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一鸣惊人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3002 2013-07-03 13:11:20

  坐在家属区,雨珊看着那么多人心里很不舒服,习惯了安静的环境,现在一下子那么多人多少会有些不习惯的。所以悄悄地起身,向外走去,慢慢的来到了御花园。真的和电视上演的一样,御花园里有很多花,有好多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

站在凉亭里吹着冷风,看着那池塘里的荷花,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夜君邪也是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平时一般都是能躲就躲,可是这一次父皇下了诏书拖不过去了只好来参加,那些大家闺秀每个身上不知道擦了多少粉,都快被熏得背过去了,好不容易逃到御花园来躲一躲。

正走着,突然看见对面凉亭上有一抹倩影,不知是谁家的小姐,本想掉头就走的,实在是不喜欢和女人呆在一起,可是就在夜君邪准备转身的时候,雨珊真好转过头,四目相望,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对面的人好像很熟悉,似乎他们早就认识,可是都明白并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

看着转过身了得雨珊,夜君邪真的有被震惊到,虽然自己见过的美女很多,可是这个女子不想她们,她清纯中带着妩媚,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见她就自然的联想到了玫瑰。

遥遥相望了好久,回过神来时,都尴尬的一笑。雨珊从来也没有对一个人那么失态过,就是在见到三王爷时也只是呆了一会,可是刚才居然对着一个看不到长相的男人失神那么久,这是怎么回事?

慢慢的退出凉亭,向着宴会的地方走去,这宴会也差不多该开始了,可是走到夜君邪身边时,不知道怎么的,心没来由的一下子好疼,为了不表现出异样,雨珊轻捂着心快步的向宴会的方向走去,就在刚走过夜君邪时突然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个公公,一下子撞到雨珊,因为只想快点离开而没有怎么注意,被这突然的冲击力撞得失去了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了地上,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没事吧?”看着雨珊要跌倒,夜君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想也没想的就冲过来扶住她,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很久以前自己就是那么做的,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

“恩,没事,谢谢你。”快速的挣开夜君邪的怀抱,站稳住脚,雨珊心里一阵狂跳,真是见鬼了,怎么会这样。

这种感觉让雨珊很心慌,快速的逃离现场,向着江南天落座的地方走去。看着落空的怀抱,夜君邪的心里似乎也变得空了。抬手摸上那天捡到的那条手链,看着那朵特别的玫瑰,心里有一块地方在塌陷。

回到会场后,雨珊慌忙的坐下,面上却不漏分毫,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你刚才去哪了,这宴会都快开始了,别再乱走了,小心迷路。”江南天看着女儿回来心下总算是放下来了,刚才看见几个同僚,刚过去跟他们打了一下招呼,转过身来就没看见这个丫头,这皇宫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留神就会迷路了,况且雨珊从来没有来过,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娘娘或是公主王爷的他们江家可就完了。

“没去哪,就是有些闷,出去走了一下。”没有多余的解释,对于这个父亲,雨珊没有那么亲近,语气是一贯的冰冷。

“七王爷到。”突然门口一阵叫声,雨珊抬头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带着面具额人走进来,原来是他,那个自己刚才遇见的男人,他就是七王爷。

曾听紫菱说过,这个国家叫做沧溟,三王爷俊美无比,七王爷在很小的时候因为一场火灾面部毁容,所以一直带着面具。不过这样一个男人,光看那气度和身形就知道长得一定不耐,真是可惜了,雨珊在心里为他感到惋惜。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抬头的时候居然看见七王爷看着自己,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因为在看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神早已转向了另外一边。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突然听见太监那分外尖锐的叫声,所有的人都底下了头,恭敬地给他们请安。

“臣等叩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跪在地上,等候着皇帝的命令,这古代就是麻烦,动不动就跪,可是雨珊上跪天地,下拜父母,其他人与她何干,还好自己站在的是角落别人也没太注意,所以没有看见雨珊的行为,不然准会被扣上一个大不敬的帽子。

