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八十五、亲昵

逃后 诩涵 1711 2011-12-14 10:25:11

  落霞离开,佩环出去端汤盅,兖凤鸣上前几步坐到慕容花末身边,紫溜溜的眼睛轻蔑的瞥他一眼,兖凤鸣眉梢挑了挑。

“现场版的电影,不过女主,变成观众了!”

“电影?”

兖凤鸣不解,想了想,“戏?”

慕容花末翻翻眼睛,“别猜了,不是忙吗?还有时间特地过来看痴情郡主!”

“朕嘱咐侍卫以后谁也不能擅入龙乾宫了!”

“哼!还有多少个,算一下,我好心里有底!”

“小心眼!”

慕容花末也不否认,撇撇嘴,“喝了汤再去御书房吧!”

“嗯!一会儿你若觉得无聊,让佩环陪你在宫里转转,熟悉一下,宫里也有些好玩的物什,指不定你会喜欢!”

“唉!”

听兖凤鸣这般说,慕容花末叹口气,两只胳膊托着下巴,撑在桌上,痴痴看他,做王爷时喜欢的紫色没见穿了,换成了黑色,气质增了些内敛深沉。兖凤鸣勾唇,端起她喝过得茶,送进口里,她还有下文。

“如皇上,有权有势有钱有色!让臣妾总觉危机四伏!不如我们生个孩子,维系夫妻关系的纽带!”

不是慕容花末厚颜,心理年龄她可不小,没经大脑,便忘了这副身子的年纪。

“噗——!”

兖凤鸣被雷到了,刚入口的茶喷出去,眼角开始狂跳,但看慕容花末无比认真淡定的模样,脸倏地红到耳根!

“怎么?不是喜欢我吗?”慕容花末面露不解。

“末儿!你........。”兖凤鸣结着舌头,不知该怎么和她说。

“啊!要不,就是,你.......。”慕容花末似想到什么,忽然端正身子,半张着嘴,眼神开始闪烁,一看就是在乱想,这么些日子两人同床共枕,她还真有些怀疑,坐怀不乱烂桃花?谁信!

兖凤鸣一看便明了,蹭——的心火上头,“就知道,和风清澈在一起学不到什么好的,一个十三岁的丫头!满脑子都是些什么杂碎!”

凡脏水便往风清澈头上泼,他兖凤鸣绝对正人君子一枚。但说着,他声音也越来越小,几分羞涩,几分心虚,貌似,自己总是扒掉她的衣服看她,这丫头,那平板的身材,他意图是盯着,看着她快快长大!

“啊!哈!我开玩笑的!就当我没说过!”被兖凤鸣这一提醒,慕容花末脸红了!是啊!咋就忘了自己才十三岁!

兖凤鸣瞄她一眼,尴尬之声如蚊呐,“等过了及笄!”

“呃——,十五?我说过开玩笑的。”

反应过来,慕容花末认为还是等过了十八,这是个根深蒂固的概念,现代成年的标准。兖凤怔愣片刻,反认真起来,抓住她的胳膊一拽,摁她在腿上坐着,揉揉她的头,“等末儿过了及笄,朕在朝堂的势力也巩固的差不多了,到时,全都满足你!”

好令人浮想的一句话,慕容花末感觉浑身细胞都在激动,佩环端着汤进来,刚巧听见,囧了囧,弯腰低头将汤盅放在桌上。

汤盅里飘出的还是那熟悉的味道,在文洲阮员外家里,喝过的鸡汤,惦记过这个味道,如今又能喝上,兖凤鸣紧了紧胳膊环着的腰身。

最初见她,还胖乎乎的,自从平河一事后,瘦了很多,连脸都尖了。

也不顾及佩环在旁,一勺勺,两人一起喝,佩环眼睛快翻到头顶,如此腻歪,还让人活不。这时刘全哈腰进来,道,“皇上,风城主在御书房求见!”

听风清澈来了,兖凤鸣放下汤匙,慕容花末从他身上跳下来,催他赶紧喝了汤再忙!兖凤鸣照做,不过明显有些兴奋。喝完汤,临走不忘掐了掐慕容花末的脸,很快便消失在门口。

慕容花末扁扁嘴,佩环使唤丫鬟收桌子,她瞅瞅她,道,“佩环,能不能,帮我去问一下苏慕,爷爷的身后事,是怎么办得,他是管这些的,皇上这些日子肯定很忙,这件事我想自己操办!”

“是,奴婢这就去办!”

慕容花末皱皱眉,“你也听见,我现在没有一个亲人,既然你是李川的夫人,以后私下,你我就姐妹相称。皇上给你俩乱点鸳鸯谱的事儿,我听说了,但好彩李川真是不错,女人一辈子,图得是男人肯真心对你,好好珍惜。改日有时间,我请你们夫妻吃饭!”

佩环有些讶异,不是慕容花末说,她从昨天和李川分开,倒有几分想念,李川的确是个好人,这些日子,凭她怎么欺负闹吵,他也就脸红脖粗生闷气,从不冒犯,也不怒不骂。人是笨点,可,温柔体贴,心肠极好。最初是有些抵触,为不切实际的梦,到今天,她也看清了。那个神一样的男子,是属于眼前这个小女人的。

她,天资聪颖,待人谦和,灵动精怪,热情善良,完全如暖阳一样,覆盖了皇上的冰冷,也难怪皇上在她面前,温柔的让人吐血!

心里泛着酸,但也明白十三岁王妃超越年纪的规劝,最重的那句,好好珍惜!

淡淡笑了笑,佩环退出内室。慕容花末叫上了竹儿和兰儿两人陪着,一起往御花园逛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