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将军府五小姐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3259 2013-07-03 13:11:20

  好不容易找到一条河,蹲下来准备洗一下脸,看见河里陌生的面孔,玫瑰的大脑里闪现出一些记忆,在将军府受欺凌的日子,被人绑架下药侮辱的日子,被害掉下山崖的日子,一切的记忆都是那么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

“这是怎么回事?”没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为什么自己身上穿的是古装,为什么自己的脸不是原来的样子,一切都是那么的怪异,明明自己就在那场爆炸中必死无疑,可是却在这里醒来。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给自己二次生命,那这一次就一定要活出自己,不在受任何人的束缚。看来这个样子自己是穿越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国家。以前俞佳总是会给自己灌输一些穿越的故事,本来就觉得那是天方夜谭,可是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觉得很幸运。

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来叫江雨珊,爹不疼,被人欺,生性胆小,天生痴傻。现在她玫瑰来了,那她一定会替江雨珊活出自己,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付出代价,江雨珊你放心我会让那些欺负你的人跪在地上求你原谅,既然老天让我来到这里代替你继续活下去,那么我就会活得精彩。

收拾了一下心情,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江雨珊。

雨珊循着路慢慢的向外走去,路上行人还不是很多,但是看着雨珊现在的样子都在一旁指指点点,身为现代人的雨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看着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雨珊看了一下自己,马上知道了那些人为什么那样看自己。加快步伐,还好江雨珊的记忆里对将军府的路线并不陌生。

推开门走进去,可是刚刚推开门一个身影就冲了过来,紧紧地抱着雨珊。

“小姐你去哪里了,我担心死你了。”紫菱看着狼狈的雨珊心里一阵疼惜,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大概十六七岁的小女孩,雨珊的记忆中出现了那个在自己最狼狈,被欺负的时候总是挡在自己面前,是在这里唯一一个真心关自己的人。就和俞佳一样,俞佳也是总是保护自己,想起俞佳玫瑰就会觉得难过,不知道险遭俞佳怎么样了。

“我没事,紫菱你别担心。”安慰的摸着紫菱的头。看着这样的小姐紫菱总是觉得怪怪的,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还没等她们叙完旧就有不识相的人冲了上来。

“哟,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将军府的傻小姐吗?怎么穿成这样,还穿着男人的衣服,昨夜一整夜不回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吧?”说着轻蔑的朝着雨珊上下瞅了瞅,嘴角的嘲讽之意越加的明显,看着这个小贱人这个样子,昨晚那些黑衣人一定把她“伺候”的很好。要是让老爷知道现在的她是残败之身不知道会是神马表情。

一大早就过来看戏,这个女人还真是闲的,她玫瑰可不是江雨珊,那么软弱,任人欺凌,现在她回来还想要像原来一样欺负她那就倒霉了。

“大娘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雨珊吗?那真是雨珊的荣幸啊。”看似礼貌却满满的讽刺的意味,看着这样雨珊,张兰芳心里一惊,这丫头怎么一个晚上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不一样了,可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看着张兰芳那张像是见到鬼一样的表情,雨珊心里就大爽。

“贱丫头,说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了,整夜不归家,跟那个野男人去苟合了。”说着不屑的看了一眼雨珊。

“大娘可别给我乱扣帽子,我昨晚去哪了大娘还不知道吗?”看着张兰芳那一副丑恶的嘴脸,雨珊就知道昨晚的事一定是她做的,哼,敢对她动手,就看你的命有没有那么硬了。

“死丫头,你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听着雨珊的话张兰芳心里一激,这丫头难道知道了,不可能啊,自己做得那么隐蔽,而且以她的那种痴傻程度怎么可能知道。眼神闪躲着。雨珊一直盯着她,看着她不安的表情嘴上的嘲讽更胜了。这丫头怎么一夜之间变得那么伶牙俐齿,句句话都看似礼貌,可是语中带刺,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小翠办的这叫什么事,不是让她找人把这个小贱人的清白毁了以后剥光了丢在将军府门口吗?可看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好像没事一样。

心里别提有多不甘心,江诗情一早起来看到大门边有那么多人就知道娘亲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办法来修理这个小贱蹄子,可是走过去发现娘亲被那个贱人气得不轻。

“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还已有所指的看向张兰芳。那冰冷的眼神似乎要将张兰芳剥皮了一样,全身冷汗直冒,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有那么强大的气场了。江诗情也是被她那眼神吓得全身一激,可是还是撞着胆子向前买了一步。

