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八十、宵夜

逃后 诩涵 1542 2011-12-14 10:25:11

  众人听说有夜宵,都期待地看向兖凤鸣,刘全又说,“王妃娘娘还说,祺王在的话也一同过来,她做的多,够七八个人吃得!”

兖凤鸣本春风笑意在刘全话落之际,倏地一敛,风清澈舔舔唇,“皇上,锦和我,晚膳都还没用呢!”

尽管不情不愿,但大家都是为他多年操劳的兄弟,兖凤鸣忍着不悦想了想,“王妃在哪儿布得膳食?”

“龙乾宫前院!”

“这么冷的天,搁那儿吃什么?”

想起慕容花末手上的烫伤,兖凤鸣觉得她多事了,那么多人伺候,非要自己亲自做,亲自做也罢了,给他做就好,总之,就是多事。众人哪儿知皇上琢磨什么,只等着他动身,好跟在后面。

这边龙乾宫,慕容花末基本上忙完,只等兖凤鸣过来,开动了。佩环被吉祥给带进宫,直接就进了龙乾宫伺候,那是皇上的寝宫。初见到慕容花末,多少受些女人们虚荣心理作祟,远看着她,坐在一口锅旁边,认真在两旁的小桌上布着佐料之类的吃食,虽低着头,和身旁几个丫鬟比较,顶多算端正。就这样,李川还说,得罪谁,也别得罪了王妃。因为皇上太宝贝了?

“奴婢参见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呃?”慕容花末抬起头,“你就是李统领的夫人?”

慕容花末细细打量,佩环亦大胆迎向她的目光,一旁吉祥皱了皱眉,好歹是的原京兆尹柯战亭的孙女,柯将军的独女,怎的这么没规矩!

低斥两声提醒,哪知那女人已经掉入慕容花末的眸子里,没见过如此稀罕葡萄紫的眸子,清透明亮,没有丝毫的杂质,纯真,又带些狡黠,幽深、又载满阳光,绵柔,又偶时犀利.........,滴溜溜、骨碌碌、水灵灵..........。

“不冷吗?穿这么少!”

听到兖凤鸣斥责的声音,佩环同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赶紧俯身,给皇上行礼,“奴婢(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慕容花末有些不适应,只欠了欠,众人又都对向她喊道,“卑职参见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慕容花末抬手让众人起身,心中哀嚎起来,宫里的规矩,简直让她一惊一乍。露出郁闷的神情,兖凤鸣已近前搂住了她,准备解开大氅给她捂上,慕容花末连忙摁住他的手,“别,你身体凉,我不冷的。你瞧,我的手很暖和!”

的确很暖和,心都是暖的,兖凤鸣拉着她坐到锅子旁,紧贴着她坐下,风清澈翻翻眼睛,也凑了上来,兖凤锦跟着坐在旁边,指着锅子,“这是什么?”

“涮羊肉!”

慕容花末话落,兖凤鸣纳闷道,“朕在罗摩部落吃过类似的东西。”

“诶!哪有这个味道好!”风清澈看向青木,“要不让青木评价一下!”

只有几人知道青木是罗摩部落的人,因为什么流落到兖国,就只有兖凤鸣一人清楚,青木看向兖凤鸣,慕容花末身子碰了碰他,半晌,他才呐呐瞥了几人一眼,“都坐着吃吧!不是没用晚膳吗?”

哄——,几人都坐过来,伺候的宫人悄悄退下,慕容花末朝向吉祥、佩环的方向道,“吉祥、佩环也一起吧!”

佩环还在发愣,兖凤鸣今日没戴面具,她是第二次见,这个男人据说遗传了瑶妃娘娘的容貌,说他倾国倾城也不为过!只是令她奇怪的是,王妃对他,如普通的妻子对丈夫那般,而皇上,都说他喜怒不行于色,可对王妃,亦同普通男人那样,有丰富的情绪。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仿佛一个少女情怀,在顷刻间,空落了什么!

吉祥吓了身汗,连忙跪下,“王妃不要折煞了奴才,奴才一旁伺候就行!”

“还有两个位置,一起吧!人多吃着香!放下规矩的约束,就当是朋友家人的聚餐。”

慕容花末不敢讲什么人生而平等这样的话,这个时代根深蒂固的思想,也许会因她一言,激起千层浪,兖凤鸣作为统治者,他有着他的理想和抱负,不管什么朝代,都会存在没落繁华。

她相信他,会是一个合格的皇帝!

“坐吧!”

兖凤鸣淡淡发了话,佩环倒还好,吉祥走过来,几乎是同手同脚,慕容花末咧嘴笑开,“皇上,你看,佩环和李川,两人有夫妻相呢?”

“哼!”想起平河慕容花末意外,兖凤鸣心中就一块伤疤总不见好的感觉,时不时牵扯着,还有点痛。手落在慕容花末腰间一掐,“那件事,好像朕只追究了李川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