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真面目示人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3218 2013-07-03 13:11:20

  摸着自己的脸看着这张平淡得出奇的脸,突然觉得有点不对,虽然整张脸贴合得很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在脖子和下颌对接的地方,有细微的痕迹,用一般的水是洗不下来的。叫紫菱拿了需要的东西,关上房门,把药水涂在下颌的地方,轻轻的撕开。原来这真的是一张人皮面具,做得那么的完美,就连她这个易容高手都差点被蒙骗住了,不过那么多年的历练看来不是白练的。

撕下后的脸原来是那么的完美。雪白的皮肤,色泽红润,肤若凝脂,一点朱唇,整张脸就是妖艳与清纯的结合,如果说以前的她是一朵妩媚又不是风情的玫瑰,那现在的这张脸就是一朵艳艳却又青涩的玫瑰。

简单的画了一下妆,整张脸更加的光彩照人。打开门走了出去,紫菱看见眼前这个美丽得过分,就连被誉为是沧溟第一美人的大小姐都不及她三分之一,这是谁,她家小姐呢?

“傻了啊?”看着紫菱呆呆的看着自己发痴的样子,雨珊就忍不住想要逗她。

虾米,啥,这是她家小姐,怎么可能?

“小姐?”还没有办法相信这个样子的人会是自己家的小姐,和小姐在一起那么久,一直都是看着小姐的那张脸长大,现在小姐变成这个样子,紫菱一下子没有办法接受。

“是,我是你家小姐,所以你回神吧。”这声音是小姐的没错,可是这脸、、、

“真的是小姐?”紫菱还是不敢相信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小姐。雨珊对紫菱无语了,并不打算再解释什么,抬脚向外走去,以前的雨珊之所以会把自己的脸遮起来是害怕自己被人害,可是现在的雨珊可不拍,有那么美丽的资本不利用怎么对得起自己,个性张扬可是她一贯的作风。

“诶,小姐你去哪啊?”回神过来的紫菱看着雨珊早就丢下自己走远了,慌忙跟了上去。

走到主院,发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当然因为这张脸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是在是太大了,江诗情看着光彩照人的雨珊心里嫉妒的因子在膨胀,怎么可以,沧溟第一美人的称号可是她的,现在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女人是谁,不可以让她夺走自己的称号,而江南天和张兰芳看到这张脸也明显被震惊了,但两个人的心思却是不同的。

这张脸江南天太熟悉了,每晚做梦都会梦见,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而对于张兰芳来说这张脸就是噩梦,当初就是因为这张脸让自己和老爷彻底撕破嘴脸,从那以后都是独守空闺,每每只能独自垂泪,她恨极了这张脸,恨不得毁了她,眼里的恨意是那样的强烈,对于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雨珊都看在眼里没有放过,对于张兰芳的恨雨珊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爹爹。”乖巧的叫了一下江南天,看着他那眼中带泪的样子雨珊觉得也许他也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关爱自己的,饶雪箬和江南天的事雨珊还不知道,所以对于有时江南天对于自己的恨意雨珊还是很迷惑,看来下次要找紫菱问清楚。

听见雨珊的话江诗情一下子被雷得外焦里嫩,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傻子一夜之间不仅变得不傻了,而且还变得比自己漂亮,怎么可以,她均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心里暗暗地算计着要怎样毁掉着一张脸,毁掉这个意外。对于江诗情眼里的嫉妒雨珊看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个女人不足为患,倒是张兰芳那个心机深成,老奸巨猾的人还是得小心一点。

“雨珊,真的是你吗?怎么之前你的样子和现在差那么多?”其实在看见雨珊的样子的时候江南天就知道了这是她的女儿不会错的,昨天看着她的样子心里还很愧疚,现在看见女儿这个样子也算是欣慰了。不过一想起那个女人的背叛,江南天心里还是恨得不行,爱有多深,很久有多深。

“恩,是我。”没有过多的解释,雨珊本就不是一个爱解释的人,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对于这个女儿现在的表现江南天很无奈,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失职,不能责怪她无理。

“那走吧。”说完转身上了马车,其余的人都也都上了马车,一路上相对无言,江诗情一直用眼睛瞪着雨珊,似乎这个样子雨珊就会怎么样一样,真是幼稚得不行。

这样尴尬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下车,整个路上都没有人说一句话。雨珊跟着大家下车后,刚站在马车边就听见一声吆喝。