“你这个贱丫头你说谁呢?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敢在这里撒野。”十分不屑的语气,配上那高傲的话语,就像一只骄傲的公鸡,厄不对,更确切的说是母鸡。雨珊被自己的这句形容给逗笑了,看着雨珊莫名的笑意,江诗情心里更加没底,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可是就那么一个傻子能做什么呢?心下安慰着自己,也就慢慢的不那么担心了。

“贱人说谁?”雨珊听见左一口贱人右一口贱人的身上的温度更加的低,几乎快要成冰了,语气里透着浓浓的不爽。听着雨珊那来自地狱似的声音,江诗情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颤栗,可是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大小姐,嫡女出生的她怎么可以容忍别人对她不敬,当下想也没想马上回答。

“贱人骂你。”

“噗,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这个女人真的很蠢,果然是胸大无脑,雨珊无奈的摇了摇头,周围的家丁丫鬟们听到江诗情的回答都不禁笑出了声,后知后觉的江诗情才发现自己中了雨珊的套,立即气不打一处,抬手就想给雨珊一耳光,可是被张兰芳拉住了。

“你们都给我闭嘴,谁在笑就拖出去打五十大板。”张兰芳怒斥着,看着雨珊的样子张兰芳也是气不打一处,可是只要想到一会大家知道她已是残花败柳之身看她还能得意多久,嘴上一抹笑意隐约可见。

“娘,你干嘛拉着我,我不给那个贱人一点教训难消我心头之恨。”看着娘亲拉着自己,江诗情很不解。张兰芳轻轻的拍了一下诗情的手,安慰一下她。

“放心吧,娘不会让你白受委屈的。”

“臭丫头,你昨晚一夜未回府,今天还穿着男人的衣服出现在这里,你难到还想狡辩,说你没有出去与野男人苟合?”恶毒的嘴脸马上展现出来。

看着这样的张兰芳,雨珊并不理会,看着她一副是在必得的样子雨珊就觉得好笑。

“来人,来五小姐去验身。”说完身后早已准备好的两个嬷嬷样的人走到雨珊面前,准备拉着雨珊进去。

“别碰我,我自己会走,不过要是验出来我还是完璧之身,那张兰芳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两个嬷嬷在张兰芳的指示下也走了进去。

“哼,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嘴上闪出诡异的笑容,那两个可是自己从娘家带过来的人,就算你江雨珊还是完璧,今天也会变成残花败柳。张兰芳想着一会的情景,嘴上的笑意更加大了,看着娘亲这样的笑容,江雨珊知道今天江雨珊是逃不过了,看她还怎么跟自己挣三王妃的头衔,越想越开心。

雨珊跟着那两个嬷嬷走到了内屋,两个嬷嬷把门关上后走过来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过去,把衣服脱掉。”对着雨珊吩咐道。看着她们的表情雨珊就知道有猫腻,想要验她的身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就你们凭什么让我脱我就脱。”不屑的扫了一眼那两个嬷嬷,薄唇冷不丁的突出这几个字。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就准备上来拔雨珊的衣服,看着她们的动作,雨珊也不闪,等她们碰到自己的时候一个翻山擒拿手将她们按在地上。

“哎呦,我的手啊。”鬼哭狼嚎的叫着,感觉自己的手就要断了一样。

“现在还想要验我的身吗?”用力的拧了一下她们的胳膊,立即听见她们凄惨的叫声。

“不敢了,不敢了,放了我们吧。”现在自己的小命要紧,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只能一口答应。

“那这道一会出去怎么说了吗?”看见她们点头如摇蒜的样子,雨珊没有打算就这样相信她们。

“知道了,知道了,姑奶奶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也是为主子办事啊。”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那闪烁的眼神,互相交流的一眼,虽然极快但是还是没有逃过雨珊的眼睛,想打囫囵站,也不掂量着自己的分量。

还好在给那个男人找药的时候有看到几株毒药,藏在了怀里,现在看来都是提前排上了用场。一手掐着嬷嬷的下颚,将毒药快速的投进她们的嘴里,然后放手。

“你们现在中了我的毒,只有我有解药,如果不乖乖听我的话的话,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个人,美盻中满满的都是冷意。

“不信吗?你们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有点麻,然后小腹剧痛?这只是开始,如果没有解药的话,三天之内必定肠穿肚烂而亡。”看着两人疼得额头冒汗,雨珊知道自己的效果达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