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一百零二、

逃后 诩涵 1682 2011-12-14 10:25:11

  原来兖凤鸣打她,是因为所谓看见她偷情,慕容花末毛登时乍起来,为兖凤鸣不问事实,便用刑。不过只一瞬,她又琢磨着,不过只是自己捱了点皮肉之苦,只要佩环没什么事,小惠回璞玉宫继续伺候她,那她还是可以既往不咎的。

“我流了鼻血,头突然觉着晕,所以直到止了血,又休息了一会儿,才离开李川家里的。佩环可是一直陪着我,见着了的,小惠一直和李成聊天,她也许不知道。”

兖凤鸣还是怀疑,“那偏偏佩环失踪,人证没有了。”

“你是不是非要说我和他在一起,心里才舒坦。平素挺聪明的一个人,也会被妒忌冲昏了头。你又不是对我没有起码的认识,放着你这样的尤物在身边不要,去做人家小三,还有,像我这样丢在人堆里,半天都找不着的模样,和那风雪芙比。那,我也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

兖凤鸣上下瞅她一眼,心中恨恨为自己不平了一把。可?“朕亲眼所见。”

“风清澈一会儿女一会儿男,我到宫宴那天才知道他长什么样,难道没有可能,有人故意要刺激你,然后害我。又不是头一回,有人想我挂了。”

慕容花末无心快语,兖凤鸣眸色一黯,慕容花末所言,的确被他忽略了,其实证明她所说是真,倒是可以找一个人证明,琴仙子。

若真是冤枉了慕容花末,这人也打了。兖凤鸣凤眸一瞠,那天自己的确是太冲动了。

“不是说吃冻饺子吗?”

“转移话题,心虚了吧!哼!不行,我定要查清楚,谁陷害我。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老有人要除掉我呢?上回梅儿死,好像也有部分是针对我,还有晴雨裳,平河差点死在她手上。看样子,这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是病猫了。”

慕容花末乜着眼,皱着眉,若有所思。兖凤鸣蹙眉暗忖,忽然眸中精光一闪。

“朕饿了!”

“哦!”慕容花末应着,往房门口望过去,嘴里咕哝,“该煮好了!”

正巴望,刘全端了一口锅子进来,身后是吉祥,端着两只碗。

“老奴,见过皇上,皇后娘娘!这是皇后娘娘亲手做的冻饺子,刚吩咐御膳房煮好的。”

“正好,皇上说饿了,摆上吧!”说完慕容花末就往榻下跳,伤被扯痛,又呲牙了一番。兖凤鸣没好气将她抱起来,往一旁的桌子那儿走过去。

刘全连忙搁上那张桌子,吉祥将碗摆好,慕容花末掀开盖子,一股清香味儿马上散开,兖凤鸣眉梢一挑。

“皇后娘娘真有心,在璞玉宫亲自包好,来御书房前,就交代御膳房,到晚膳的时候煮好送来给皇上尝尝。”

刘全巴结,其实是调和皇上这两天的坏心情,兖凤鸣心头一暖,这丫头,没想还有这么温柔贴心的一面,本就因为慕容花末无怪无怨,柔软了心情,这会儿,溺得化了般!

见皇上神情暧昧极了,刘全使个眼色,和吉祥退了出去,慕容花末夹起一个饺子,递到兖凤鸣嘴边,想起在文洲阮员外家那次吃鸡,兖凤鸣终于露出这几日都不见的会心笑容。

“知道吗?我刚记事的时候,那时爸妈还在,每次家里人都聚齐了,就在一起包饺子。后来,爸妈出了空难,哥哥为了.......。”

慕容花末说道一半,眼睛红了,低下头声音也低哑了,“那天宫宴,看见蓟倾云被袭,我想起来,哥哥是怎么死得了。”

“去机场回来,他说他开车,可我非不干,后来到一个三叉路口,碰上前面开来一辆泥头车,我打急转向,撞到了隔离墙,而后我和哥哥跑下去,车上的汽油流出来,被引燃,快爆炸的时候,哥哥把我扑倒在地上,他身上全是血。”

“末儿!”

兖凤鸣吃得意犹未尽,慕容花末一边越说越激动了,兖凤鸣连忙打断她,把她拉到自己腿上坐下,慕容花末搂住他的脖颈,使劲憋着鼻翼的酸意,兖凤鸣轻轻一叹。

慕容花末的哥哥为她能活,毫不犹豫牺牲了自己,而他母亲同样为了他,忍辱嫁到郦国。

“阿鸣,我知道你迷惑,可,可要我怎么和你说,就连我,到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消化这个事实,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或存在什么目的。我是慕容花末就这么简单,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连这具身体都不是我的,这具身体可能是关灵的,但我不是关灵,我是慕容花末,只是一抹魂灵,来自未来世界的灵魂,进驻到这具身体里。你相信吗?”

兖凤鸣,僵住了!

“我的家乡,在未来世界,那儿有能载人飞天的飞机,有满地跑的汽车,有能登上月亮的火箭,还有导弹航母..........。”

随着慕容花末不断细致的解释,兖凤鸣精彩的表情,开始慢慢恢复平静,直到慕容花末口干舌燥讲完,兖凤鸣深深看着她,良久,只问了一句,“这么说,你比朕还大半个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