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七十五、柔溺

逃后 诩涵 2123 2011-12-14 10:25:11

  这次手术,慕容花末无不担忧,因为条件太差,消毒、止血等等全部依靠草药,若非练云伤势并不重,且自身身体素质撑着,她也不敢操刀。

总算在两个时辰后,完成了,为了避免感染发生意外,慕容花末和青木都守在了练云的身旁。青木再次见她,心中激动,话也多了起来。

“把伤口缝合,这个方法不错。”

“若是有羊肠线缝合,能和肉长为一体,不用拆线,更好。”

“羊肠线?”

“嗯!用羊的小肠粘膜下层制成的一种线。”

“若是这样,蛟鱼的筋也可以。”

“蛟鱼筋?”蛟鱼?慕容花末没听说过!

“嗯!只有兖国才有的鱼,听说生长在蓟国与风城交接毒瘴谷的深潭里,早些年在郦国北蛮生活的巫族,曾经大量捕捉过,巫族灭族后,就没有人敢去那儿了。”

“为什么只有巫族敢去毒瘴谷?”

“巫族人的妖术,通过毒瘴谷的毒瘴能做到毫发无伤,我听师傅说的?但过了五百年,巫族人没有存活,自然那里就没有人能再去。”

青木所说,无疑是对虚无的一种认定,慕容花末鸡冻了,联想到自己的穿越,附身在关灵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身上。是不是和妖术有关?

慕容花末接着想问,青木眉毛一皱,看向床上的练云。

“云将军醒了!”

床上的练云微微呻吟了一声,落后的麻药技术,他还需忍受非常的疼痛,慕容花末拍拍手,“我去药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镇痛的。”

青木点点头,手附上练云的脉搏,微微朝慕容花末一笑,“看来,他挺过去了,已经过了五个时辰了,没有发热。”

慕容花末伸个懒腰站起身,朝帐外走去,见练风一直站在门口,扭头指着练云道,“他挺过去了,但是腿骨受损,复原后要向彻底恢复,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他的腿真的可以完全恢复?”

练风有些兴奋,手术他全程观摩,这个王妃,用刀、针、剪子不断在练云的肉里翻来翻去,看得他有些发怵,可是,保住了练云的腿!

慕容花末咧嘴笑笑,练风感激地看她一眼,冲进大帐。

走出大帐,秋夜的凉意,沁入皮肤,引来不自主的冷颤,慕容花末缩了缩脖子,低头朝药方的方向走去。

兖凤鸣一动不动站在不远,听说练云的事,得到红影的消息,于是他赶来了,如东郊别院那样的竹林阵,和无数的毒蛇盘踞。竟然还是困不住她,想起在文洲,曾怀疑过得那个身影.........

如青木所说,她为他连性命不顾,几次三番想要逃离他,没有理由是因为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但,红影被都落毒,东郊别院所有人,都没有发觉她离开。普通的人,根本无法做到。即便肯定对他无害,却令人平生些不清不楚的猜忌,让他烦躁。

这个丫头,他很喜欢,甚至更多,可,她谜一样的存在,让他不安。

“属下参见王爷!”

听见兵士的声音,慕容花末扭头看过来,兖凤鸣穿着银色的盔甲,束着简单的发髻,右手环着盔帽,挺拔地站着,看上去多了些冷硬的男子气。

没有多想,高兴地跑上前去,兵士被兖凤鸣挥退,慕容花末直接便扑了过去,“不是在东门指挥铁骑吗?过来看练云的?”

“不是叫你好好待在别院的。”

兖凤鸣想推开慕容花末,她反倒八爪鱼一样缠上来,“整日待着,不比凑活做个军医了。”实际是想他,偏就说不出来。兖凤鸣微有些恼,“没想竹林阵,加上那么多蛇,也没困住你!”

“酒精和雄黄,混合在一起,蛇只要闻到那气味便会避而远之,至于那什么阵,也没多复杂啊!虽然我不会布阵,但解阵,倒玩过一些游戏,稍懂一点!你不是说聪明嘛!”

兖凤鸣皱皱眉,慕容花末说得不是没道理,又不是见识过她的能力,如她所说,他苦心设计的东郊别院,和一般的地方没两样。唉!确是聪明。

“担心本王么?”

慕容花末不说,抬头看他,几日不见,皮肤黑了些,手抚上他的面颊,“等大事之后,给你做皮肤护理。保你舒适享受,妙不可言。”

暖呼呼的手,留着淡淡药香,兖凤鸣没想她也会不好意思,揶揄道,“先给你自己做做,你比在文洲,可瘦多了,更难看了。”

“这不更能衬出你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丑丫头!”

“烂桃花!”两人一来一去,似在拌嘴,声音柔的却都能掐出水,兖凤鸣情不自禁环紧她,低低叹了口气,“累不累!”

“我不累,你呢?要不,帮你放松一下!”

“怎么放松?”

“来!”

拉着兖凤鸣,慕容花末一路往大帐旁的一块空地走去,那儿有个斜坡,坐在那儿能看见最完整的月色,“我唱首歌给你听!你闭上眼睛。”

兖凤鸣照做,被慕容花末拉坐在草地上,她跪在他身后,手轻轻放在他额上,没做过粗活的手,极软极嫩,揉下去,如羽毛轻拂在面上,兖凤鸣勾起唇角,随后听见,慕容花末那奇怪的歌声。

“我等着你回来,我想着你回来,等你回来,让我开怀,等你回来,免我关怀,你为什么不回来,我要等你回来,还不回来,春光不再,还不回来,热泪满腮,梁上燕子已回来,庭前春花为你开。”

虽词听着雷人,调子更加震撼,兖凤鸣听着却受用极了,这歌,唱给他听就好。慕容花末自是不知兖凤鸣此刻的心境,只是信手拈来原来泡吧时听记得比较全得曲子,甜美,略带点撩拨的性感,声音轻到在寂夜如一番唔哝软语般,兖凤鸣反复听了几遍,竟也靠着她缓缓的睡去。

“王爷!你知道吗?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另外一个时空。你看见的这副身体,并不是我的,但我要依附它好好的生活下去。因为和你在一起,在这个世界里,是件幸福的事。”

兖凤鸣半梦半醒,慕容花末手勾着他黑缎般的发丝,面露罕见的恬淡温柔,她想等到两人之间没有任何阻力的那天,他和她能把过去的经历,当故事一样闲话,没有遗憾,没有沉重,只是全部能放下的回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