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七十六、登基

逃后 诩涵 1785 2011-12-14 10:25:11

  宏业十二年冬,十二月二十八,兖皇兖啸阳出现京都,剿弑君谋逆新皇兖凤翔,领祺王带五万兵力杀入玄德殿,生擒兖凤翔、付茹萍。

翌日,兖啸阳发退位诏书,瑞王兖凤鸣继位,兖啸阳尊太上皇。年号宏业改为建业。

建业一年冬,一月一日,付稼轩(付茹萍宰相父亲)坐实谋逆、欺君、结党营私、贪赃枉法、妄言、大不敬六项罪名,诛九族。

其同党禁军统领宇文成、车骑大将军付毅,诛九族。

廷尉李荣、都察院御史胡哲涵、尚书令勒晋鹏、中书令孙磊牵连谋逆,夷三族。

其余牵连官吏百余,三日内押送京城,十字街坊斩首示众。

兖凤鸣登基七日,付氏在兖国滔天势力,在万民唾骂声中,成为历史。

..........

新帝登基,慕容花末被暂时安排在王府,菊儿和吉祥被派伺候在她身边,大多时间和青木一起,帮助救治伤兵。兖凤鸣太过忙碌,只偷着去到王府陪慕容花末了几次,基本上都埋在御书房的奏折里。

“凤鸣哥哥!”

落霞郡主一早来到御书房,扬了扬手上父王的来信,兖凤鸣正拧眉看着桌上的奏折,见是落霞,勾唇一笑。

“咦?这几日没见青木哥哥,还在忙着随军医救治伤兵,凤鸣哥哥的身体不就没人照看了!”

被落霞勾起他中慕情蛊的事,兖凤鸣眸色黯了黯,虽说上次醒来,身体奇怪的轻松了许多,但问青木,只说因为无心寻到了千年血参给他服下的缘故。近日和慕容花末腻歪着,享受她唱恶心的歌,讲没脸的笑话,做乱七八糟的东西,原是那么令人开怀的事,越来越舍不下她,便越来越惧怕慕情蛊随时可能带走他的性命了。

如果找不到红桑和千年鳞甲蛇,那还有一个希望!

“是不是靖王的信?”

看向落霞手中的信,兖凤鸣对适才落霞所问,懒得回应,这个刁蛮郡主,带着十万火风战骑修整了十日,仍没有走的意思!

“猜猜看?父王给皇上带来什么好消息了?”

兖凤鸣睨她一眼,不耐的伸出手,这时苏慕进了来,一见兖凤鸣便行了个大礼,“卑职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有什么事?”

“皇上,卑职有两件事禀告,一是后天招待蓟国使臣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

“嗯!”

“还有二,”苏慕瞥了眼落霞,再垂眸一副恭敬,对向兖凤鸣,“二是,靖王爷的十万火风战骑,留在兖都的开销实在太大了,而且徽州离兖蓟边境颇近,地方上通常都置备着守军,皇上看。”

落霞一听,不乐意了,又不好在兖凤鸣面前责骂苏慕,等了四年,终于见了兖凤鸣一面,这次无论如何要达成自己的心愿。

兖凤鸣把落霞一直攥着的靖王的信抽了过去,打开信笺,一字字看着掂量,过了很一会儿,慢声说道,“明日落霞就带十万战骑赶回吧!”

“凤鸣哥哥!”

落霞被宠坏了,皇上不尊,大礼不拜,在人前,兖凤鸣多少有些不悦,挥了挥手,“此事就这样定了,落霞下去准备一下!”

说完,站起身,朝苏慕道,“去找刘公公过来,随朕出去一下。”

其实靖王信中没提让落霞速回一事,付家一党的肃清,各地官员缺失严重,靖王来信催办赴任官员的事宜。夜落多年在各地培养人才势力,是时候由暗走向明了。

身后落霞咬着唇,十分不愿的哼了两声,心想,晚上,再来吧!

来到原瑞王府,风清澈正侯在竹园书房内,兖凤鸣看他一眼,手中一枚银锭子弹向案几下从右数第四块青砖,这时,侧墙的书架被拉开,出现一道石门。

刘公公在前进入引路,经过狭长的近五十米的通道,一间明亮的厅堂出现在眼前,厅堂主位上,铺着白虎皮,两侧几十张镂空雕花椅,坐了已有二十人,表情肃穆的低声聊着什么,见兖凤鸣出现,忙起身行大礼。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平身。”

众人站起身,兖凤鸣上主位落座,苏慕和刘公公两人各站在一边,兖凤鸣在各人脸上扫了遍,沉声道,“通州、青州、文洲、易县、南郡统共十九个地方,一百三十九个高至三品,低至九品官员遣派各位临时代任,各位卿家可有异议?”

“臣等谨遵圣意。”

“好,既是如此,众卿家回去准备一下,两天内出发赴任。”

“皇恩浩荡,福泽苍生,臣等谢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密室内等了一个时辰,兖凤鸣就只过来说两句话便差人离开,风清澈一脸的茫然。看着这二十几人离开,眼睛翻了又翻,“这二十人便是以前你安插在太子一党官员身边的仕子?”

“朕在郦国为质七年,认识不少庶民出身的仕子,不乏有雄才大略,经天纬地治世之才。郦皇虽暴戾,但用人不论出身,五湖四海,任人唯贤,不拘一格。而我兖国历来只注重家世背景,错过了许多人才。这二十人皆是朕在民间得识,有的是十年前便为朕所用,有的只在地方锻炼了两年,都懂得收敛锋芒,且能屈能伸。至于才学,毋庸置疑。”

“哦——,你知道我想问得不是这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