“众卿家平身吧,今天只是一个小小的聚会,不必拘礼。”说完带着皇后坐下来。雨珊抬头看着皇帝,这个人虽然看是温和,但是眉宇间藏着的狠厉却让人害怕,王者气度一览无余,虽然年过半百,可是看上去还像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而身旁的皇后一直带着和煦的笑容,举止优雅,仪态万千,真不愧是宫中的女人,对于什么场面都经历过了,才会那么淡定。看长相就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女,要不不知道她是太子的母亲,雨珊肯定会把她看成是小女孩。

这古代人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皮肤都那么好。

“今天请众位爱卿来,不过是想聚一聚,凑个热闹,所以大家不必拘礼。”皇上缓慢的说着。

“今天那么高兴,还有幸得以见到沧溟的第一美人,不如就让第一美人为我们弹奏一曲,以助兴如何?”下边有人提议,江诗情听着别人那么夸她心里不知怎么美着呢,又怎么拒绝。

“那要看江卿家的意思了。”说着把问题抛给了江南天。

“那是当然,能为皇上献艺那是小女的福气。”江南天奉承着。江诗情拿着古筝上台献曲。

曲子委婉动人,时高时低,就像是高山上的一泓清泉,令人心旷神怡,一曲终众人纷纷鼓掌。真不愧是沧溟的第一美女,不仅长得好看而且琴艺还那么好,看着台下众人的反应,江诗情心里乐得不行,自己可是沧溟的第一美人,怎么会给自己丢脸,挑衅的看着雨珊,眼里的第一丝毫藏不住。

“江爱卿的女儿果真的美艳动人,而且还才华横溢,这一曲谈得确实很妙。来人赏。”

“臣女谢皇上夸奖。”看见自己被皇上赏识,江诗情更是得意。

“素闻张爱卿的女儿也是一大才女,不知是否可以上来一展风采?”这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听见自己的女儿被提名,张成面上一起,马上站出去。

“是皇上抬爱了,小女不才,只是略懂皮毛。”说着客气的话,可是脸上的表情早已出卖了他,看着这些人在这里虚与委蛇,雨珊就觉得无聊。

张沁羽上台跳了一段舞蹈,以雨珊这个代人的角度来看都将觉得很美,何况看着那些大臣们迷离的眼神就知道了。

“没,真的是太美了,来人赏。”接下来又是几个大臣自告奋勇的让自己的女儿上来表演,对于这种变相的明争暗斗雨珊真的是没有兴趣,只希望能够早点结束回去。

“素闻江将军的女儿个个貌美,才华横溢,五小姐更是无人能及,今日不知有没有荣幸看到五小姐的表演?”说话的正是江南天的死敌,两人一直在朝上都是对着干,现在想要借雨珊来打击自己,江南天听见雨珊的名字被人提起,心下一慌,虽然雨珊恢复了,不在痴傻,可是因为以前一直痴傻,所以并未让人交过她什么,现在要她上台表演那不是胡闹吗。

“哦,爱卿的五女儿也要表演吗?朕很期待。”虽然也曾听说过江家的五女儿痴傻不已,可是江南天拿着先皇御赐的金牌来皇宫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老三,虽然答应了,可是心里还是不同意的,怎么可以让一个傻子嫁给老三呢,可是又不能违背先皇,况且江家为朝廷有大功,要是不答应于情于理都不合,现在趁这个机会刁难一下她,如果犯了什么错,自己也好找到借口推掉这门亲事。

看着推不掉,江南天心里很忐忑,可是又不能违抗圣命,周围的人都是一片的戏谑,等着看戏,看着他们的表情,雨珊觉得好笑,这些人想看她的笑话那也要看要没有这个本事。雨珊本是坐在角落不想被人注意,谁知道躺着也中枪。

“爹爹,不用担心。”说完大踏步的走向了舞台中央。

“那雨珊就献丑了。”是谁传闻江家五小姐样丑,人痴的,现在看见的人都会觉得比沧溟第一美人的江诗情都还要美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是个傻子能娶到那么美的人也不错。

“不过在此之前臣女还需要一些东西,希望皇上批准。”说着把自己要的东西写在了纸上,让太监呈给皇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