“三爷来了。”

“是啊,三王爷来了,他可是神一般的男子,是我心目中的神,这次能跟着父亲进宫主要就是为了看他。”

听着旁边女子的交谈,雨珊也对这个传说中的三皇子产生了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三王爷来了。”看见夜凌傲走过来,江南天马上就走了过去,这个三王爷可是现在手握大权的人。皇上对他也是极其的欣赏的,要不是他不是嫡出,估计现在的太子之位就是他的了,沧溟向来都是以嫡出为太子。

“恩,江将军也到了。”没有多余的表情,冷冷的瞥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看着江南天吃瘪雨珊心里觉得好笑,看吧,这马屁拍到马屁股上了吧。

不过这个三王爷确实长得很好,高挺的鼻子,一双丹凤眼,性感薄唇,比女人还要好的皮肤,这个男人未免也长太好看了吧,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难怪那些女人会觉得他是神。虽然在现代见过的美男子也不少,可是像夜凌傲这样的极品还真的很少,不过雨珊可不是花痴,沉醉了几秒钟后恢复过来,看见江诗情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夜凌傲看,雨珊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这个女人看上去恨不得马上爬到夜凌傲身上一样,这样子就只差流口水了,不过既然她那么喜欢夜凌傲,想要做她的妃子的话,那为什么自己“不成人之美”呢?想想就很期待,当夜凌傲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会是什么表情,还是现在这一副谦谦君子的摸样吗?应该会破功才对,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轻笑出声。

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笑声,夜凌傲转过头来正好看见雨珊偷笑的样子,四目相对心里突然多了一丝什么,这个女人好美,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女子,看着她那狡黠的笑容,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爷,宴会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向南走到夜凌傲身边提醒着他,夜凌傲才回过神来,这个女人自己要定了,心里对于这个女人有了想要占为己有的想法。

“恩,进去吧。”瞥了一眼雨珊,夜凌傲快步走了进去。

“我们也进去吧。”说着江南天带着家眷进入。

话说早上从林南找到夜君邪后,回到自己的王府,林南马上把黄浦溟叫了过来,皇甫溟在江湖上可是有着医圣之称,要不是那次自己外出办事中途遇见深陷危机的他,他们也不会成为朋友,现在黄浦溟也不会在暗门帮自己。

“怎么样?”看着黄浦溟那怪异的眼神夜君邪问道。

“很奇怪,你明明是中了很烈的毒,可是为什么没有毒发的迹象呢?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抑制住了。”黄浦溟对自己的诊断从来都不怀疑。

“是吗?那也就是说没事了?”其实在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没什么大事了,昨晚毒发的情景自己还记得,要不是事先封住了心脉恐怕早就去见阎王了,可是在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伤口被处理过,还敷上了药,而且似乎没有什么疼痛了。

“恩,确实是这样,不过君邪,我很好奇,是什么人帮你处理的伤口,这个人对毒和药懂的看来并不比我少,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是什么毒,并对症下药,看来是个行家啊。”听着黄浦溟的分析,夜君邪对那个女子也充满了好奇,只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对自己做的事,夜君邪就气得牙痒,等找到这个女人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她才行。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对你动手啊?”对于昨天夜君邪中埋伏的事皇甫溟还是很关心的,虽然知道那么强大的他是不会有什么事的,但是敢对夜君邪动手的,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以暗门那么强大的后盾,这些人都敢动手,看来这背后的实力也非同小可。

“是天地会的。”风轻云淡的说着,似乎自己是个看客,并非是昨天被追杀的人。

“林南,你马上去给我查一下天地会的底细,我要知道昨天对我动手的是什么人,既然敢动手就要有要付出相应代价的觉悟。”脸上的冷意乍现。林南跟了夜君邪那么久,对于夜君邪的想法多少还是能猜到一些,看来这些不知死活的帮派是要等着被灭门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下去了,对了你今晚进宫赴宴,听说所有大臣都会把自己的女儿带去,你记得为自己找一个哦,说不定有看上的。”戏谑的看了一眼夜君邪,外边对于夜君邪的留言他怎么会没有听过,夜君邪是不是断袖他是清楚的,可是对着这个朋友,皇甫溟还是忍不住调侃几句。

“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怡红院去做**。”威胁的口气让皇甫溟冒了一身冷汗。

“我看还是算了。”说完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