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六十八、再见

逃后 诩涵 1894 2011-12-14 10:25:11

  东郊别院,坐落兖都东郊知返竹林深处,只有瑞王少数心腹知道此地,竹林中极多竹叶青这种蛇,少有人会来此,于是被兖凤鸣看中,用一年的时间在竹林设了迷阵,竹林腹部则建了一座素雅的别院——唤作竹风小筑。

兖凤鸣赶到时,已经四更了,慕容花末睡着又醒来,正趴在窗前低头苦思,伺候的丫鬟在她醒来的时候,就告诉了她身处的地方,对兖凤鸣,她心里百般滋味,不知如何相对。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兖凤鸣不知疲倦,非要把她绑在身边。喜欢她,应该是喜欢的,可尘儿呢?他是怎么衡量这些感情的,或者都是一样不能割舍,那她如何能接受。长长叹了口气,抬起眼皮,正迎上兖凤鸣盛满怒意的瞳眸。

“啊!”真有人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慕容花末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兖凤鸣推开门,慕容花末就那么看着他,一步步朝她走近。

“怎么.........这么晚还来?竹林里.........不是有........很多蛇吗?”

兖凤鸣不回她,只盯着她,慕容花末眼皮开始突突跳起来,“我原....是想养好伤,再回....王府的,怕......你担心。”

兖凤鸣眼一瞪,眸白一丝淡淡的血色,在夜月下,一丝鬼气。

“好啦!我是想离开,想成全你和尘儿,我知道她伴你身边十年,不是我能比的,而且你对她有承诺,总而言之.....”

话没说完,兖凤鸣掐住她的胳膊,几步,便把慕容花末拎到床沿,挑亮了些桌上的青灯,“总之,我不想当第三者,她那么喜欢你,我不想她难过!也不想你难做!”

“那你呢?”

兖凤鸣总算出声,慕容花末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绞着手,那她呢?不是没想过,就是想得太多了!

“回答我,那你呢?你想过的,你不是口齿很伶俐吗?撒谎脸不红心不跳。遇事镇定果敢自信。我只问你,那你呢?”

“关键的时刻,你选择了她,推开了我,不是吗?你不要我质疑你说得话,可你又是怎么做得?既然不能质疑你的话,那你给尘儿的承诺,你打算怎么去做?既然承诺可以改变,那你的话,我质疑又怎样?”

这句话说完,兖凤鸣呼吸一窒,说实话,他后悔了,当他转身离开的刹那,便后悔了,当时就想推开她,知道她会伤心,还是去做了,好像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记住什么!而令他难受的是,就算伤心,她还是理智地,为他的安全为首要,用计乱了刺客的方位。

心疼地用手去拉她,却被硬生生地避开,兖凤鸣蓦地一慌。

“王爷,你扪心自问,你对我了解多少?”

“王爷,我们相识时间不长,何以便有了承诺?你不想我离开,我出于喜欢也应了,可到后来,我发现我做不到。不是你的错,是我心眼太小。我们之间,何止仅隔着一个尘儿,我不想你以后为难,你好好想想。”

慕容花末语调毫无起伏,带着淡淡的怅然,也不知是想说服他,还是想说服自己那般。兖凤鸣幽幽地看着她,少顷,揭下面具,凑近慕容花末耳边,“末儿!我喜欢你!所以,不用想!我说过的话作数,你应了我,也要作数。”

显然,兖凤鸣用了最让人无法招架的伎俩,在他揭开面具的一刻,慕容花末脑子混乱了。待回过神,身体已经陷落进兖凤鸣的怀里,原来,自己再执拗,在某些早就预备好对策的人看来,和放屁没两样。

死撑着想反驳两句,兖凤鸣笑了,笑得十分妖孽,随即,突然推开她,扒她的衣服。

“你干嘛?”

慕容花末警惕的护住胸口,兖凤鸣瞪她一眼,“让我看看你的伤!”

“没什么看得!!”

“的确,十三岁的丫头片子,没什么看头。”兖凤鸣挑眉,慕容花末使劲推开他,“你若把我当参照物去比那些熟女,自是没什么看头。”

“你的干醋就不能少吃些,把本王当什么了?”

“烂桃花!”

兖凤鸣无奈一叹,垂眸熟练地将慕容花末身上的外衫褪下半腰,亵衣垮下来,胸口位置一块三指宽的刀伤,只结着痂,还没好。

“你不是说自己聪明吗?被伤成这样?还被卖到青楼?”

慕容花末小嘴一撅,还拧着脾气,“你......都知道了?”

兖凤鸣脸色难看,又转看向她的后背,背上有淤青和鞭伤,“你知不知道如今兖国的形势,如你这样没有依靠的丫头家,很容易会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境地。”

当然知道,所以才想跟着澈去风城来着。慕容花末心里说着,兖凤鸣冷哼一声,“想跟着澈跑,他在风城是开了一家最大的青楼!”

慕容花末张开小嘴,不说话了,这厮怎知道她再想什么?风清澈就说来头不小,做青楼的老板,有这么牛的?

看慕容花末神色变幻,兖凤鸣心里骂开,风清澈那厮太过分了,竟然主意打到他王妃的头上。他那破风云宫,藏有无数美人,说成青楼不为过。可,那厮想要欺负,就不太容易了。

怀里掏出一盒药膏,手下轻轻在慕容花末的伤处涂抹。一股凉凉的舒适在身体四周散开,慕容花末头一次觉得无奈,闹了半天,自己白浪费了感情,和苦口婆心。

这个男人,是他有一种极品无赖的品质,还是自己,根本就半推半就的成全自己心底叫嚣的情感!

难道积压了那么长时间的愤懑、不满、幽怨,就这么容易被兖凤鸣无耻行径外加没中心思想的几句话,散了?

“王爷,放我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