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第三章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冰一轩 2675 2012-05-09 17:01:33

  “皇上,这位姑娘头部受到重创,头部有淤血,造成记忆混乱或者记忆丢失,才导致的头痛,臣刚才给她扎了一针,现在她已经睡去。”桑峪抬眼瞄了瞄眉头轻蹙的轩辕琛,顿了顿,又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位姑娘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

轩辕琛半倚在椅子上,早已恢复了那种慵懒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他并不是他:“她的身体没事吧?”看似平淡的关心却让桑峪的心中的疑惑更大。

“姑娘的身体本身就很好,现在加上白雪莲的功效,已无大碍,加以静养,就可以恢复如初,只是丢失的记忆只有看看再说了。”

“恩”轩辕琛右手抚额挡住了,如潭的黑眸闪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流光。

是夜,雪终于停了,灰暗的空中依稀看到那轮玉盘在努力挣开身边的乌云,淡淡的月光洒在静悄悄的紫洛城。一阵微风吹过,树梢上的雪花慢慢的飘散下来,随风而逝,露出刚刚发出的嫩芽,让人在这寒雪中感到一种活力。

“善喜”低沉的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有些突兀,竟带着淡淡的疲惫和忧伤,“她还好吗?”

“皇上,淑妃娘娘她、、、”

“回去吧!”轩辕琛心里一阵苦笑,如何又想起她了呢?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六年已经过去,她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善喜看着轩辕琛转身离开的背影,眼睛竟有些湿润,转身看看身后的凤鸣宫,随后也慢慢的消失在黑夜里,她能帮皇上走出来吗?

、、、、、、

翌日

雪后的阳光特别明媚,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地上的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皇宫内的道路早已清理干净。丫鬟、太监们两两成群经过,彼此打着招呼。

凤鸣宫

阳光溜进房间内,映出床上的人儿清秀的面庞。床上的人儿忽然睁开眼。

“你是谁?”床上的人儿一下跳起,双手握拳,两腿拉开,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迎接挑战的架势,可还未站稳就朝前载去。

轩辕琛一把抱住她,随即转个圈,让她正面对着他,两人的距离不到3公分。眼窝深邃,棱骨分明,鼻梁高挺,一双薄唇尤为漂亮。她竟有些失神,这个男人、、、有种一闪而过的想法,让她还来不及抓住就消失了。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痒痒的让她不由的动了动身子。

“别动”该死的,居然有反应!轩辕琛看着大大眼睛里面的惊愕和红润的脸庞,心情大好,紧了紧手臂。

“你是谁?”女子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推开眼前男人的怀抱,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轩辕琛看着眼前充满警惕的双眸,轻扯嘴角,“我是东陵国的皇帝,轩辕琛”

“东陵国的皇帝?轩辕琛?”女子紧蹙眉头,试图能从空白的记忆中想到什么,只是徒劳。用手拍拍混沌的脑瓜子,“那么我又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了吗?轩辕琛假好一整的看着眼前犹自苦恼的小脸,“你是朕的柔妃,雪莫离,由于贪玩从假山上掉下来,摔到脑袋,所以现在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轩辕琛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他想留下她,也许是贪婪她身上的气息吧!

“哦”是这样吗?雪莫离?名字还不错,是她喜欢的类型。呃,不对她好像不记得自己以前的事了。雪莫离四周仔细看了看,古铜古色的桌椅,碧翠屏风,紫色床幔,黄色铜镜前还有个首饰盒。咦?“这些都是真的吗?好漂亮哦!”雪莫离从首饰盒里拿出一个镶着几朵紫色小花的粉色流苏,睁着好奇的大眼询问身后的轩辕琛。

“恩,都是真的。”语气中的宠溺和眼角的笑意惊呆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善喜。

“唔,轩辕琛,我饿了。”雪莫离抱着肚子,苦着小脸,像小孩子一样撒娇道。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直称皇上的名字,善喜看看轩辕琛轻皱的眉头,刚想上前呵斥,“善喜,传饍”善喜一怔,皇上这、、、但还是恭谨的出去。

“轩辕琛?还没有人敢这样直呼朕的名字。”待到善喜出去,轩辕琛才慢慢的说道。

“名字不就是留叫的吗?我不叫你名字,那叫你什么?”雪莫离看到对面男人眼中的戏谑,不满的哼哼。拽什么拽?随即趴上床,懒得理他。

不知不觉的居然真的睡着了,本来打算只是假寐一下,顺便气气那个自大的男人,没想到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唔、、、头好昏啊!”

