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九十六、

逃后 诩涵 1392 2011-12-14 10:25:11

  风清澈脸色在看见蓟倾云时黑了一半,蓟倾云不是说要陪风雪芙吗?怎的约上琴仙子风花雪月来了。

风清澈突然“呃——”了一声,兖凤鸣连忙往他肩上搭了条胳膊,正好挡住了闻声出来的凤鸣的视线。

“锦,你挡着皇公子了。”

苏慕出来见着,小声嚷嚷,青木虎着脸看他一眼,他悻悻的耸耸肩。兖凤鸣皱起了眉,往一侧歪了歪头。琴仙子进了画舫,蓟倾云上了岸,有个人迎向他走过去。

“都让开!”

对于昨日宫宴,慕容花末对蓟倾云的反常,风清澈和兖凤锦都有些意外,不过是人都看得出慕容花末对兖凤鸣的情意。便没去在意。没想这月黑风高的时候,两人似相约而至,这让他俩马上想到的是,不能让兖凤鸣看见。

那男人嫉妒起来?兖凤锦紧张的发现,七哥的手藏在袖中,颤得厉害。他想说,那丫头十三岁,不会有什么的,可转过头时,兖凤鸣眸色黯沉。风清澈吐了吐舌头,心里默念,明天他就离开了,丫头可要保重啊!那尘儿本就不简单,又让兖凤鸣捉到和蓟倾云的暧昧不清。那男人,失去理智的时候,很恐怖。

兖凤鸣此时,只觉得头顶嗡嗡直响,昨日慕容花末解释说蓟倾云长得象她的哥哥,所以在蓟倾云可能有危险时,她选择了愤然不顾去保护。虽然当时心里怨愤,可事后细想情有可原,他选择相信她。谁知,现在两人在湖边相约,而且天色已晚,既然没什么,何以要偷偷摸摸?

岸边两人相谈了很久,看不清细微的表情,离开时,拥在了一起。

兖凤鸣愤怒却没去阻止,直到静看着那两人分开,步入画舫。亲眼所见,他才意识到,想要一步步去了解慕容花末的想法,是非常荒谬的。安南县碰见她偷跑出去不知为何事,东郊别院能轻而易举进出,红影被落毒,这些,他竟从未去查过原因,甚至没有试过她的脉搏,证实她是否懂武。

是他害怕吗?害怕知悉了一切,她会离开他?兖凤鸣冷笑,几人跟着进了画舫,只听青木低低一叹。

镜湖往西岸,就是在看见慕容花末和蓟倾云的对面岸边往深处走,会看见一个如村落的地方,那里专门居住流落兖都的异族人。因为生活习惯、信仰不同,所以很少兖国人会来这里。

蓝月寒坐在一家汤馆,喝了碗热汤,听见掌柜乐呵呵的和路人打招呼,蓝月寒连忙起身,跟上了那个路人。转到路尽头的拐角,路人回过头。银色的面具,在夜里散着清冷的光。

“宗主!”

蓝月寒恭敬的将右手掌贴在胸前,上身微屈,被称作宗主的人点了点头,“长风居士的落脚地,是否查清。”

“回宗主,长风居士一直住在兖都西郊的迷踪林里,那里被他下了锁魂阵,所以除了他那两个帮助他收尸的徒弟,其他人都无法进入。”

“锁魂阵?呵呵。”宗主轻笑,锁魂阵极为阴毒,不明阵型,盲目入内的人,会堕入恶梦而死。但此阵亦有破绽,每到月圆之夜,会有一刻钟的时间,失去效用。

“残风,哼!长风居士,竟然用这个身份在兖国隐藏了那么久,若不是那逃出的蛊人,差点就让他练成鬼指神功了。要真被他练成,就算是本主也拿他莫奈何!查出被培养的蛊人,还剩下多少个?”

“还有二十三个蛊人。”

“嗯!兖皇已经开始着手查蛊人的秘密,本主原想等他动手除去那些人,谁想他师傅,竟然是失踪百年的崂山老叟,他若留下蛊尸,查出什么,告诉他师傅,就多事了。”

“月寒明白!”

蓝月寒低头领命,宗主嘘了口气,“十大杀手,就这么个糊涂名字,放任残风几乎练成鬼指神功。也罢!他就留给本主处理吧!”

蓝月寒点头,忽然想起一年前宗主给他的那首词,已经有人接出末句,正要开口,一条暗影从连结的屋顶飞跃而过。

耳际只听见,“本主会暂留兖国直到带走长风居士为止。”宗主人已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