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逃后

一百零三、

逃后 诩涵 1352 2011-12-14 10:25:11

  兖都西城门口,兖凤翔和莫雨两人,窝在不远贫民花子最多的何街,盯着城楼上不一会儿就要换班的守卫。

宁远站在一家普通小户家的大门,从门洞里,往外紧盯着两人。

过了约一个时辰,两人同其中几个乞丐像是闹了口角,场面一下子乱开,城门口的守卫往这里看了一眼,没有反应。

不一会儿,两人从中间挣脱出来,往原住的地方回去。

十大杀手,还是没有出现!

宁远腹语通知不远两名羽林军,继续盯着那群乞丐,是否有异样,而后离开。

璞玉宫的慕容花末,听到佩环失踪的消息,把小惠接了回来,同时,找兖凤鸣借了张兖都地图,通过刘全,了解了一下兖都的地理环境及具体的人文特点。

时至亥时,小惠从御膳房回来,嘀嘀咕咕埋怨开,“皇后娘娘,皇上三天都没来过了,您也不去主动看看?”

没来过?他来得时候你正会周公。

慕容花末瞅着桌上画得乱糟糟的纸,“小惠,佩环已经失踪了有五天了。”

“哼!听说,原太子妃也被皇上给接进宫了,听说那女人没嫁太子前,和皇上是一对儿呢!”

“不是尘儿才和他是一对的。”

慕容花末漫不经心,这两天兖凤鸣说,会处理手上剩余的棘手的事,没多少时间能过来陪她。

“尘儿是尘儿,那何晚晴是何晚晴,不一样,一个是一同出生入死,一个是指腹为婚。”

“哦?指腹为婚?真还有这种事,呵呵!”

小惠跺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慕容花末托着下巴又在纸上画来画去,只想自己的问题,“怎么看,都是她有问题。”

小惠听到,眼睛一亮,慕容花末已扭头看向她,“小惠,有没有黑色衣服?”

慕容花末准备主动查探究竟是谁,在她身边布置了那么多手脚。御书房兖凤鸣收到无影的来报后,已在半柱香前,赶去了镜湖西岸。

沿着镜湖西岸的柳堤,兖凤鸣来回的踱了百步,虽已入夜,御林军点上了火把,将西岸照得通明,凡游湖的人已在一个时辰前清场。李川坐在一角,盯着眼前的尸体出神。

初看到这具尸体时,他脸色煞白,现在要恢复了许多,影卫来报,有人在此打斗,用桐油点着了一座画舫,里面数十名女子,全部葬身水里,其中一人,外貌特征,象佩环。

虽然是皇上乱点鸳鸯谱,可几日相处,李川发现佩环,虽性格泼辣,但心肠耿直。不知到自己是否喜欢,但总算庆幸,她是个好女子。

“面容尽毁,李将军,能肯定她的身份吗?”仵作做了记录,看向李川,想得到身份证实,李川摇摇头,又点点头。

佩环临去宫里前,他给她买了支玉镯子,这个女人手上也戴着,似乎是一样的,那个摊子上,摆了一堆一样的,他对这些没有认识,只觉得好看,便买了,结果送给佩环的时候,她骂他是冤大头,被骗了,当时他很生气,但看她偷偷摸摸还是很高兴的戴着去了宫里,心情马上转好,拉着李成去喝了几两。

仵作见他呆滞着神情,叹口气,兖凤鸣走过来,“尸体的身份没有确定,御史大夫李焕山。”

这时从他身后冒出一个小个子黑瘦,大概三四十岁的官员,忙抱拳道,“臣在。”

“三日内将死者身份确认,呈给朕看看。”

“微臣遵命。”

李川听兖凤鸣这么说,眼里一抹光亮,这时有衙役又捞上一具尸体,吓得叫了一声。

几个羽林军围过去,也变了脸色。兖凤鸣跟着声音过去,刘全随在他身后,暗恼青木不在,官府的仵作,见识太浅。

被捞上来的尸体,是一具男尸,俯身在地,后背腐烂,且腐肉呈绿色,不同中毒是发黑。

这时一个仵作捂着鼻子上前,将他翻开身,正面胸前,一个大洞,里面是荧绿地一股液体,缓缓往外流着。

这时刘全大喝,“退后,千万不要碰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