“娘娘,你醒了。”蝶衣一直守在门口,一听到动静立马进房,就看过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雪莫离,心里一阵好笑,但难免有些担忧,娘娘一看就知道是个随性的人,上午听说她直呼皇上的名字,吓得一身冷汗。在这皇宫里,哪个女人不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时时注意自己的举止,哪怕是睡觉也要提醒自己要摆好睡姿,可是她家娘娘,想想心里不由的苦笑,真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的眷顾,让她遇到这样的主子。不过蝶衣从心里还是很喜欢她家主子的,至少、、、

“蝶衣,好饿了”雪莫离一看从门口进来的蝶衣,连忙呼饿,蝶衣是她醒了认识的第一个,心里很有亲切感,而且她能感觉出来,蝶衣的人很好,竟不自觉的撒娇起来。

呃!她家娘娘在向她撒娇??

“蝶衣,你怎么了?”雪莫离看着突然怔住的蝶衣,眼睛似有水雾,慢慢的下床,拉着蝶衣的手,关切的问道,“蝶衣,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报仇。”

蝶衣看着雪莫离愤愤的样子,竟笑了出来,心里满满的感动,“娘娘,奴婢没事,娘娘,奴婢伺候你更衣,饭菜马上就准备好了。”刚才听到她醒了,蝶衣就命人去将饭菜准备好,现在穿好衣服正好可以吃饭。

雪莫离看着蝶衣一件一件将衣服朝她身上套,她纠结了,这衣服穿起来怎么这么麻烦,要是以后没有蝶衣,她是不是连衣服都不会穿了?

“娘娘,饭菜都准备好了,请用膳吧!”蝶衣将打扮得当的莫离看了又看,满意的眯起眼睛,看来对于自己的手艺很是满意呢?

“恩?哦,呃!”这是谁啊?她吗?刚刚被蝶衣拉着打扮,差点睡着,没想到一睁眼就看到一个大美女。嘿嘿、、、她这不是在自夸啦!可是真的很漂亮,恩,是蝶衣的手艺好!想着,莫离给蝶衣一个大大的微笑。

“娘娘,用膳吧!”蝶衣看着一直看着菜发愣的莫离,不是说饿了吗?“娘娘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奴婢立刻让人去请桑太医”皇上临走前,说过如有发现娘娘有任何不适就要立刻通知他,并把他自己的个人御医赐给娘娘呢!

“呃,没事啦!只是这菜也太多了吧!”莫离抬起头很是茫然的看着蝶衣,“我不知道吃哪一个,而且我自己也吃不完啊!”莫离又看看两边站着的太监和宫女,“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吃,我吃不下啊!哎,蝶衣,你们和我一起吃吧!”

“啊!不行的,娘娘,哪有奴才和主子一起用膳的,要是传出去,对娘娘不好,而且、、、而且”蝶衣低着头瞄了一眼歪着头睁着大眼看着她的莫离,不要这样看着她啦!娘娘都不知道她的眼睛有多恐怖吗?(呃!蝶衣,那是纯真,你、、、唉!)

“而且什么?”奇怪,不就陪她一起吃个饭嘛,有这么为难?

“而且,要是让皇上知道,奴才们都没命了”蝶衣嘭的一声跪在地上,接着旁边的奴才都跪下了。

“是啊!娘娘”

“娘娘饶命啊!”

雪莫离扶额,怎么又跪下了?他们可真喜欢跪啊!

“好了,你们起来吧!我自己吃就是了,你们别动不动就跪。我受不了刺激”他们膝盖不疼啊!

“是,娘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