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十七、怀玉

逃后 诩涵 1347 2011-12-14 10:25:11

  “怎么样,想好了吗?”

一袭夜行黑衣轻装男子,伏在竹园丫鬟房的床上,一旁不以为然站着的,是竹儿。

男子轻笑着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凡沾身者,蚀骨化灰。”

“捻尘粉?”

竹儿来了兴趣,睨了眼白剑奇,男子挑起了眉。

“哦?百年前失传的东西,你也知道?”

“听说过,是巫族祭祀用得。”

“拿来杀人更合适!”

白剑奇轻笑,竹儿一把将瓷瓶夺入手中,男子的手伸向她的面颊,“怀玉,你很符合我的胃口!”

喃喃的声音透着冷意,却充满了蛊惑,竹儿撇开头,“告诉我含魄珠的下落。”

“呵呵!真有意思,天下谁不知,在郦皇手上。”

白剑奇贴近竹儿,嘴里散发的热气撩过耳际。竹儿眸色一暗。

“我们可以合作,但有个条件。”

“哦?说说看。”

“我要瑞王,我想他做我的男人,锁含魄珠的千年寒玉阁,我去帮你打开。”

“真伤心呢?不过,太子做了皇上,自是没有问题,可是瑞王活不了多久了呢?或者,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少废话。”

“呵呵!生气了?可是,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可是郦国重犯呢?”

话落,竹儿嗤笑,白剑奇又道,“若非你懂得开千年寒玉阁,怕是早身首异处,哥哥我如今找上你合作,是你的运气,太子要杀瑞王,这两个人谁都惹不起,你以为瑞王会屈服于你,别痴心妄想了。如今形势鹿死谁手还未见分晓,找到那三样宝贝,天下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就是一副皮囊吗?怀玉!”

竹儿有些气闷,但白剑奇所说也不无道理,代替真正的竹儿伺候瑞王两年,他并没多看一眼她,而最可恨的,那个小王妃似乎很得他的心,如果这样,她就更没有希望了,冷冰冰的表情稍显失落,“捻尘粉是要给太子吗?”

“既然从瑞王这儿得到了消息,你肯定要先潜入宫里,伺机行动,太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不如装作是我的人,先和他拉进关系,将捻尘粉给他,他自会信你。”

竹儿点点头,不再看白剑奇,聚魂玉她一直以为在瑞王府,没想查到最后,竟是被太子设计从兖皇手中夺走。不禁暗恼在瑞王府辛苦做了两年的丫鬟。

那点滴的情绪落入白剑奇眼中,他暧昧将手抚上竹儿的脸,随着几声呢哝软语,房屋内的灯被挑灭,陷入黑暗。

暗影处窥视着这一切的宁远目露寒意,竹儿的身份,原来如此!那文洲的燕娃,会是谁呢?

竹园挂在门楣处的灯笼泛着晕黄的光。宁远轻身离开,同暗处的影卫打了个手势,朝香雪园的方向走去。

住在瑞王府菊园芳华阁的亦柔,此时斜靠在美人靠上,一直跟随她左右的野狼,传来了晴雨裳的慕容花末,没想到王妃竟然没有死?而晴雨裳却彻底成了个废人。

摩挲着椅子的手扶,纤长的手上传来薄茧的刺感,抬起来细细看了看,唇角一丝嘲讽,作为麝月堂堂主的她为瑞王苦守徽州数年岁月,如今却为一个被他娶回的小丫头乱了心思,这份不甘和容忍如何能屈。

“晴雨裳那里,王爷应该会有安排,撤掉麝月堂跟踪的探子,你先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吧!”

“属下领命。”

野狼应完,准备退身下去,亦柔挥手叫住了他,“徽州那里,有什么动向?”

“回主子,靖王十万火风战骑军,已暗中由落霞郡主带出了徽州。”

“呵呵,王爷安排得真是天衣无缝。”

亦柔赞叹一句,野狼纳闷地看她一眼,若论及瑞王身边的女人,最懂瑞王的,怕只有他们堂主了。可瑞王,给她的,却只能是恩情。也许,彼此了解,反增了距离。

四更快至,谁能预想,这平静的夜里,东宫正谋划太子提前登基的戏码。而瑞王等这个时刻,也已经多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