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城恋

薄颜她笑

雪城恋 雪涯絮枫影 1062 2012-03-05 09:52:18

  罂粟冷冷地表情,湿润的眼眸,伴着丝丝的花香,如风一样走过来,在我们的余光都可以看到对方的时候。

罂粟:“我等着你们”然后从山洞边的石头上一个箭步一跃便到了山顶。沐风:“我滴个神啊,好功夫啊,咱俩强多了,想不到这泼妇还会这么两下子,真是小瞧了”狼刺,心底暗暗地笑了,此刻的他早已把她放进完美二字里。狼刺:“沐小样儿,咱们上去吧。”

沐风:“嘿,你敢给我取小名儿,从小到大,只有我爹娘才可以叫我的小名儿,况且的我的小名儿也不叫沐小样儿啊。”

狼刺:“那你的小名儿叫?”

沐风:“我的小名儿叫……我才不上你的当呢,我不告诉你。要不先把你的小名儿告诉我?”

狼刺:“我的小名儿?”景城想起了小时候想起了爹娘曾叫着他的小名儿,景城的脸色顿时有些沉重。狼刺:“我没有小名儿,说着他到洞里取出留下的字条。

沐风:“你这人也太不经逗了,开会玩笑就不高兴了。”

狼刺站到山岩边上:“沐风,你过来。”

沐风:“干嘛,单挑啊。”

狼刺:“快上来,走啊。”

沐风踩在狼刺肩上:“哎,这还差不多,这样才踏实嘛”

狼刺和沐风来到了渔阳镇的一个最豪华的夜店,在里面穿上罂粟给他们准备的衣服,狼刺的是一套黑色的风衣,领口搞,袖口宽,看上去大气成熟,而给沐风准备的是一套西服,里面是白黑相间的条纹马甲,再把头发梳成三七分,看起起来既帅气又文雅。

沐风:“你说这个执行这样的任务还发新衣服哈,比在那山里整天训练强多了哈,估计咱们去码头扛个把月还不买来这呢。”狼刺:“赶紧的,等会儿赶不上火车了。”夜店里传出醉生梦死的曲调,一直不停歇。

有时候你会觉得音乐和文字是相互依存的,听着动人的曲子,写着埋葬在自己心底的诉语,伴着一个个音符把一个个文字填在五线谱上,音乐家看着那些动人的故事,将那些美丽的故事配上音乐,就会是一段沁人心脾的诉说。

拥挤的人群里的我踏上去往上海的路。

上海对于我来说,迷惘和激动,不知道上海的后面的还有一个滩,藏在那个字里的危险与艰辛。我的思绪随着火车外的风景移动着,心里一直还有颜颜的话在缠绕,车窗前没有风,却滑湿了眼,伤了心。

想着自己那天见到罂粟的感觉,现在真的有种想抽自己的冲动,难道忘了颜颜曾今是怎么对自己的么,想着颜颜走的那天晚上对他说的话,心里自己默念一遍,精确到每个情节,她一生得到过什么,她有的都给了别人,我是他的希望,而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她的身边,我知道她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定放心不下我,知道我一个人要去那么远的地方,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再见她的地方。

在我心底,我特别的不想看到那座矮矮的坟墓,但是它始终在我心间缠绕,告诉我,她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