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第五十五章 晕,原来喝凉水真的会塞牙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冰一轩 2365 2012-05-09 17:01:33

  雪莫离掠了一下全场,看着轩辕琛,道。双眸抹过一丝精光,嘴角微微上翘,胸有成竹的样子。

轩辕琛双眼微眯,神情不变,与雪莫离的眼睛四目相对,朕倒是要看看爱妃有什么绝招?

绝对不会让皇上失望的。

“皇上,您可要听好喽!”雪莫离道。

全场屏气,静静等待雪莫离第三个笑话,双眼盯着雪莫离的粉唇,唯恐遗漏任何一个笑点。

“你走在路上,一母狗扑向你从你的脚上咬了一块肉,迅速吞下去,你伸脚正要踢它的时候,狗含着泪说:你打吧,反正我肚里已经有了你的骨肉!”

静!静!!静!!!

死一般的沉静,大家错愕的看着雪莫离,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

慢慢的,慢慢的!交头接耳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轩辕琛鹰眼微眯,眸光射在雪莫离的脸上,嘴角上扬,悠悠说道:“阿离,如果朕刚才没有听错的话、、、”

“皇上没有听错。”不等轩辕琛说完,雪莫离便答道。

“放肆!身为嫔妃,居然对皇上大不敬,辱骂当朝天子,雪莫离你该当何罪?”华贵妃站起身来,指着雪莫离,厉声道。

“辱骂皇上?”雪莫离不解的看着华芙蓉,反问道,“华贵妃何出此言哪?”

“居然还狡辩?吾等都听到刚才你说的那个笑话,难道不是在辱骂皇上吗?来人哪!”

“且慢!”雪莫离伸出左手制止华芙蓉,“妹妹实在不懂姐姐在说什么?”

“皇上,柔妃娘娘不是故意的!还请皇上饶了姐姐吧!”赵淑仪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看着轩辕琛,请求道。

“哈!”雪莫离冷笑一声,好一个黑白双煞哈!不过本姑娘可不是这样让你们欺负的。

“哈哈、、、、、、”突然,轩辕华丽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便看着雪莫离,一脸佩服的样,“哈哈、、、嫂嫂、、、你、、、哈哈、、、”

大家面面相觑,看着狂笑不已的轩辕华丽,一时都摸不到头脑。公主今日是怎么了?

轩辕琛,展开扇子,微笑着看着在地上笑的打滚的轩辕华丽,慢慢的,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笑出了声音,“哈哈、、、”

看到皇上和公主都笑了,其他的妃子也跟着笑了起来,最后全场的人除了一脸愤怒和惊诧的华贵妃和跪在地上脸上的难过还没来得及消失的赵淑仪外,都笑了!

皇上笑了,公主笑了,妃子们笑了,宫女奴才也笑了。宫阙之内到处都充满了笑声,连一向风吹雷大不改严肃表情的门口侍卫,也笑了。

雪莫离站在中央,环顾四周,满意的笑了,双眼眯着一起,眸光闪过无数的小星星。

“嫂嫂,这些笑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轩辕华丽拉着雪莫离的手,问道。

“我自己编的啊!平时和蝶衣他们闹着玩,瞎编的。”雪莫离随意答道,她总不能说这些是她记起来的吧!

“不是吧?嫂嫂你太厉害了!教我,教我!”轩辕华丽崇拜的看着雪莫离,撒娇道。

“华丽,不得胡闹。”袁敏儿道。

轩辕华丽冲袁敏儿吐吐舌头,退到位子上坐好。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皇宫里,她最怕两个人,一个就是皇兄,原因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第二个就是皇嫂袁敏儿,其实她也不是怕她,更多的可能是尊敬和爱戴吧!从小,她就敬畏她,从知道她的第一次起,她是她最敬佩的女子。

“恩,阿离这个笑话讲的确实很好笑。只是、、、”

“臣妾甘愿受罚!”雪莫离爽快说道。

“好,既然如此,就罚爱妃清扫翎华宫。”轩辕琛淡淡说道。

轩辕琛刚说完,轩辕华丽“腾”的站起来,表情凝重的看着他,神情悲伤:“皇兄”

轩辕华丽刚出口便被轩辕琛制止:“阿离可有意见?”

“臣妾遵旨。”雪莫离道。

当然没有意见,虽然出了一点小小的波折,但还是如她所愿了,不是吗?只是这翎华宫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大家都一副那样的表情?

“娘娘,你有所不知,这翎华宫是皇上母妃,也就是德妃娘娘的寝宫。”蝶衣道。

“德妃?皇上的母妃?可是为什么大家这么害怕的样子呢?”雪莫离问。

“唉!因为先帝曾下旨,不得任何人入内。”蝶衣悲伤的叹口气,“所以从德妃去世之后,那个宫阙就一直在那放着,没有一个人进去过。”

“那德妃是怎么去世的呢?”

“听那些嬷嬷说,德妃是难产死的,相传是生下华丽公主后,大出血而死的。”蝶衣道。

“哦~可是不是说太后过几天就回来了吗?这个太后又是谁?”雪莫离继续问道。

“现在太后就是当时的皇后娘娘,德妃死后,先皇怜惜皇上和华丽公主,就将他们交予皇后娘娘抚养。后来,先皇退位,皇上登基,皇后娘娘就变成了太后了。”

“那太后没有皇子吗?”雪莫离想想又问道。

“有啊!就是赤王爷啊!”蝶衣看了雪莫离一眼,道。

“赤王爷?就是那个,那个、、、”雪莫离恍然大悟,看到蝶衣点点头,终是没有说出来,而是陷进了深思。

侯门深似海!宫门的水更是深不见底,无边无际!

皇上的母妃去世之后,赤王爷的母妃将他抚养长大,长大后皇上赢得了皇位,赤王爷博得了美人芳心。这个关系好复杂哦!

最让她想不透的是,先皇为什么不让人进入翎华宫?而轩辕琛又为什么让她去清扫翎华宫?这不是有违先皇遗旨吗?

“唉!”雪莫离深深叹口气,埋下脑袋,秀发散落在桌子上,“我又被当枪使了一回,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恩?娘娘,你在说什么啊?”蝶衣疑惑问道。

“没事,我是说我要睡觉!明天还要去打扫翎华宫呢!”雪莫离扶着桌子,慢慢的站起来,边说边往床边走去。

“哦,娘娘,奴婢帮你铺床!”

“咦?”雪莫离摸摸胸口,纳闷的咦一声。

“怎么了?娘娘”蝶衣回过头,看见雪莫离紧锁眉头,往怀里摸着。

“明明就在啊!怎么不见了呢?”雪莫离自言自语。

“娘娘,你找什么?”蝶衣放下被子,来到雪莫离身边。

“蝶衣,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个大的透明瓶子,里面装着绿色的东西。”雪莫离用手比划着瓶子的大小,描述道。

蝶衣摇摇头:“没有啊!娘娘”

“你在仔细想想,我明明放在怀里的啊!怎么会不见了呢?”雪莫离着急道。

“阿离,可要好好打扫哦!”轩辕琛来到雪莫离身边,挨着她的耳朵,轻声道。

“啊!一定在他那里!轩辕琛”雪莫离突然想到宴会结束后,轩辕琛特意跟她这样说了一句,当时两个人挨得特别近。当时只是以为他在嘲弄自己,没有想这么多。

“晕,这么倒霉!原来喝凉水真的会塞牙!”啊!死轩辕琛,姑奶奶我和你势不两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