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九十、坚定

逃后 诩涵 1524 2011-12-14 10:25:11

  青木和练风带来大队禁军撞开珠玑宫殿门,兖凤鸣没说一句话,亦没看慕容花末一眼,只抱着尘儿离开。

慕容花末甩开兖凤锦的手,连忙跟上。风清澈叹了口气,兖凤锦苦笑摇了摇头。本是皇上一手策划的事情,竟出了这样的变数!

蓟倾云这时,护着风雪芙出了珠玑宫,兖凤锦和风清澈随后也跟着出去。禁军一到,剩下的刺客,不一会儿便全部伏诛。

慕容花末赶到绣云宫时,青木也到了,兖凤鸣坐在尘儿的寝榻边,一只手被尘儿死死攥着。青木上前查看尘儿的伤势,在探脉之后,手明显颤了颤!

兖凤鸣沉下脸,“青木,尘儿的伤势怎样?”

“还好,袖箭上无毒,且刺入不深,没有伤着要害。不过。”

青木话说一半,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一颗黑色药丸,塞入尘儿口中,眼角的余光却瞟向一直站在殿门口,绞着手的慕容花末。

“佩环,带皇后回去龙乾宫收拾一下,搬到璞玉宫吧!”

“阿......,皇上。”

慕容花末咬了咬下唇,想为自己解释,可,又不知该如何说起!顿了半刻,见兖凤鸣眉宇间有几分不耐,只好转身离开。

青木见慕容花末离开,随后跪在兖凤鸣身前。

殿外的风声,越来越大,宁远从不远处跑来,衣服上透着血!

“宁叔,出了什么事?您受伤了?”慕容花末待在军营那几日,因为宁远是长辈,便习惯礼貌地称呼他宁叔,宁远膝下无儿女,她能这么称谓,亦觉亲切。看见慕容花末,只问,“皇上在绣云宫?”

“嗯!不过尘儿为救皇上受了伤,现在还昏迷未醒,青木正在诊治!”

“没事儿,皇上从来以大局为重!”

“那您赶紧去吧!”

宁远点点头,连忙转身跑去绣云宫。佩环这时脸色变了,她想起,李川和宁远是为同样的事,今天都没来参加宫宴,如今宫宴被刺客破坏,那李川?

“这是皇上给我的令牌,拿着它,你出宫去看一下李川!应该没什么事的!”

慕容花末看出佩环的心思,这几天,都没让她见着李川,毕竟是新婚夫妇,哪有不惦记得,何况宁远看来是经历了一番拼杀,李川作为副统领,定也涉足其中,佩环担心,人之常情。佩环听慕容花末这么一说,低头想了想,慕容花末抓过她的手,将令牌一塞,“快去,还考虑什么,等完事了,早些回来,我在璞玉宫等你!”

“皇上肯定是一时生气,皇后娘娘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等尘儿姑娘没事,皇上气消了,您再去找他好好说说!”

“不用替我担心,我的男人,我定要好好守着!去吧!”

慕容花末挥手便赶她,刚才那句话说得坚定、振奋,佩环扑哧笑了,这个小丫头,的确可爱!

看着佩环也离开,只剩她一人站在绣云宫外,慕容花末拉紧外衫,朝龙乾宫走去!心里,能说不难受吗?上次是兖凤鸣为尘儿推开她,她又恼又恨又痛。而这次?不过她有不对,不该为蓟倾云离开他,她需要找时间解释,兖凤鸣也需要冷静,至于尘儿救了皇上,两件事正好凑在一起,兖凤鸣才这样对她,她应该大度些!

自我安慰了一番,擦了擦热乎乎的眼角,到龙乾宫时,竹儿和兰儿已经开始给她收拾了。

“听说皇后和蓟国太子之间不明不白呢?”

“没想一个十三岁的丫头,就有这么些事儿!”

“哼!刚才听御花园执事太监们议论,皇后看见蓟国太子,就魂丢了一样,再后来,以为有人伤害太子殿下,硬是从皇后的位置上跑到殿下身边,结果被人家太子妃给羞辱了一番。”

“皇上对她那么好,还立她为皇后,在群臣面前,再怎样,也要收敛些啊!”

“小华,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后收敛些,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地?”

“没有,谁会那样!”

“就是!”

“好啦!皇后如今被赶到璞玉宫,也算挨罚了,少说两句!”

“璞玉宫怎样?璞玉宫可是当年瑶妃娘娘的寝宫!”

“所以,这就证明,皇上的心思还在皇后那儿,不要搬弄了,否则还不知怎地就丢了性命!”

..............

龙乾宫的宫人多,七七八八大概都在八卦,慕容花末扯了扯唇角,她的出现,破碎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可以理解!倒是璞玉宫原是瑶妃的寝宫,让慕容花末心里舒坦了些许,那个女人,在兖凤鸣的心里,是最柔软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