放不下,所以耽搁着。

也是,那个伴他十年、生死相依的尘儿。她哪能比呢?他说要相信他,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抛下了她!

甩甩头当做不再想,慕容花末把青木的袍子从身上扯下来,走到他身边,给他盖上,独自一人朝河边的方向走去。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

很突兀的声音,也很熟悉,透着不屑和森冷,慕容花末没来得及转头,背后便传来撕裂的刺痛。

这一刀积攒多少恨意,连临死前的挣扎都不肯给慕容花末多留几分,一下子眼前灰暗下来,只剩意识。肯定还会给第二刀的!她如是想着,似已经听到了刀尖划破空气的声音,闭上眼,等待,却不是预期那样,而是,一声清脆将逼近的利器给挑开了。

慕容花末转过身,眼前是一片模糊,手开始不断摸索,想远离那些声音,只走了三步,身子被一阵外力撞击,只听见“小心,不要!”的声音,她的身子嗵——地,全部没入水里.......

兖凤锦带着苏慕赶来接应时,被现场的血腥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到处是残肢,到处是漫流的鲜血,青木双目腥红跪在地上,旁边几个护卫遍体鳞伤。

青木怀里紧紧抱着的,是一具破败不堪的尸体。白色的裙装,被撕烂成一缕缕的,头皮整块翻露着,脸上血肉模糊,小腿只剩下森白的腿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完整的,是,被狼咬得。

兖凤锦脑海马上闪出一个想法,但马上他就摇了摇头,犹疑了片刻,似鼓了勇气才问道,“青木,出了什么事?王妃呢?”

苏慕见状,上前扒住青木。这才看见他的脸色煞白,他没想到,自己醒来,竟是这样惨烈的一幕。王妃遭遇到了狼群,随行的护卫大部被狼所伤杀,只剩下几人。

而王妃,在一堆尸体中间,那么醒目。

“青木,本王要杀了你。”

兖凤锦知道了七哥交代青木保护好王妃,可谁知王妃私做主张,青木为顾七哥竟也听从于她。若王妃无碍七哥会惩他,可王妃却横死。复杂的情感绞痛着兖凤锦,一时失去了理智般,他从腰间抽出剑,直接就横砍过去。

苏慕一惊,急忙拦住,边还喊着,“王爷,此事有蹊跷,青木为人,您也了解,现场有狼的尸体,护卫的尸体,但却还多出一些断肢。您不要冲动,查清事情原委,找出真凶,给王妃一个交代。”

兖凤锦哪里能听进去,推开苏慕,剑尖一挑,直逼跪着的青木,苏慕一急一慌,眼见兖凤锦就要刺到青木,直接跳到青木身边,横在他面前一挡。

噗——,剑尖刺入青木的胸口,苏慕被推开,青木硬生生迎上那一剑。

“卑职护主不利,理应受罚。”

因为苏慕的一挡,兖凤锦已收了几分剑势,看着一旁地上的‘慕容花末’,再看了看青木,兖凤锦背转过身闭上眼。一个是他暗恋到痛的丫头,一个是他肝胆相照的朋友,不论失去谁,都是心中的缺失,永远无法弥补。

苏慕说得对,只是,他需要静一静。还有七哥,他怎么办?他要想个办法。

青木深吸了口气,脑海里清晰着慕容花末一夜的睡姿,他守了她一夜,给她盖衣服,帮她捂脚。谁知在黎明前,一股异香扑鼻,没有防范........

醒来时,他看见一片狰狞的尸体,而中间那抹斑驳破碎的白,在晨光之中,带走了他的呼吸......

这是预谋,目标是王妃。

“青木,你说,七哥那儿怎么回?”

苏慕掏出一块布给青木止血,适才祺王反应过激了些,让他闻到一些味道,至于王爷也对王妃?青木摆摆手,自己捂着伤口,暗示他无碍。兖凤锦的问话,他比他更明白王爷对慕容花末的情愫。

低头想了想,“青木查清此事主导后,自去王府领罪,在此之前,务必不能将此事告诉王爷。”

“苏慕,可记住了?”

“可,王爷应该也会去查。”

“能瞒多久是多久,你也知道,七哥的身体。”

“那,王妃的尸身?”

兖凤鸣捏了捏拳头,眼底浮上湿润,似积攒了半天的力气,才低哑着嗓子说,“尸身,本王会处理。”

“还有两件遗物。”青木撇开脸,不看兖凤锦,从怀里掏出两样东西,给兖凤锦递过去。

兖凤锦盯着那两件东西,一只笛子,还有他的月牙儿玉佩,心中又一阵抽痛。接过便揣进怀里,见青木转身便要离开,在他身后淡淡嘱咐了一句,“昨天李川传末儿的话给七哥,催发了七哥体内的蛊,你师傅过去了,说子蛊有复苏迹象,抓紧时间办完事就回来,有任何发现,先去祺王府先找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