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我是谁2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2591 2013-07-03 13:11:20

  林子寒看着那个眉头微皱,脸上布满薄汗的男子,心中一阵好奇,这个男子倒地是遇见了什么怎么会伤得那么重,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眼瞎的当务之急就是得马上让他退烧,不然人会烧傻得。刚才给他擦拭干净后自己也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没想到天下还有那么好看的男子,就连自己建了也为之震惊,不过很快他就缓了过来。

拿过夜宇轩额头上的毛巾,在盆里拧了一下接着给他敷上。睡梦中的夜宇轩很是不安,一直在梦中。此时的他看到那是他们刚到殷家山时遭到埋伏,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暗卫死在那帮黑衣人的刀下,怒目而视这帮人。这个仇自己会牢牢的记着的,看着自己的暗卫为了保护自己命丧刀下,自己心里有一万个不安,老天真的要这么亡了自己,可是自己好不干啊。

“既然你要死了,我也不怕告诉了,想要你的命的人是皇后。”

“是皇后。”

“皇后”脑海中一直传来这个声音,心里的恨翻江倒海,眼里慢慢的绝望,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自己。

此时梦境一转,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一个小男孩躲在花园中,脸上流露出一抹悲伤,眼神淡漠的看着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拥着一个女人,满脸的笑意,似乎很宠溺,眼底的笑意直达心底。女子在男子的怀中娇笑着,甜蜜而羞涩,男子是不是的逗弄一下她,手抚着她秀丽的发脸上满满的笑意。

梦境又是一转,出现了一个很冷清的宫殿,虽然依旧很繁华,可是那股清冷却让人不寒而栗。围栏上一个女子坐在那,两眼无神,女子肤若凝脂,发色如墨,细细的柳叶眉,盈盈一握的纤腰,莹润饱满的唇,大大的杏眼,娇俏的鼻子。只是女子的眼神黯淡无光,带着淡淡的忧伤,身子羸弱,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的样子。

看着那个女子心里微微的疼。女子望着远方出神,两眼无光。

梦境再次一转,出现一个两个小男孩,一个小男孩在前边跑着,另外一个在后边追着。

“哥哥,你等等我啊。”后边的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说着,说完还停下来喘了一下气。

“倾南你快点啊,母妃还在殿里等着我们呢。”说完跑了回来,拉着夜倾南的小手向着前边跑去。身后的小男孩脸上溢出满满的幸福的笑容。

再次一转,一个男子坐在书房中处理着各种事物,很忙的样子,这时门一下子打开了。

“哥哥,你休息一下吧,先喝碗参汤。”说完递上一碗参汤,看着来人冷漠的男子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倾南不用担心,我知道。”说着伸手接过参汤喝了下去,只有在夜倾南和宁妃面前夜宇轩的脸上才会出现一抹温和,不在那么冰冷。

看着这样的夜宇轩,夜倾南很心疼,这个哥哥从小都宠着自己,要是自己犯了错也是哥哥为自己承担,现在看着他为了这个太子之位那么辛苦,如玉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坚定。

“哥哥,我会帮你的。”男子说着,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气。

“你有这个心就好了。”脸上的笑意加大,只是并没有真的希望夜倾南为自己做什么,自己的这个弟弟从小就调皮捣蛋,对这些政事更是毫无兴趣,自己又怎能逼他做不喜欢的事呢。只要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他会好好守护着他的亲人。

床上的人体温一直变换着,时冷时热的,林子寒在一旁细心的照顾着,终于在半夜的时候体温总算是降了下去,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早夜宇轩醒过来了。

“嗯。”慢慢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本能的用手遮挡着,嗓子有些发干,想要动手去拿杯茶,刚动了一下手,一股锥心之痛袭来。

“厄。”若溪今天早早的就醒来了,本来昨天回去的时候就很担心他,所以自己也没睡好,早上一醒来就过来看看,刚才出去打水准备给他擦一下脸,刚端着盆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动静。

“你醒来啊。”若溪激动的走进去,把盆放在床边,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见突然进来的人,夜宇轩心里一阵警惕。这个女子眉清目秀的,脸上荡着微笑,皮肤雪白,眼睛大大的闪着灵动的光芒,发色如墨,有几缕发丝调皮的跑到前面。

“你是谁?”淡淡的问着若溪,眼神里有着防备,声音一贯的冰冷。

听着这冰冷的声音,若溪不禁一个冷战,这人怎么那么冷啊,不满的在心里绯腹着。不过还是好心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我吗?我叫伊若熙,你可以叫我若溪。”若溪友好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听着女子的话,声音很好听,犹如黄鹂轻轻的拂过夜宇轩的心房。

“我怎么会在这里?”同样的语气,若溪不禁有些无语,这人要不要那么拽啊,好歹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好不好,开口就像是命令一样,语气还那么冰冷,活像自己欠了他钱一样。

“你是我昨天去山上采药的时候捡回来的,而切你还受了重伤。”若溪没好气的给他解释着,这个男人真的好冷啊,现在还是夏季,可是坐在他身边就像是步入了冬季一样,冷死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在哪?”若溪看着眼前这个似乎陷入沉思的男子问道。

“我的名字?”在大脑中搜索着。

“对啊。”若溪眨着眼睛,好奇的问道,自己都告诉了他名字,他当然也要告诉自己,这样才算公平。

夜宇轩努力的想着若溪的问题,脑海中有一些片段闪过,可是太快,快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抓到,头一阵疼痛。

“啊,头好痛。”夜宇轩抱着自己的头说着,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谁,家在哪。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痛苦的抱着头,脸上和额头上都流出了细细的汗珠。若溪一见他这样心里也有一丝的心疼,这么美的一个男子现在这么痛苦是谁看了都会觉得心疼的。

“好了好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你先在这里住下吧,等哪天你想起来了再说。”若溪拉下夜宇轩那捶打着自己头部的手,轻声劝慰着。夜宇轩看着女子,心里有一丝的异样,一直盯着她看。

此时林子寒也醒了过来,想着客房里的那个男子,就起身去了夜宇轩的房间,却在门口的时候看着若溪拉着他的手,心里一阵难过。

“小师妹,你怎么这么早就醒来。”平时小师妹这个点可是还在睡懒觉的,今天居然起了那么早,还是为了这个男子,心里一阵吃味,却又不表现出来。

“师哥你来了,正好我还想问你,他为什么失忆了啊?”若溪问着,大眼忽闪忽闪的,煞是可爱。

“昨天我帮他换衣服的时候,看见他身上有好几处伤,不过还好没有伤及要害,不过他却受了极重的内伤,还有后脑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过,所以这应该是他失忆的原因。”慢条斯理的跟若溪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先收留他吧,看他这个样子挺可怜的。”若溪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子,恳求的向着林子寒说着。

“好吧,不过他好了就得立刻离开这里。”本来不想答应的,可是看着小师妹这个表情就不忍心拒绝她,只好暂时收留这个人。

“师哥真好。”听到了想要的答案,若溪高兴的拉着林子寒的手撒着娇。

“你啊。”宠溺的挂了一下若溪的鼻子,眼里有些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