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九十四、

逃后 诩涵 1484 2011-12-14 10:25:11

  “皇后娘娘,刚才医女竟敢笑话您,您大可罚她板子。”

小惠在慕容花末身后絮叨,适才医女因为皇后娘娘拿得是百年人参耻笑她,青木罚她回太医院,换别的医女过来,可皇后娘娘却说没什么,若是技术好,且留着伺候尘儿。

“那千年人参,能吃吗?”慕容花末只觉着恐怖,医女耻笑是因为百年人参不足为奇,千年人参在宫里都不算什么。

小惠奇怪地眨眨眼,“皇后娘娘,当然能吃,而且,是补品中的极品。”

“呵呵!我以为我那百年人参都不得了了,在瑞王府的时候,出去逛街的时候花了我全部的积蓄买得,本想拿来给皇上煲鸡汤喝得。”

“皇后娘娘,您不能在奴婢面前称我,这不合规矩。”

“私下里就不要讲究了,人前我会说本宫,本宫?嗯!”慕容花末摇摇头,活了二十一年,最雷她的事,就是做了皇后。

“皇后娘娘花了全部的积蓄?皇上可是兖国最有钱的人啊!”

“那是他的钱,我花得是我自己挣得,用自己挣得前给心爱的人买东西,感觉不一样,知道吗?”

“是吗?皇上和皇后娘娘是夫妻,分什么彼此。”

显然和小惠谈这个问题,她会想多,毕竟这个时代的女子,根深蒂固的想法,是依靠男子生存。慕容花末翻了翻眼睛,这个一早就说是皇上安排来伺候她的小惠,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比佩环的话多些,但看着和佩环一样舒服。

好像,对兖凤鸣没有想法的丫头,都会对她要亲近些。这个认知,让她很惆怅。

两人一路聊着,经过龙乾殿,慕容花末停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随后往自己的璞玉宫走去,皇上没在绣云宫,心里小小高兴了一把!她去看尘儿,有一半的目的是想看兖凤鸣在不在,尘儿对她一向没有善意,她看尘儿也十分戳眼,若非想看兖凤鸣,她才不愿意忍受那女人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

文洲梅儿的死,她一直怀疑是尘儿干得,可没有证据。横竖这个尘儿,总让她觉得,藏得很深,不是个好鸟。

前面快进璞玉宫,竹儿手上提着一个盒子,急急往北走去,那神色,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心里晃过不安,佩环在殿门口已经等了一会,一见慕容花末,便拉着她问,“皇后娘娘,听说上回练云将军的腿伤,本是要锯了他的腿才能活命,后来您去,把他给治好了,还不用锯腿,是不是?”

这边御书房,宁远回报倚红楼被烧,里面一共几十名妓子和老鸨子,全部葬身火海,至于白剑奇,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风清澈来辞行,蓟倾云决定明日动身,因为昨日宫宴风雪芙受惊,现正在行馆歇息。

兖凤鸣问及兖凤锦是否找过他,换来风清澈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后挑眉,“晚上一起游画舫如何?”

一旁宁远皱眉,腹诽风清澈一肚子坏货,兖凤鸣抚了抚下巴,“好,人多叫几个!”

心里想着喝个茶聊个天放松一下,免得脑海里挥不去慕容花末的影子,懊恼不已,将案几上拟好的圣旨递给宁远,“传刘公公去宣旨。”

“怎么,青木当什么官?”

风清澈还什么都知道,兖凤鸣斜眼看他,“右相!”

宁远此时摸了摸头,风清澈盯过来,“宁管家应该是顶了禁军统领宇文成的位置了;李川为副职;苏慕应该是主簿;风云为车骑将军;赵青为行军总管;落智霖那老狐狸,是不是尚书令,官拜一品?”

待风清澈说完,兖凤鸣已经斜靠在榻上,阖上了眼睛,见他睡姿慵懒,无限撩人,禁不住妒忌地瞪了一眼。

宁远小心抱着圣旨离开,刘全已经在御书房外候着了。

而慕容花末这边因为佩环的急切,她带着小惠一起,三人换上男装,偷偷溜出了宫。

竹儿在宫中兜兜转转,来到了梅园的冷宫。刚立定在冷宫前院的水井旁,身子被狠狠抱住。她眼神一冷,只身形一晃,挣开了身。

“我的好怀玉!这么快就忘了你奇哥哥的好了。”

白剑奇长相也颇风骚,竹儿瞪他一眼,“我已经准备好了工具,只等兖凤翔那边确定具体的位置。这是你要的皇上的便服,说,要这有什么用?”

白剑奇邪笑了笑,只动了动唇,竹儿眼睛一眯,他是说,“尘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