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七十一、紫眸

逃后 诩涵 1225 2011-12-14 10:25:11

  “换了衣服,随我来。”还是那个十七八岁的公公,在月骊急急退出珠玑宫后,紧紧跟上了她,此时珠玑宫因皇上晕厥已经乱成一团。

跟着小公公转入一条廊道,月骊随便潜进一间房,出来时,便换成了一个宫人的样子。

公公斜瞟了一眼,头稍稍朝左一偏,月骊赶忙跟上。走到一股梅香扑鼻的地方,公公指了指一条石子小径,道,“过了这条廊道,前面是梅园,穿过梅园,就是玄清门,我只能带你到这儿,你径直朝前左拐,王爷一会就过来。”

月骊点点头,那公公赶忙离开,月骊转身少顷便没入前方的梅园。

未入花开时节,却已有大半已经开了,梅香浓郁,沁人心脾。月骊顺手折了枝,才慢慢舒了口气,适才将真正的皇上用障眼法换走,她一直是紧张着的。

“求求你,不要,不要杀他,他才两岁,不要…….。”

哀鸣般的乞求声,在过于寂寥的梅园突然出现,被月骊听见,连忙循声跑过去,到地一看,一个纤弱秀丽的女子正死死搂着一个孩子,跪在地上求饶。

站在她对面的女子,蒙面身着绿色宫装,对妇人的苦求无动于衷,手中的剑轻轻一挑,那妇人怀中的孩子被刺中胸口,妇人顷刻煞白了脸,月骊心一惊,一个飞身,劈出一掌,震退那行凶女子几步。

被震退的女子,微愕着半眯着眼睨过来,眸色竟是罕见的葡萄紫。

“啊!我的孩子,坤儿.......。”

正为那罕见的眸色怔愣的月骊,听见妇人的心慌的叫喊,从腰中抽出一柄长剑,那行凶女子一看,拧了拧眉,转身便跑。

在皇宫碰上这样的意外,月骊不想多事,见那人跑了,便转身看向孩子。孩子的脸色惨白,胸口那一剑,不知是否还有救,那妇人应该是孩子的母亲,被孩子孱弱的呼吸,已吓得魂不附体。

月骊想搀扶起她,刚刚蹲下身子,身后突然传来叱喝的声音,“出了什么事?”

原来是瑞王,月骊转过身,“刚才一个蒙面女子,想要杀这妇人孩子,可惜我晚了一步,孩子被刺穿了胸,不知还有没有救?”

“他不会死的,坤儿不会死的,你胡说,一定有救,一定有救........”

妇人抱着气若游丝的孩子,神智开始涣散,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兖凤鸣蹙眉呼了口气,满是阴鸷之色,身后一直跟着的青木越前到妇人身边,点向她的昏穴。月骊疑惑的看了一眼瑞王,转身抱起那个血泊中的孩子。

“先离开这里再说!”

瑞王沉声命令,到月骊跟前把孩子抱了过去,几人没再耽误,朝玄清门方向飞奔而去。门外早已等着的风清澈,已经先一步等在那里。

而一直等在东郊别院的慕容花末,几番思忖之后,背上了包,离开了别院,而就在她离开后,被派跟踪保护她的影卫——红影,却没有跟上,而是回到她的房间里,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咽入嘴里。

乱成一团的珠玑宫,在皇上被太医宣布已经油尽灯枯后,归于平静。

当晚,兖宫传出沉沉的钟声,兖帝兖啸阳,薨。

以付稼轩为首百官立时,至正德殿前,拥立太子兖凤翔登基理朝。

就这样,计划长达十年的弑君篡位,执掌兖国的付家一党,终于毫无悬念的实现了夺位。

然而就在兖凤翔准备以不臣之心发出征讨瑞王檄文时,禁军统领宇文成急入裕华宫告禀,瑞王、祺王连同两府数百于人,不知所踪!

正在为太子妃和皇子兖玉坤不见而惩治宫人的付茹萍,登时昏倒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