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一百零六、

逃后 诩涵 1591 2011-12-14 10:25:11

  何晚晴盯着慕容花末看了一会儿,眼底缓缓泛上腥红,没有回答慕容花末的话,上前便把她扑到在地上,慕容花末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被狠狠抓了两道。

只听那何晚晴嘶着嗓子喊,“是你,是你杀了坤儿,是你,本宫要杀了你。”

小惠被吓呆了,待准备上前拉开何晚晴,几个丫头过来,对她拳打脚踢。

冷宫一下子闹腾起来,尖叫的声音,叫骂的声音,此起彼伏。

慕容花末本在现代学了些擒拿和截拳道之类的防身术,被何晚晴莫名其妙摁在地上打,登时来了火,只被她占了一会儿便宜,便变被动为主动,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地上。然后几拳下去,何晚晴便被揍成了熊猫。

见她软绵绵动弹不了,又反过来,对付围攻小惠的丫头,三拳两脚,几个过肩摔,三个丫头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小惠从地上爬起来,一副崇拜的表情,刚要说话。

背后传来冷冰冰揶揄的声音,“想不到,朕的皇后,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兖凤鸣在慕容花末还手时赶到,没想,她真会功夫,只是路数和他常见的不一样,近距离打击对手,出招快且狠。虽然没有用内功,但这几招,已经让他怒从心生。

看来,和太医所说非虚,能用普通的手法击败敌人,不用内功便能做到,这个端慕容花末,果然让他刮目相看。

慕容花末没有说话,连看都不看他,擦掉口角的血,扭头便走。小惠连忙给皇上行礼,看看慕容花末,看看皇上,还是跟在慕容花末的身后。

刚走两步,兖凤鸣凤眸一眯,“站住!朕的皇后如此野蛮伤了人,便想这么一走了之。”

慕容花末没理会,继续往外走,心里沉甸甸的,酸涩的滋味,堵上她的喉咙,想讥诮,想挖苦,想保留似乎是最后的一点自尊的痛骂,都发不出。

兖凤鸣冷笑着挥了挥手,刘全愣在他身后,宁远上前挡住了慕容花末。

何晚晴看见兖凤鸣,指着慕容花末的背影恨声吼道,“凤鸣,坤儿,咱们的坤儿,是被她杀得,是被她杀得,那双眼睛,紫色的眼睛,在梅林,一模一样,皇上,您要给晴儿做主,要给坤儿报仇啊!”

坤儿?慕容花末不知坤儿是谁,可那句咱们的坤儿她听得清清楚楚。耳边嗡嗡响着,就像一场梦后的惊醒,心上还留着悲恸的痕迹,梦吗?怎么真实得能将生命掳去。

“好了,此事朕正在查,若真是她,朕会给你做主,给坤儿报仇。”

兖凤鸣低声宽慰有些歇斯底里的何晚晴,如哼唱摇篮曲一样的动人温柔,而后,当那女人似乎平静下来,他抱起她,一步步走进冷宫。

慕容花末轻轻笑了,摇摇头,小手背在身后,宁远神色有些复杂,皇上究竟是怎么了,适才慌张从绣云宫出来,好不容易找到皇后,却这么对她。

而皇后,该有多伤心,却笑了,笑得飘渺,笑得遥远........

宁远正疑惑,刘全怼了他一下胳膊,他没明白他的意思,正要问,兖凤鸣远远抛来一句话,“将皇后送去宗人府,严加看管。”

一直潜伏在暗处的白剑奇幽幽笑了,虽没有按照尘儿的意思发展,但何晚晴的丫鬟说得话,加上皇上对慕容花末的怀疑,却彻底让那丫头,对兖凤鸣失去了信心。

眼下,只要一步,就让尘儿得偿所愿了,而他的杀手锏,那时便可出现了。

白剑奇满意的悄悄离开,暗处的魔影,被蓝月寒点开睡穴,而后在他身上散了些白色粉末,魔影身上迅速散开一股味道。蓝月寒连忙避开,追向白剑奇的身影。

适才,他和白剑奇一样,看得清楚。这场女人间的争斗,他没有兴趣,却被慕容花末那最后一笑,刺得隐隐心痛了,她应该哭得,不是吗?

一张毫无美感稚气的脸,却为那双极美的葡萄紫眸,流溢出凄苍绝艳的笑容,而显得熠熠生辉。

白剑奇究竟什么目的,为帮那个女人做这样无聊的事情。

而这个小丫头,如斯单纯清澈,却被周遭的人一心嫉恨,难道非要置她死地才罢休。

见白剑奇去了绣云宫,蓝月寒皱了皱眉,往宗人府方向飞身而去。

慕容花末早已被宁远关进宗人府,小惠在门口求着守卫想和她一起被关着,却被宁远差人给送回了璞玉宫。

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干硬的地上,慕容花末胳膊环着腿,将额头撑在膝盖上。脑子里混沌一片,胸口的痛,从绣云宫出来时的隐觉,到现在清晰,一波波冲击着她的感官,腿抱的更紧,痛却扩大的更快,而后再紧,更痛,直到,失去意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