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第五十六章 梅花“烙”(一)

问君莫离:咫尺天涯间 冰一轩 3172 2012-05-09 17:01:33

  翌日

雪莫离早早的起床,草草吃完早餐便前去翎华宫。

蝶衣跟在身后,看着气若神闲的主子,心里感叹道:这那是去受罚啊?倒像是去游玩!

雪莫离看看早上和煦的阳光,鲜嫩的花草,碧绿的树木,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一口气,对着太阳公公,露出最真心的笑容,道:“太阳公公,早上好!嘿嘿、、、”

来来往往的婢女奴才,纷纷往这边看来。

“娘娘”蝶衣拉拉雪莫离的衣角,提醒道:“娘娘,注意影响!”

“知道了,知道了。”雪莫离不耐烦的拨开蝶衣的手,抱怨道,“这哪儿是皇宫啊?我看就是围城,监牢,一点自由的没有!”

“娘娘,小心隔墙有耳!”蝶衣小声道。

雪莫离朝四周瞪了一眼,那些婢女奴才立刻加快脚步,唯恐遭殃!

“皇上,柔妃娘娘已经前往翎华宫。”善喜道。

“恩,让凌跟着,有什么情况随时让我汇报。”轩辕琛吩咐道。

“是,皇上。”善喜领命后,小心退了出去。

“你到底是谁?”轩辕琛看着手中瓶子,碧绿的液体随着手的晃动而游弋着。

“不管你是谁?都逃不出我的世界!”手中的瓶子仿佛就是雪莫离,轩辕琛双眼复杂的看着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仿佛下一刻瓶子就要碎掉。

“阿嚏”雪莫离用力打了一个喷嚏,惯性使然,身体向前倾,发上的流苏搅在一起。

呃~有人说我坏话!

“娘娘,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蝶衣关切的问道。

“没事,走吧!”雪莫离道。

“娘娘,前面就是翎华宫了!因为常年无人进入居住,这个宫殿有些荒凉。”蝶衣指着前面一个有些破旧的宫院道。

很快就来到翎华宫。

雪莫离仰头看了看头上的匾,透过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和无数个不知什么东东的东东,却还可以清楚的看见“翎华宫”三个大字。

看守的侍卫将大门打开,落下一阵云烟尘埃,呛得雪莫离捂着口鼻赶紧后退几步。

雪莫离伸头看了一眼,不由的发出惊叹:“哇哦!”

这个宫院的结构和她们的院子有些不同,而且要比其他的大的多,看得出来,这个德妃生前甚的龙宠。

雪莫离和蝶衣一人抱着一个扫帚,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院子里到处杂草丛生,连青石缝间的草已长的有小腿高。

顺着青石路,穿过一个圆形拱门,雪莫离和蝶衣便来到梅园,院子里到处都是梅花树,只是常年无人打理,梅花树长的并不是多粗壮。

“这个德妃很爱梅花啊!?”雪莫离看着梅花树道。

“恩,听宫里的老人说,德妃最爱的就是梅花,而且啊!德妃娘娘绣出的梅花,举国上下无人能及,放在梅花中,都没人分得出真假来呢!”

雪莫离看看蝶衣一脸认真佩服的样子,到了嘴边的怀疑又咽了回去。

这个德妃的人缘很好啊!每次提到德妃,蝶衣都是一脸憧憬佩服的样子。

“你很喜欢德妃?”雪莫离问道。

“是啊!听说德妃不仅才貌出众,对人也是极好。”蝶衣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雪莫离看了她一眼,道:“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

半响没有听见回答,雪莫离回头一看,蝶衣低着头,半敛着双眸,一会才低低的说道:“她救过我姐姐,我是听我姐姐说的。”

“那你姐姐呢?”雪莫离来到蝶衣的身边,拍拍她的肩头。

“死了。在德妃去世的那天死的。”蝶衣轻声的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滑下。

雪莫离将蝶衣拥入怀中,一只手抚摸她的头,一只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道:“不要难过!以后我就是你姐姐,好不好?”

埋在怀里的脑袋用力的点点头,蝶衣哭泣的声音更大了一些,抱着雪莫离的手更紧了一些。

她是何其幸运,能遇到娘娘这样的好人,不过以后怎样,她都会一辈子跟着她,再也不要分离,她要好好保护她这个姐姐,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

“好了,不哭了。我们干活吧!要不然轩辕琛又要找我麻烦了。”雪莫离抹去蝶衣的泪水,道。

“恩”蝶衣用袖子擦去泪水,用力的点点头,又冲雪莫离开心的笑笑,眼中的泪水渐渐被喜悦所代替。

“那个人呢?”华芙蓉看着莺儿,冷冽的问道。

“已经派人解决掉了!”莺儿面无表情的回道。

“这次要再出了岔子,你应该知道下场。”华芙蓉端起面前的水杯,道。

“奴婢知道。”莺儿立刻跪了下来,慌忙道。

“起来吧!这次算她幸运,下次绝不会让她如此幸运。”华芙蓉恶毒的说道,眼中赤-裸-裸的杀意。本想在宴会上让她有去无回,谁想那个刺客身手如此不济,竟被皇上的卫军捉获,幸亏及时解决,不过曾然她雪莫离这次幸运,那下次呢,来日方长,不是吗?

