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丑王庶妃

我是谁3

丑王庶妃 zyf369905901 2687 2013-07-03 13:11:20

  林子寒走过去给夜宇轩把了一下脉,感觉到脉象已经平稳了很多,虽然还是很弱,不过慢慢调理就会好很多了。

“你现在有伤在身不适宜下床,所以要多躺在床上,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我叫林子寒,昨天是我小师妹把你救回来的,既然你暂时想不起以前的事,那就暂时先留在这里好好养病。”说完把刚才拿来的药递给夜宇轩,示意他喝下去。

虽然自己有很多疑问,但是眼下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也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了。

若溪听着师哥这个决定心里一阵窃喜,这下子就多一个人陪自己了,一直以来自己都呆在桃园,没有出去过,真的很好奇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外人自己怎么会放过,盻子里闪过一丝狡黠。

夜宇轩在桃园住了下来,这两天一直是若溪和林子寒在照顾自己,虽然夜宇轩本来就是一个性子冷淡的人,可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也觉得这两师兄们人很好,自己的防备心也就放下来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暖暖的可是却暖不了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的心。缓缓的睁开眼睛,听着鸟儿清脆的声音,心里很平静。若溪今天气得很早,早早的起来熬了一碗清粥,拿着煎好的药一起,还有几个小菜,来到夜宇轩的厢房。

“咚咚”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

“你起来了吗?”悦耳的声音在门外想起来,夜宇轩的思路被打断了。

“恩。”淡淡的应了一声,这两天若溪也大致摸清楚了这个人的习惯,他不喜欢说话,神情总是淡淡的,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可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你今天气色好多了,先把喝了吧。”若溪把那玩黑漆漆的药递给了夜宇轩,看见递过来的那碗药,夜宇轩的眉头不自禁的微皱起来,但是还是把药喝了下去,看着这个样子的夜宇轩,若溪一下子笑了出来。

“呵呵,原来你还怕吃药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盯着夜宇轩看,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闪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若溪顾着笑也没有发现,好不容易停下来了看见那人毫无反应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也不再逗弄他。

把清粥端给夜宇轩,然后把小菜放在小桌子上。

“好了,可以吃早饭了。”说着把筷子递给夜宇轩,浅浅的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煞是可爱。

夜宇轩拿过粥也不说什么,低头吃了起来,动作很是优雅,并不说什么。若溪看着这样一言不发的人心里有些不满,怎么这人像个哑巴一样,真没意思。

好不容易等夜宇轩吃完了,收拾好碗筷,若溪回来坐在床边陪着夜宇轩坐着,好奇的看着他,夜宇轩被若溪看得有些不自在,别过脸去,不想然她看到。

“你喜欢什么啊?”突然若溪打破了这个宁静,问了一句期待着夜宇轩的回答。想也一下,夜宇轩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所以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外边,若溪看着那个不搭理自己的人也不恼火,依旧问着。

“外边有什么那么吸引着你的注意啊?”依旧是一阵沉默,没有任何回答,若溪禁不住吐了吐舌头,撇了一下嘴。

“真没意思,你就是一个木头。”看着那个不为所动的人,若溪有些受挫,不过很快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盻子一闪,灵动的大眼睛四处转动着,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盯着夜宇轩好大一会才说。

“你老是这样不说话,像个木头一样,而且你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我总不能一直这样叫你喂吧?以后我就叫你木头好了。”

若溪自顾自的说着,可是那边主角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接着看着外边,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若溪看着这个样子的人心里一阵恼火,却又是无可奈何。

林子寒早上去了一趟城里,回来后看见自己的小师妹坐在那个人身边有些发怒的鼓着气,样子十分可爱,看来这个家伙是惹到他可爱的小师妹了,无奈的摇摇头,向着若溪走过去。

“怎么了,一大早这么气呼呼的。”好笑的看着小师妹。也不点破她,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师哥你回来了。”听见来人的声音,若溪一阵欣喜,回过头,甜甜的对子林子寒微笑着。

“恩,刚回来,你刚才怎么了?”宠溺的摸了摸若溪的头发,看着眼前的娇俏人儿心里一阵满足。

“还不是这个木头,我怎么说都不理我。”一提到这是若溪的小脸就垮下去了。

“哦,就为这个?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这样就生气了,我的小师妹什么时候那么小气了?”调笑的说着,手在若溪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满满的宠溺溢了出来。

走到前边去,手搭在夜宇轩的脉搏上为他探了一下脉。

“公子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再过不了几天就可以痊愈了。”这几天自己一直为着这个男子的伤想了很多办法,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好得还是很快的。听见林子寒这么一说,夜宇轩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不过还是淡淡的给林子寒点了一下头。

“谢谢林公子相救。”语气里没有敷衍,有着真诚,虽然语气还是淡淡的,但是可以感受出那一份真诚,若溪一听这两个人开始在那里聊了起来心里突然不平衡了,自己跟他说了那么久硬是没有搭理自己一下,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一样,可是却回答师哥的问题,这就是差别待遇啊。

“不客气。”林子寒温文尔雅的说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像是二月里的春风,吹得人脸一阵舒服。

“不公平,刚才都不理我,现在却和师哥说话。”若溪不满的嘟着嘴唇,林子寒看到自己这个还是很孩子气的小师妹心里也很是无奈。

“公子别见怪,我小师妹没有恶意。”对着那人歉意的解释了一下,可是任谁都听得出来语气中浓浓的宠溺。

“不会。”惜字如金的吐了两个字就不在多言,看着夜宇轩没有什么想说,林子寒也不勉强,淡淡的笑着。

“那公子先休息,我和师妹就先出去了。”礼貌的告辞后拉着若溪往外走,若溪跟着林子寒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对着夜宇轩做了一个鬼脸。两人走出房门后,夜宇轩才回过头来看着这间屋子,这间屋子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打扫得很干净,而且素雅的风格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让人看着就觉得很舒服。

自己来这里已经两天了,身体也在慢慢的好转,唯一不好的就是现在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要一想就会头疼,所以自己也就不再去想了。这两天若溪和林子寒一直照顾着自己,其实自己对于这两个人心里还是很感激的,不过自己不善于表达,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也就一直保持着这幅表情。

林子寒带着若溪出来以后,看着温暖的阳光洒在若溪的身上,有片刻的失神,自己从小就跟着若溪一起生活,生命里早就把这个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的女孩当成了自己的全部,只要看着她在身边就会觉得很满足,看着她笑就会觉得很幸福。

“师哥?”看着师哥看着自己发呆,若溪伸手在林子寒的眼前晃了一下。

“啊?没什么。”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对着小师妹发呆,林子寒脸上出现一丝潮红,极力的掩饰着。

“哦。”若溪也不在追问什么。

“对了,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他了。”若溪看着林子寒说着,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很美。

“师傅才出去多久啊,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的是不会回来的。

好笑的看着若溪,向她说着,每次师傅都会出门云游好久,放他们两人在桃园里熟悉自己教的东西,还有看好桃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