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十五、月骊

逃后 诩涵 1512 2011-12-14 10:25:11

  富贵荣华,京都最有名气的茶楼,此时门庭若市、人声鼎沸。

而三楼的上宾房,最里间的圆桌旁坐着得一人,身上经久不散的阴寒之气,使得周围的空气如冷凝了般!

无影听闻王爷毒发,助吴默山处理妥当了所有安排后,马不停蹄赶回了京都,正巧碰上王爷醒来,心中欣喜不已。

后也得知,王爷毒发,源因王妃。

调令好齐集的影卫后,他根据青木所查,探明了王妃自平河后被人救起,但身藏何处,尚不清楚。

于是兖凤鸣利用青木唱了出苦肉计。想那王妃也是极狡猾的丫头,竟然声东击西,妄图再逃,结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被王爷识穿,来了个守株待兔。

他就不明白,如王爷如神祗般的形象,加上智慧、果敢、勇猛;至高的权力、富甲天下的财富;王妃竟避如蛇蝎。

脑子进水了?王爷也不正常,陪着她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竟也乐此不疲。

无影思及此,抬头看了看青木,正对着王爷的方向,平素没有僵硬的表情,今天有些松动,似有些郁结,兖凤鸣一直再看他,神情专注。

“王爷!”

青木轻喊了一声,试探且带着小心。

“嗯!”兖凤鸣回过神,手伸向桌上搁了很久的茶,“说吧!”

青木松了口气,抿了抿唇道,“晴雨裳一直跟踪王妃,到平河后,她毒晕随行护卫和卑职,欲刺杀王妃,结果突然出现两位女子制止了她,但王妃仍被她刺中一刀,后失足落水,飘到下游,被一位农户搭救,养好伤后,回到兖都,碰到几个强抢民女的歹徒,将她卖给了倚红楼,后老鸨子见她会跳舞,便介绍给倚翠姑娘,带回了流岚舞坊。”

“难怪她易了容,连本王都觉得诧异,那张人皮做的精致,也就风城主,才有这本事。”语带讥讽,青木查出白衣人出自流岚舞坊,那人轻功极好,应该是风清澈的七少之一,王妃一直藏身在那儿,兖凤鸣能不气吗!

李川惹了他,逼他娶了个彪悍的老婆。风清澈可是他的兄弟,虽然两人属于两看相厌的类型,谁也见不得谁好。但修理那人,总要斟酌一下,人家是风城城主。

至于自己?青木虽捱了二十鞭,但远觉这事儿,王爷不会就那么放过他。

当年风云被逼娶孪生姐妹,只因为风云暗地里议论瑞王将来的长相定能艳压群芳,都说祸从口出,不过幸好,瑞王逼婚,人家歪瓜结了正果。

思及此,青木抬眼看了眼兖凤鸣,端着茶优雅地抿着,几口过后,淡淡道,“无影,你去查证,这半月凡是伤过王妃的人,全部关进王府水牢,放出水鼠,封住水牢。

“遵王爷令。王爷,是否还有晴雨裳。”

无影说话直,晴雨裳本和王爷关系不错,但这次伤了王妃,不知王爷是否把她也划入了这个伤过王妃的范畴。

“王爷,晴雨裳因刺杀王妃,被蓝月寒获知后,在满庭芳被废掉了武功。”

兖凤鸣本犹豫晴雨裳的处置,闻青木如此一说,凤眸精光一闪。

“卑职那日在满庭芳无意听到蓝公子说,晴雨裳被赶出飞剑门这些年,但凡所遇紫眼女子都不会放过,蓝月寒对此一直视而不见,但此次连瑞王妃都不放过,他才痛下狠心,将晴雨裳废去了武功,并言让她自生自灭。”

看来此事不简单,紫眼女子?也许还有更深的内情。兖凤鸣半眯着眼,思忖片刻,对青木吩咐道,“派人盯着她!”

“是。”

青木应罢,退到兖凤鸣身侧,无影移形换影,隐身至不远的暗处。马上,门口响起柔媚的声音,是月骊来了。

月骊,出生兖国,是与花满楼齐名的明月教月无痕的长女,月无痕与世无争,隐世多年,偏偏三年前被蓝月寒相邀出席了武林大会,当时月骊十五岁,就被武林公认为第一美人。

但自小就听说了瑞王的美名,心之所念,趁月无痕云游之际,她便偷跑到蓟国边境,在军营寻见了兖凤鸣。

可尘儿当时相伴在瑞王左右,月骊几次想表白,被尘儿突然出现打扰,后月无痕寻来,硬是将她押回了明月教。

没想三年后复又出现,是为何事?

但见富贵荣华的伙计推开门,一个清**人的女子,缓缓进来,三年前活泼青涩的女孩,今日再见,已是灿如春华,皎如秋月,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王爷,别来无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