莺儿低着头,抿紧双唇,双手紧紧的交握身前,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翎华宫那边有什么动向?”华芙蓉再次开口问道。

“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在打扫卫生,门口有皇上的侍卫在把守,探子不敢太靠近。”莺儿恭顺的回道。

“恩,好好看着她,有什么动向立刻向我汇报。”

“是,娘娘。”

“皇上,那个刺客死了!”善喜匆匆忙忙进来,轻声说道。

“恩”轩辕琛淡淡的回道,手中的笔没有丝毫停滞。

片刻,轩辕琛放下手中的笔,道:“瑞来了吗?”

“瑞王爷已在殿外等候。”善喜道。

“恩,将这个交给他。”轩辕琛将桌子上事先写好的信笺交给善喜,道。

“是”善喜双手接过,刚要退出去,又听到轩辕琛吩咐道。

“后天是华贵妃外婆大寿,礼品准备好,另外将我的紫金衫拿来。”

善喜愣了一下,但依然恭敬的回道:“是,奴才遵旨。”

“哎呦!累死我了!”雪莫离扶着腰,慢慢扶着椅子坐下,看看蝶衣麻利的将垃圾清扫成堆,“蝶衣,歇会吧!都干了半天了!”

蝶衣抬头看着雪莫离,笑道:“我不累,主子,你歇会,我把这垃圾给清理出去。”

说完,蝶衣便将垃圾往外面扫出去。

雪莫离扶着椅子慢慢站起来,拿起被扔在一边的抹布,继续擦着东西。

唉!妹妹比姐姐还能干,这叫我颜面何存啊!雪莫离心里叹道。

“啦啦~~~啦~~~”雪莫离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却十分悦耳。

刚从外面回来的蝶衣便听到这般欢快的声音,嘴角不由的上扬,心里一阵暖流,她家主子总是能让人不由的跟着她的情绪走。手上的动作越发快了起来,只想着能尽量多干一些。

突然,雪莫离停下手中的动作,亦然被一个巴掌大的紫红色的锦盒所吸引。不是因为盒子的精致和价值,而是细心如她发现。

“娘娘,怎么了?”声音突然停止,蝶衣抬头看着毅然不动的雪莫离,只怕身体有不适,连忙上前询问道。

“不用担心,我没事”雪莫离波澜不惊的笑道,不动声色的将锦盒纳入袖中。心中疑惑,现下她却没有多想,只是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终于,天色渐暗,她们的活也差不多结束了,虽然轩辕琛琛让她打扫翎华宫,其实不过只是打扫原来梅妃娘娘居住的主卧而已,加上勤劳能干的蝶衣的帮忙,一日便搞定了。

“啊,终于回来了。”雪莫离刚走进寝宫便一下子趴到了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感叹道。

“主子,你先歇着,我现在让人给你备膳”蝶衣说着并不等雪莫离回答便出去了。

蝶衣知道雪莫离定是累了,也没有备太多的菜,只是简单的几样,最后舀拗不过雪莫离,主仆二人一起用了膳。相比两人都累了,匆匆扒拉几口,主仆二人便感觉饱了。蝶衣知道雪莫离的习惯,在备膳时已叫人备了洗澡水。

雪莫离并没有多言,只是感激的看了蝶衣一眼,便跳进了桶中。蝶衣看着一点都不矫情的雪莫离,满足的笑笑,她的那一眼,让她觉得纵使再累也值得了。蝶衣细心的将睡袍放在屏风上,收起被雪莫离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慢慢的退了出去,小心的将掩好。

泡在热水中的雪莫离早已昏昏欲睡,要不是蝶衣及时叫醒她,恐怕她有难逃“风寒”大师的光临了。帮雪莫离掖好被子,望着慢慢进入梦乡含无防备的女子,心里却有一丝难言的难过,只因她现在身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轻呼一口气,蝶衣才转身走出内殿,回到自己的房间。蝶衣的房间其实就在雪莫离的隔壁,作为娘娘的贴身丫头,就是能第一时间听到主子的召唤。

想是做了个美梦,沉睡中的人儿竟慢慢的弯起唇角,如果睁开双眼,恐怕眼中的琉璃能带来满室芳华。站立在床前的男子不由的想到,平时慵懒的气息荡然无存,只是鹰一样的双眼凝视着床上的娇颜,眼中的情绪在黑夜中毫不掩饰的呈现,只是复杂和矛盾的情绪一闪而过,被丝丝笑意而取代。她,成功的吸引了他。不是因为那个咒语,而是因为她这个人。

轩辕琛玩味的看着手中盛着绿色液体的瓶子,轻轻在放在她的床头。

——————————————————————————————————————————————

不止细心如她,有何发现呢?也不知那“记得”是否能让她恢复如初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