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冰和水的区别

谁知他心

冰和水的区别 金勿 1355 2011-11-07 18:00:51

  “一大早开始有什么高兴事啊?”语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你不会也像彦英那样吧,那我就和你绝交’。

“干吗干吗,我又没做什么坏事,放心啦~我又不是某人~~~”我往彦英那儿瞟了一眼。她一副我怎么了的无辜。呵呵,可爱的玩意儿~

“哎,砂之你听说了吗,听说那个卞赤远是副校长的儿子呢。怪不得一脸的不在乎。”彦英又不知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不过一向是很准确的。这就是热爱帅哥和八卦的职业道德精神?坚决提供第一手最准确的消息?

“真的假的啊,不是说这儿不让靠关系吗?那又是假的喽。”语嫣就像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一样。

“谁知道呢。再说人家是副校的儿子,不靠关系是不是很浪费啊?”你说她这是什么思想!浪费?您还真是节俭呐,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怪不得老师会不时的瞅他一眼,怪不得他怕招老师,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啊。还挺低调啊,还算难得了。现在的二代啊【只指有品德有缺陷的】,管他什么二代给他得瑟的吖,腿给他哆嗦散的了。

“哎,你知道了嘛,那个一年一班的帅哥是副校的儿子!”

“真的啊?他命好好哦~”“..听说...”“...副校.....”

“.....是啊是啊,你也听说了啊......”

天啊,有没搞错?!这儿真是高级学府吗,怎么散播速度比病毒还快啊。--一路上一直都有人在议论。我应不应该对这儿的教育质量起一下质疑呢...

卞赤远已经在座位上了。班级里童鞋们耳咬耳,估计也就是从一大早听出茧子的那桩事儿了。我安静的坐下来。他表情不太好,他尽力隐瞒应该代表他不希望这件事被宣扬出去。现在到好喽,满城风雨了。

上课已经好半天了,他似乎是一点也听不进去啊。

“同学们,把黑板上的这段抄下来。别说我没告诉你们,这是重点。”说完她就自行下课,把我们晾在这儿写了!重点?这儿真是重点?!

他也拿起笔去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写些什么吧。他还在写。我晃晃~轻轻地晃晃~小桌桌~他的笔在纸上画着波浪线~他抬头看我,我形容不大出那是什么表情,郁闷、焦懆、惊奇?他又埋头写,我又晃。他再次抬起头看我,我假装不知道继续写我的。赫!--我的纸上可不只是波浪这么简单啦,它在组着奇异的图形。他竟然用笔敲我的笔头,这算什么啊?报复?

“干吗你?”我理直气壮的问。

“和你一样啊。”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们互相对视着,两人忽然无奈又【好笑的?】笑了?这算是比喻了嘛...(那就算吧..)

他叹了口气。

“为了那件事吧?副校。”他盯着我,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就说出来吧。

“那就是是喽。”他没否认。

“因为自己是副校的儿子感到对不起大家?因为你是靠这层关系才进来的感到羞愧?其实这些也没什么只是感觉自己不够优秀?大家是努力拼命才进来的而自己却是什么都没做就那么顺理成章?”

他无奈的看着我,似乎是在质问我,看不起我是吗。

“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每个人的家庭和父母是没有办法选择的,再说家庭条件优越也不是什么坏事。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只要你努力,表现出你的态度,表现出你的积极,大家一样会承认你的。不必在乎一时的冷言冷语,总会过去的。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现在的话,但我想说的是----没有人会看不起你。”这么一连串的话说完了,自己也冒了一身冷汗。万一他不是在想这个,那这个脸啊,我往哪扔都捡不回来喽。

他嘴唇微张犹豫了几秒。

“..谢谢...我会努力地...”他转过头看着窗外,轻叹了口气。我看见他大拇指的指甲刺进了食指。本想去阻止他,但那也是他的自尊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