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八十六、倾云

逃后 诩涵 1548 2011-12-14 10:25:11

  离龙乾宫最近以北,是璞玉宫,往西,经过长乐宫,到绣云宫,而后,便是御花园,门前青石路面上覆得雪已被铲掉,两边是奇花异草,仍旧顶着薄薄的雪,色彩隐约可见,十足清凉的美艳。

慕容花末和竹儿兰儿二人沿着青石路面,蜿蜒前行,百米之后绕过假山,再穿过有雕栏的白玉小桥,是一座圆殿,描金盘龙扁额上题着“珠玑”二字。兰儿说,这是素日最幽静的地方。祺王大婚在宫中设宴,便是在此。

绕过珠玑殿,往南几丈远是一汪碧绿的湖水。有亭榭,有翠竹,有松柏,有鱼木!这里也能见着鱼木?慕容花末怔怔着看了半晌,往那片鱼木林走去!

传闻兖国皇宫建完伊始,有游龙现身在此,所以宫中聚了灵气,气候温润,光看湖水,便觉得是有点意思,雪落一夜,湖水未上冻!

慕容花末紧了紧裘皮氅子,令竹儿和兰儿候着,独自一人越往鱼木林走去。越靠近,心中越发激动,这样的季节,鱼木竟然花开,翩跹如白蝶一样,潜入泥土,飘落湖面,与雪白、湛蓝汇映成画儿。

看见鱼木,便让她想起哥哥,那个百合一样的男子,在鱼木树下,迎风浅笑的样子。

不知,他如今是否和她一样,穿越到异世。初来乍到时,端着这个想法想四处流浪。到现在,却被兖凤鸣强势的留在身边,而她,也沦陷了。

半个时辰前,他身上干净的味道,还似乎缠绕在鼻翼边,那个男人,如云霞一样美的夺目,更如醇酒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倾云,干嘛非要这个时候来兖国,如今父皇明显有意传位给倾淼,难道你不担心,这段时间会出异变?”

轻柔甜美的声音,刺破这一刻慕容花末独享的静谧,循声望去,一个娇俏绝美的少女,正拖着一名男子的手,缓缓往鱼木林中走来,下意识,慕容花末躲到最粗的一颗树下。

“倾云,你的话真是太少了,从大婚到现在,光听着我在说,你也不配合一下,你的声音很好听,知道吗?我喜欢听你说话的声音!”

昨夜听兖凤鸣说蓟国来了贵客,明日要在珠玑宫设宴,慕容花末心想莫非这两位便是,听上去,貌似是皇子之类的!倾云?名字怎那么熟悉?倾云!

慕容花末堵住嘴,莫非,是嫁兖凤鸣那天,大脸说得倾云公子?慕容花末想躲开,从穿越至今,没有碰见过曾经认识她的人,一碰便是之前痴恋过的,若见了,会不会看出她是冒牌的。除兖凤鸣身边几个熟识的,都以为末儿是她闺名。关灵这个身份,如今她已是半推半就顶着了,被人看出端倪,总是麻烦!

随着两人的移动,慕容花末背着身绕着树转,那少女的确话多,那男子,就是在无趣透了,嗯嗯啊啊都懒得吭一下!好比稻田里,寂寞的稻草人和呱噪的鸭子!

“倾云,可还记得一年前去蓟国找你的那个关灵,如今听说嫁给焰皇,据说,两人感情甚好!真看不出,那个被冷月赶出府邸,你怎么都不见的邋遢丫头,会可能做兖国皇后!”

“雪芙,不要背后妄论他人。”

沉默一旁闲看鱼木落花的蓟倾云,对风雪芙这句话,总算有了反应,风雪芙不仅不生气,反而笑开,“终于说话了!”

男子叹了口气,风雪芙歪着头,本拖着的手,换上挽着胳膊。慕容花末树后扁着嘴,暗恼关灵原来还有过这茬被拒之门外的破事儿。唉!女追男,隔层纱。

不过那蓟倾云这厮也太绝情了,怎好人家千里迢迢去寻,就把人直接赶出去。

“关灵心性太过狭隘,不是暗地要杀你,本宫不会赶她走。当时花魂还被她给打伤了。没想十二岁,有那样的功夫。听清澈说及她,似乎和本宫印象中所识不太一样,此事颇为奇怪?”

本宫?太子吗?慕容花末心跳快了起来,不会吧!风清澈和他提过她,还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怎么?若是不一样会怎样?你好像挺在意?”

“本宫怎会在意那个丫头?雪芙又再乱吃飞醋。”话罢,手指抚上风雪芙的小脸,从背后望去,好一对令人艳羡的佳偶!

慕容花末为关灵没有结果的单恋默哀片刻,远看竹儿和兰儿正看过来,伸出中指冲两人背影指了指,探出了眼睛。

似听到裙裾在雪地的摩挲声,蓟倾云淡淡看过来,那张几乎令她思念成疾,刻骨铭心的熟悉面孔,令慕容花末刹时惊愕失色。

“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