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我是谁1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2458 2013-07-03 13:11:20

  夜宇轩掉下山崖后头部被石头击中,陷入了昏迷,然而刘远也由于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去昏了过去,但是由于旁边是一个山坡,摔下去后滚了下去。

伊若溪如往常一样上山采药。今天天气不是很好本来打算多采一点药回去的,可是现在看这个天气估计要下雨了,不得不早点回去。匆匆的下山看着天气忍不住有点抱怨。

“这个天气怎么这样啊,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要下雨了,真是的。”若溪嘟着嘴,不满道。

走着没有注意脚下,再加上山上的才很长也看不见什么。突然被脚下的东西一绊,摔了一个够吃死。

“哎呦,疼死我了。”若溪用手托了托自己下巴,刚才摔了一跤摔得好疼啊。好不容易爬起来了,才看见绊倒自己那个物体是什么。

“咦,有个人诶,喂,你是谁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看着那人躺在地上,旁边有一些血迹,若溪就问了一系列的问题,可是那人仍然一动不动,看着那个人完全没有反应,若溪不禁有些慌了,急忙蹲下身子去探那个人的气息。

“还好。”摸到那微弱的气息,若溪的心终于安了下来。

“喂,你醒醒。”若溪轻轻的拍着那个人的脸。希望把那个人唤心过来,奈何那人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躺在那里像是一个人有生命的木偶。

“哎,这可怎么办啊?”若溪看着这个人,作为医者,如果就这样放任不管这个人肯定会死的,在医者的职业操守也不允许她做这样的事情。

“哎,好吧,算你好运能够遇到我。”费力的把夜宇轩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瘸一拐的回去,也不知道师傅知道自己背了那么一个大男人回去会怎么想。

一步一步的拖着夜宇轩回到桃园,可是老天爷太不给面子了,就在他们刚到山底的时候下起了大雨。

“啊,真是的,怎么下雨了?”若溪抱怨着,这是什么情况,心里气急,加快了脚步,还好这里离桃园不算远了,可是自己的脚下传来一阵专心地疼,疼得若溪额头一直冒汗,却不敢停留,要是这个人现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自己岂不是很亏。

好不容易到了桃园,林子寒正好出来,本来今天小师妹去采药自己也想跟着去的,可是师傅去周游前有交代自己的事情,所以今天得出去办,回来后发现若溪还没有回来,而且马上要下雨了,所以进屋去找了伞,准备去给小师妹送去,刚出门就看见小师妹回来了。

“怎么要下雨了不早点回来啊。”有些责备的看着若溪,只是刚说完眼睛一撇却看见了一个男人,若溪扶着他,更确切的说是拖着他回来,当下一阵奇怪。

“这是?”看着那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这么压着自己的小师妹,林子寒就一阵心疼。

“先别说这个了,我在师兄先帮我把他背回去再说。”淋了一会雨,要是因为这样这个人就挂了,那自己的行为不久白费了吗?现在下着雨,林子寒也不在深究什么,带着夜宇轩回到客房。

“他衣服全湿了,师兄先帮他换一件吧。”若溪说着,自己的衣服也湿了得赶紧换下来才行。

“恩,你的衣服也湿了,赶紧去换一件,洗衣歌热水澡,这里有师兄看着不会有什么事的。”宠溺的看着若溪。

“恩,我知道了。”师兄老是把自己当做小孩子一样,若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瘸一拐的回自己的房间去。刚才没有注意到,现在看着若溪一瘸一拐的走才发现她的脚受伤了,暗自怪自己粗心,不过现在眼下要做的是先帮这个人把衣服换了。

从自己的衣柜中拿出一件水蓝色的衣服,到了一盆热水帮夜宇轩擦拭换衣服,刚才雨水冲刷着,身上的血迹也被冲得到处都是,林子寒帮他脱下衣服时才发现他的身上有很多的伤口,而且有几剑几乎伤到要害,还受了很重的内伤,这个样子还能够活下来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慢慢的帮他换好了衣服,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下去帮小师妹熬姜汤,顺便给这个男人煎药。

若溪回到房间后洗了一个澡换了一件衣服,来到客房,看见此时被清理干净了的夜宇轩,没有那些血迹遮住他的容颜,若溪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这个男人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吧?

若溪在心里绯腹着,虽然脸上有一些伤口,可是不影响他的帅气。丹凤眼,性感的薄唇,剑眉微皱,像是忍受着很大的痛苦,如玉的脸上露出薄薄的细汗,鼻子挺翘,发色如墨,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画有些不真实。

看着那额头上的细汗,若溪忍不住伸出手给他擦拭,却在碰着他的一瞬间收了回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就是帮他擦擦汗有什么可害怕的。”若溪在心底安慰着自己,顺了一下气,才伸过手去。可是却摸到额头的一片滚烫,灼烧着若溪的手。

“怎么会这么烫,不会是发烧了吧?”看着面前这个脸色绯红,红晕不正常的男人,若溪一阵着急。马上去打来水给他降温。

“小师妹,你怎么过来了,对了没事吧,有没有发烧?”林子寒拿着两碗药走过来,看见若溪在屋里不禁放下碗走过来摸了摸若溪的额头,确认没事后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可是师哥,他现在发烧了,而且烧得很严重。现在得马上退烧,我现在马上去给他抓一点药。“说着就要起身,林子寒一件就拉住若溪。

“你现在自己都有伤在身,怎么去,先把药喝了,他的伤不是还有师哥我吗?别担心,我会照顾他的,现在你也好好的回去休息。”林子寒拿着药端到若溪跟前,看着她把药喝了下去才放心。转身拿着另外一碗药坐在床边,一手扶起夜宇轩,一手拿着药缓缓的给夜宇轩喂药。可是现在的夜宇轩似乎没有了知觉,一点也不配合他的动作,喂进去的药尽数洒了出来。若溪一见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师哥。”担心的看了一眼林子寒,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没事,师哥还有办法。”说完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低头给夜宇轩灌了进去,然后闭上夜宇轩的下颚,点了一下他的穴,逼迫他把药喝进去。这样的事自己怎么可能会让小师妹去做。这一次药没有在流出来,好不容易一碗药终于被全部喝下去了,若溪见了也微微放下心来,这样就好。

“好了,现在我来照顾他,你去休息,还有你的脚怎么了?”终于空下来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就扭到脚了。没什么大事,我刚才已经敷药了,明天就能好了。”若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并不说出事情,怕师哥责怪他。

“恩,那就好。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林子寒很是心疼自己这个小师妹,每次有什么都是护着她,现在看见小师妹手上自己心里就会好疼,所以不想看到她在操劳。

“恩,那就麻烦师哥了。”见师哥那么执着若溪也不在坚持,拐着脚回去休息了。今天扶着夜宇轩回来好了自己好大的力气,现在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