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一百、

逃后 诩涵 1543 2011-12-14 10:25:11

  “这不是第一次了,皇兄,要不要用在文洲时,那个方法。”

太医院的太医都被叫到了璞玉宫,慕容花末昏迷了一天没醒,兖凤鸣慌了。兖凤锦恰巧为接手青木的事,前来找兖凤鸣,一进宫,便碰到了吉祥端着药往璞玉宫方向跑。

随后来到璞玉宫,看见床上静静躺着的丫头,又看了看兖凤鸣,便说了这么句话。不说倒好,一说,兖凤鸣脸唰——的白了。

“昨天谁伺候的皇后?”

太医们都跪在地上,这时一个矮胖的小宫女怯生生从众人身后冒了出来,“回,回皇上,是,是奴婢。”

“昨天皇后,有没有出现呼吸微弱的症状?”

“回,回皇上,没,没有,奴,奴婢一直待,待在皇后身边看着,不,不敢离开。”

小宫女一害怕说话便结舌头,兖凤鸣挥了挥手,和太医上前,建议道,“皇上,宫里不是有一种通鼻醒脑的药,用来治晕厥的,那味道极刺。”

“还不去取!”

被和太医一提醒,兖凤鸣想起来,后宫的女子动不动晕厥,所以有常备这样的药。和太医刚起身准备去太医院取,兖凤锦将一个小瓶子从袖子拿出来,“臣弟这儿有。”

兖凤鸣一怔,随后接过去,打开瓶盖,捏开慕容花末的嘴,便往里倒。

“咳咳咳..........。”

果然这药很灵验,几声咳嗽后,慕容花末睁开了眼,眼前很模糊,身上很痛,她觉得还是很累,于是又闭上眼。

兖凤鸣松了口气,声调也低了些,“都下去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慕容花末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喃喃嘟囔道,“阿鸣,不要,杀她们,不要,末儿,怕!”

听伺候的宫女说,慕容花末一呓语,便是说这些,反反复复。兖凤鸣帮她翻个身,扯开亵裤,大腿和臀部,又青又肿。

兖凤鸣嘶——了一声,好像那痛是在自己身上。

从榻上取拉药膏,又涂了一层,把亵裤给她穿上,将被子给她盖好,再掖好被角,将她的头小心在枕上搁正,站起来打算离开。

“阿鸣!”

从亵裤被拉开,凉飕飕的感觉开始,慕容花末已经清醒了一半,感受身后的男人细细密密的情意,令她百感交集。

此时兖凤鸣已背转身,听到这句糯糥的喊声,背僵了僵。慕容花末撑着身子,挪到床沿,兖凤鸣道,“好好休息,朕还有事。”

“你杀了佩环和小惠吗?我不信你会杀,你没杀是吗?”

兖凤鸣重重吸了口气,一丝自嘲,几分酸楚,只处几天的丫鬟,她也会看那么重,那么他呢?稍有不悦,就要逃开,不是说喜欢他吗?宫宴上抛开他,还有前夜和蓟倾云........,那刺目的一刻,每每想起,就心如刀绞。

绷着嘴没出声,径直便要朝外走。

步子还没迈开,腰间被缠上一双手,软软的,散着淡淡的水仙味儿。

“我就知道,你是故意要吓我的,我出宫不对,宫宴上抛下你,不对。你罚我,我不怨你。换成是你那样对我,我也要揍你。”

兖凤鸣怔住,他想过慕容花末醒来,会怎样和他吵闹,或许又想逃跑,所以璞玉宫他已经多派了许多护卫,打算查清一切,不管她有什么目的,不管她是不是骗他,也要把她绑在身边。

可她刚才说不怨他。

“阿鸣,陪我一会儿,我好冷!”

能不冷吗?穿着亵衣裤,光着脚站在地板上。兖凤鸣皱了皱眉,拉开她,“到床上去休息,朕还有很多奏折没批。”

明显是拒绝,慕容花末咬着下唇,想着该如何挽回。宫宴那晚他没理她,她一夜没睡,加上此次出宫,他定存着误会,两个人,不能因为无中生有而彼此远离。她跑过多次,每次被追回来,心态便会有变化,而上次之后,她发现自己何其有幸,爱上他。而他其实和她一样,只是出于羞涩,按捺在心里。

因为在乎,所以他恨她对蓟倾云那样,打也打了,就不要再伤心了。

“那我陪你批奏折。”

兖凤鸣对慕容花末突然扭转的态度,却以为她是心虚。想起小惠昨天交代了全部经过中,见蓟倾云的那段时间,她说,皇后本醒了,吃了东西,又回去睡。和太医肯定慕容花末有很深的内力,若轻功去镜湖见蓟倾云,再反转回李川家,时间应该也够。想到这儿,兖凤鸣眸色一暗,抬脚就要走人。

慕容花末见此一急,上前欲抓住他,伤处一痛,腿便软了,嗵——得摔倒在地,兖凤鸣扭头便瞪过来。

“你若想跟去,就自己走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